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6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忧台湾成为下一个香港 倡议人士吁特朗普访台


台湾政府2020年7月1日为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揭牌(美国之音李玟仪摄)

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并开始实施后,越来越多人担忧台湾可能成为北京想要控制的目标,一些人认为这个法律有可能成为北京“处理台湾的蓝图”,有倡议人士呼吁特朗普总统访问台湾,一方面强化台湾作为民主自由模范的地位,一方面也对北京威胁香港自由发出强烈不满的信号。

前《华盛顿邮报》驻北京分社社长潘文(John Pomfret)星期一(7月6日)在该报刊出的文章里说,这部法律最令人担心的或许是它没有明说的部分,那就是这个法律“可能被用来作为处理台湾的蓝图”,经由这部法律的通过,“可以说中国朝着与距离它海岸90里外的民主岛屿做好战争准备又迈进了一步。”

潘文提到中国鹰派的“当代智库论坛”理事长李肃6月22日在微博上发表的“香港问题的暴露,为台湾治理铺平道路”的言论。李肃宣称“港版国安法”是“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一步,香港是北京控制台湾后如何治理它的一个“试验场”(test case)。

潘文说,在中国已经有许多人猜测,习近平可能在明年接近7月,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庆祝成立一百周年的时候解决“台湾问题”(the Taiwan question),因此李肃认为香港实施的国安法基本上证实了那个说法,他预测“2021年某个时候我们绝对会解放台湾。”

有倡议人士主张,特朗普政府应该以更明确的姿态表达对台湾的支持和对北京的不满。

美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执行主任史密斯(Marion Smith)说,香港实施新的国安法“是对民主价值的威胁”,他呼吁特朗普总统访问台湾以对此做出强烈反应。

史密斯星期天在《今日美国》的文章里说, “港版国安法”等于是将原来自治的城市吸收到中国大陆的独裁体制中,香港的自由面临灭绝的威胁,“所有人现在都在看自由世界领导者美国的强烈和有原则的回应。”

他说,自1960年之后就没有美国总统访问过台湾的原因是美国官员长期以来都想要与北京维持良好的关系,而北京宣示对台湾2400万自由公民拥有主权,然而面对中国今日咄咄逼人的作为,“美国政策最重要的考量不应该是让北京高兴。美国的目标应该是告诉北京,美国对推进它的利益和维持它的价值非常认真。”

因此史密斯说,直到这个月之前,香港与台湾都是自由民主的灯塔,照映了中国大陆的共产党独裁政权,但现在香港的灯已经被扑灭,只剩下台湾孤独地站在那里,而中共政权也想要熄灭它,“他们对自由中国人民的模范比世界上任何事情还要害怕,正因为如此,特朗普总统应该提升台湾作为民主自由模范的地位。”

他说,从来没有比现更好的时机适合总统访台,台湾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美国的利益如此重要。同共产党中国截然相反,台湾是一个负责任的全球伙伴、一个繁荣的民主、一个人权受尊重和保障的地方。现在香港已经牢牢抓在北京手中,特朗普总统应该对这个孤独的岛屿展现最强烈的支持,“它是中国未来最好的希望。”

台湾政府在“港版国安法”通过第2天就宣布成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对港人到台湾移民、投资、就学就业等问题提供咨询与协助。对于一些担忧言论自由紧缩的香港公民来说,离开家乡是一个选项,而距离香港不远,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都比较接近的台湾是他们选择的目的地,根据台湾内政部统计,去年有超过5800名香港公民取得台湾居留权,比前一年增加了40%以上。

至于“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对台湾有何影响,斯坦福大学政治学者祁凯立(Khris Templeman)的看法是,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祁凯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台湾人民大多同情港人处境,不过,台湾政府对于如何协助港人在态度上却相当谨慎。

他说,虽然台湾对香港抗议民众的支持超越蓝绿政治光谱,对香港实施国安法将为台湾带来负面影响的看法也是朝野共识,不过对于台湾应该采取何种具体步骤协助港人,在台湾内部仍然有些分歧,有些人担忧来台避难的港人可能混杂有中共的间谍或渗透者,他们认为台湾政府必须采取谨慎态度,包括对申请难民者先有一个甄别的程序。

此外,台湾对如何帮助港人还有另一个考量,那就是如果取得台湾永久居留权的香港难民数量庞大,它可能改变台湾的人口结构,这将涉及台湾“是否为真正中国人” (whether Taiwan is truly Chinese)的问题,而且台湾人民的投票行为也可能因此而改变,因此祁凯立认为,蔡英文政府对于开放香港移民的态度将会非常谨慎。

他说,过去中国共产党不敢对香港采取这种严厉手段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么做将违反他们在《基本法》之下的承诺,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北京领导层已经决定,他们不在乎任何负面反应。他们知道这么做会遭到批评,他们也知道这对全世界和香港人民都发出令人不悦的信号,但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对香港人民和政治制度施加更大控制。”

“这不是10年前人们会预料到的发展,但这却是中国一个更大趋势的一部分,那就是所有事情都在朝更多控制的方向走,更中央集权、对公民社会、言论、学术自由等都施加更多限制。这实在是非常不幸。”

不过,中国对全世界采取的“僵化”做法,才是最让祁凯立感到惊讶的地方。

“我最感到惊奇的是,中国不仅与台湾和美国有外交挑战,现在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以及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对中国的意图有更大疑虑,所以大约只经过5年时间,中国就从每个人的最好朋友--因为他们会买你的产品--到现在变成所有西方民主的头号安全挑战,”但祁凯立说,容易忽略的是,长期来说,这对中国的利益“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发展,因为他们正在四面树敌。”

对于香港实施国安法,北京当局和港府都强调是为了保护香港大多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更称,这部法律可以发挥使香港繁荣稳定的“定海神针”作用。

星期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重申香港国安法“针对的是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四种犯罪行为,惩治的是极少数,保护的是绝大多数”,法律实施后香港法律将更完备,社会更稳定,经商环境更好。

此外,针对台湾政府设立援助港人的项目,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说,香港国安法已经明确规定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和处罚,“必将斩断民进党当局乱港的黑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