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 2019年9月24日 星期二

新首相约翰逊屡屡受挫 英国脱欧将何去何从?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走出唐宁街10号,迎接到访伦敦的美国副总统彭斯。(2019年9月5日)

现代历史上,人们从未见证过这样的时刻。具有悠久传统的英国议会在几个世纪以来创造了大量的历史 - 从维多利亚时代的两大对立高手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和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之间的言辞交锋,到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禁止英船向美洲贩奴的奔走呼吁。

英国议会下院回荡着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响亮的战时演讲,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激励英国人在二战中坚持到底,打败了希特勒。

英军敦刻尔克大撤退后,丘吉尔于1940年6月4日在下院发表演讲说:“虽然欧洲的大部分土地和许多著名的古国已经或可能陷入了盖世太保以及所有可憎的纳粹统治机构的魔爪,但我们绝不气馁,绝不言败。”

但是,英国议会的历史记录正被改写。脱欧之争撼动了英国政体,割裂了政党,撕毁了行之已久的常规,并使亲友反目。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弟弟、亲欧盟议员乔·约翰逊(Jo Johnson)辞去了国务大臣兼议会议员的职务,称自己“被家庭忠诚和国家利益之间的抉择撕裂”。

英国政坛本周的政治剧情跌宕起伏,惊心动魄,还不时违反号称“议会之母”的英国议会的言谈礼仪,创下了英国政治史上一个接一个令人瞠目的先例。

没有哪位英国首相像鲍里斯·约翰逊那样接连受挫。占议会多数的议员从政府手中夺走了议会议程的控制权,并开始通过法案,以延缓英国脱离欧盟的进程。

对约翰逊的支持者和脱欧派来说,这是一场颠覆英国宪法的行动,因为下院攫取议会议程控制权,从立法机构摇身变为行政机构。然而,对于亲欧盟的议员以及其他担心脱欧冲击就业和民生的人来说,启动立法手段是势在必行的问责和监督行动,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

约翰逊仅仅担任了六个星期的首相,却在议会中接连四次受挫,这是之前任何一位英国首相未曾遭遇的。在约翰逊的其中一次受挫后,一位在野党议员奚落道:“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现代英国政坛也从未见过一个政党如此大规模地对议员清理门户。

唐宁街开除了21名保守党议员的党籍,原因是他们倒戈与在野党一道投票支持推迟脱欧。其中79岁的肯·克拉克(Ken Clarke)是英国议员中任职时间最长的,还有前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以及丘吉尔的外孙尼古拉斯·索姆斯(Nicholas Soames)。

当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他外祖父的保守党的终结时,索米斯说:“不会。但这是个糟糕的夜晚。” 克拉克认为,这可能标志着保守党已经有名无实了。他感慨道,保守党沦为“重贴标签的脱欧党”。

在野党此前也从未阻止过政府提前举行选举。但是这次,他们在一个时刻出人意料地联合起来,否决了约翰逊要求提前举行选举的动议,并表决通过了旨在阻止约翰逊的保守党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

约翰逊周三指责在野党被吓破了胆。但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称,约翰逊的投票提议“有点像恶毒的王后给白雪公主苹果……给她无协议(脱欧)毒药。”

尽管约翰逊嘲讽在野党害怕英国选民给他们打分,但事实是,没有任何一位现任议员不害怕选举可能发生的结果。

约翰逊本星期要求在10月15日提前选举,但遭到在野党拦阻。提前选举的日子还有几个星期就要到来。一旦禁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获得女王首肯,在野党将不再反对提前选举。

约翰逊能赢吗?

很少有民意测验专家愿意冒险做出准确的预测。许多人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出现没有多数党的“悬峙议会”( hung parliament)。约翰逊的策略是把重点放在希望脱欧的选民身上。他大举清洗造反议员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除人们认为保守党脱欧意志不坚的想法。

被保守党开除党籍后,克拉克在下院发表讲话说,很明显,约翰逊竞选的立足点是他受到了“邪恶的欧洲大陆政客和那些不懂国家利益真谛的下院议员的阻挠”。换句话说,这场选举被形容为“人民对议会”,约翰逊把自己塑造成人民英雄,号称是唯一愿意按照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所表达的选民意愿行事的人。

约翰逊的顾问说,他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这种方式。他们最大的担忧是,反欧人物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领导的新打造的英国脱欧党(Brexit Party)将分化支持脱欧的选票,从而导致约翰逊败选。

法拉奇敦促约翰逊与他达成一项选举协议。英国脱欧党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逆袭成功,得票高居首位。

法拉奇说,如果约翰逊不同意达成选举合作协议,脱欧党和保守党之间会同室操戈,让亲欧盟的在野党在提前选举中渔翁得利。约翰逊拒绝与法拉奇联手,他说他不相信这种选举协议。

与脱欧党结盟对许多老派保守党选民和各选区的地方党部来说可能是一个过激的步骤,其中一些地方党部表示强烈反对开除索姆斯、克拉克和哈蒙德以及其他一些前大臣的党籍,称这实际上是清洗党内温和派。

一些地方上的保守党主席将这次大规模清洗与该党此前遭遇的最大分裂相提并论。1846年,200多名保守党人背弃了罗伯特·皮尔(Robert Peel),投票反对他维持关税,保守党从此流落在野,三十年不见天日。

一些支持约翰逊的保守党人数表示,约翰逊已使出浑身解数来削减英国脱欧党的羽翼。他们说,约翰逊善于引起“英格兰中部”、也就是乡村地区身着花呢套装的中产阶级铁杆保守党人士的共鸣,这些人对英国居然到现在还未脱欧感到愤怒。

他们声称,法拉奇虽然势头正猛,但约翰逊的竞选本领并不逊色。

前唐宁街顾问亚历克斯·道森(Alex Dawson)说:“他把脱欧党的选票挤压得够呛,使他们靠自己无法赢得任何席位。” 他说,亲欧盟的选票看起来更加岌岌可危,因为这些选票要在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之间分流。

但是,曾在前三次大选中工作的道森星期四在《泰晤士报》撰文说:“这些竞选活动在纸面上总是比实际上要容易,而且从来不会像你预想的那样进行。” 他说,再周密的计划也抵不住选民的战术性投票,就像2015年和2017年的选举一样。

一些民调专家也有同感。他们表示,在各自的选区内,反对英国脱欧和反对保守党的选民足够精明,能够在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之间做出弃保选择,推出最有可能击败保守党的候选人。

约翰逊阵营表示,战术性投票挡不住约翰逊的胜利步伐。他的支持者表示,他渴望重塑保守党,就像美国总统特朗普重塑了共和党一样。各项民调似乎佐证了他们的说法,约翰逊的支持率平均领先工党8个百分点。

然而,英国似乎正在步入一个多党选举的世界。保守党和工党的双头垄断可能已经终结。在苏格兰,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ist Party)民调呼声高涨,很可能会夺下保守党守卫的六个席位。

由于保守党和工党叛逃者纷纷投靠,自由民主党如今的地位比两年前要强大得多。他们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包容性的聚集地,吸纳那些受够了工党和保守党的选民。

民调专家约翰·柯蒂斯(John Curtice)认为,除非约翰逊囊括所有支持英国脱欧选民的选票,否则由约翰逊策划的这场选举“到头来可能是一场玩得太大的赌博”。

评论 (6)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