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4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发现为提高中国排名而修改数据问题后 世界银行停发《营商环境报告》


资料照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前世界银行行长格奥尔基耶娃在北京举行的第五次“1+6”圆桌对话后通过视频连线参加一次记者会。(2020年11月24日)

前世界银行官员目前倍受审视,一项调查发现,他们为了更加美化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而曾向世行工作人员施压,改变了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数据。

世界银行说,鉴于这项调查,他们将停止世行的《营商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这项调查是由威尔默黑尔(WilmerHale)律师事务所进行的。世行《营商环境报告》2018年和2020年版本的“数据违规”以及可能涉及世行人员的“操守事宜”受到了内部质疑。

威尔默黑尔的调查报告得出结论认为,时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的克里斯塔利娜• 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本人以及时任行长金墉(Jim Yong Kim)的办公室向工作人员施加了压力,要他们修改有关中国的数据,以支持中国在《营商环境报告》的排名。这些排名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很重要,因为这可能影响他们吸引海外投资的能力。

格奥尔基耶娃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言人格里·赖斯(Gerry Rice)星期五(9月17日)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正在审议总干事格奥尔基耶娃在世界银行担任要职期间所采取的行动。

赖斯对路透社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目前正在审议此事。”他还说:“作为此类事宜正常程序的一部分,道德操守委员会将向董事会报告。”

格奥尔基耶娃在一项声明中反驳了调查报告得出的她为了讨好中国而向世行工作人员施压的结论。

她的声明说:“在与我在世界银行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所起作用有关的问题上,我从根本上不同意《数据违规调查》的结论和解读。”

总部在华盛顿的世界银行是世界最大的发展资金来源之一。《营商环境报告》评估一个国家的税务负担、官僚障碍、监管系统和其它营商条件。一些政府利用这份报告来试图吸引投资。报告在公司注册、依法执行合同、解决破产问题、联通电力或获取建筑许可等各方面难易程度等因素上对各国进行排名。

蓝湾资产管理(BlueBay Asset Management)战略师蒂莫西·艾什(Timothy Ash)对美联社说,《营商环境报告》对试图评估某特定国家风险的银行和商家来说,其重要性再怎么说都不过分。

“任何有关国家风险的计量模型都把这个纳入评级,”艾什说。“资金和投资的分配依靠这部系列报告。”

他补充说,如果一家银行或评级机构的分析师做了据称发生的事情,“我敢打赌他们会被解雇,而且会受到监管调查”。

过去20年来,北京一直试图增加自己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及其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影响力。

调查报告说,在修改2018年的《营商环境报告》之前,北京进行了游说,要提高中国的排名。这发生在世界银行展开一次筹集资本的行动之前,北京预计要在这次行动中发挥“关键作用”。中国是世行第三大股东,排在美国和日本之后。

根据调查报告,制定2018年报告的分析人员做了修改,把中国的排名提高了七位,调至第78名。其它修改涉及阿塞拜疆、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的排名。

根据威尔默黑尔的调查报告,一名世行高级董事承认,《营商环境报告》的领导层做出了修改,以“把数据推向某个迎合地缘政治考量的方向”。调查报告说,格奥尔基耶娃曾感谢这位高级董事为“多边主义尽了一点力”。

调查报告说,这位高级董事的解读是,这意味着在增加资本的谈判期间“不惹恼中国”。

根据这位调查报告,世行研究人员当时知道这些修改“是不当的”,但他们表示害怕格奥尔基耶娃的助理西蒙·江季扬科夫(Simeon Djankov)会打击报复。

中国外交部表示希望世界银行“全面调查”,“以更好地维护《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的专业性、公信力和世行本身以及成员国的声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优化营商环境工作。”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并参考了路透社的信息。)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