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 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忧武汉疫情管控已“崩溃、失控” 疫区居民趁锁城前出逃


来自中国武汉的航班抵达日本成田机场后旅客进入机场大厅。(2020年1月23日)

中国武汉连日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爆发,使得武汉市政府于周四(1月23日)凌晨采取“史上绝无仅有”的封城对策,自上午10点起关闭所有离境通道与全市的公共交通系统,禁止人车出入,也让千万居民变相进入隔离的状态。

疫情方面,截至周四晚间六点,全球已确诊628例,17人死亡,中国确诊共618例(死亡17例),澳门确诊2例,香港确诊2例;台湾确诊1例;泰国确诊4例、日本、南韩及美国各确诊1例。

继武汉后,湖北省黄冈和鄂州也决定封城抗疫。

然这样的锁城大作战能否减缓疫情之扩散,而城内千万人自身的健康权益如何得到保障仍有待观察。

根据一名于封城前一刻、从疫区“出逃”的居民说,武汉当局从月初一开始的隐匿疫情、到对肺炎致死病患的草率处置、不透明,甚至到封城前一刻的机场检疫工作都还是很松散,这让他大喊,武汉官员“根本失职”,对疫情的管控也“崩溃、失控,太荒唐了”。

李先生(化名)住的地方距离疫情源头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只有几公里,因为家中有年迈体弱的三位老人,他决定于封城前带着老人搭机离开武汉,在其他城市躲疫情,过春节。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时说:“就是进武汉机场大门扫一下体温,我都没感觉做检疫,我都觉得,他们是把最后一波人放出去,然后就封掉的这种感觉。”

武汉机场检疫松散?

他说:“我下了飞机,接受了还比较严格的检疫,而我居然在武汉没有遭到检疫!我到达了不重要的地区比重灾区检查得更合格,太荒唐了。”

李先生说,就连家中老人原本搭机该填的风险相关文件也从简免签,看得出当时武汉人就算感染肺炎,只要没有出现发烧症况,要离境并不难。他说,周四清晨,整个城市最喧嚣的地方就是机场,因为连同他和家人,机场挤满了人,等着逃出武汉市。

李先生认为,武汉当局是到了疫情瞒不住了才被迫封城,如临大敌。

他说:“它这不是积极,实在是因为前面的很多管制失当,因为武汉市政府的治理应对失灵,到捂不住了,出了大事了,它才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指挥部,今天的新闻说,调度了中部的战区,你看,军人都出现了。”

李先生说,一月初朋友圈就传,武汉当局为了维稳,一度传唤八名所谓的疫情造谣人士,其中包括一位做出疫情“类似非典”判断的医生。

本周陆续传出尚满庆律师的舅妈、干卫东律师的堂叔都因肺炎分别于周二晚和周三凌晨过世,院方在未确诊、也未向家人交代死因前、就急忙火化尸体,对死者身后事的处置更欠缺透明度。

更早之前,环保团体自然之友的理事徐大鹏夫妇也是因为肺部感染,于十日内相继过世,根据他们的女儿徐鑫磊近期向媒体透露,两人病情恶化太快,根本来不及检测是否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而徐大鹏死前也未出现发烧症状。

李先生说,这些消息早在武汉官方发布前,就在他的朋友圈流传,可见,官方隐匿病情的情节严重。

各酒店防疫口径不一

而官方对防疫讯息的宣传也看似不够全面。

周四上午11点,距离重灾区半小时车程的某饭店,仍向旅客保证可以搭的士入城、并入住饭店。

饭店的一位人员说:“进来的话,如果您没有特殊的一些迹象,还是可以进武汉市的,对,您打车,打的士还是有的,是安全的,女士,您不用担心,我们酒店正常上班,我们都是安全的。”

不过,位于重灾区的武汉锦江国际大酒店则建议外来旅客,非必要,不要入城,且酒店内的房客大多都已退房,只剩下30-40位无法出城的长住客。

中国即将进入春节长假,由于害怕疫情扩散,许多人纷纷取消旅游计划,一向有30亿人次的中国春节旅游市场大饼,今年恐怕受到严重冲击。

而肺炎疫情对武汉市乃至中国整体经济和股市的影响,最终将取决于当局未来的防疫作战成效,如果成效卓越,中国经济具有的韧性可以使其快速反弹。反之,以2003年的非典经验来看,就可能随着疫情的扩散范围甚至影响到中国以外的区域经济。

旅游业重创 武汉首当其冲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说:“零售业、餐旅住宿业、交通运输业可能‘因疫情’受创,而影响到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但庆幸的是,中国经济受益于与美国签订的第一阶段协议、贸易部门整体业绩改善,包括科技业也因有来自5G产品即将问世的支撑、而可望刺激第一季的销售额,这些‘利多’可望抵销这新一波类似非典疫情所带来的负面冲击。”

武汉市的旅游业首当其冲,几乎全部停摆,可说是重灾区。

武汉市近年来被称为网红城市,全年旅游人次达三亿人,旅游年收入超过3,000亿人民币。以2019年国庆的十一长假而言,武汉一跃成为全国旅游人次第二大、旅游收入第六大的城市,当周内分别缔造2,262万人次和125亿人民币的旅游收入,因此,这次春节假期,武汉市的旅游业绝对损失惨重。

武汉大学经济系教授游士兵在做出以上评估后说,如果疫情能在2月获得有效的控制,武汉市的旅游业、乃至全市的经济损失可能只有一季度的冲击。其中,制造业主要面临来自封城期间、劳动人力调度的挑战,高新技术产业、像是电子和光电产品业也许受到的冲击会比服务业、农产品加工和物流业的冲击小一点,但整体前景还是具有不确定性。

他说:“高新技术企业的这个人员绝大多数都是武汉市的常住人口,而农产品或是一些服务机构绝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口、外来工作人员,而这些外来工作人员他们大部分都已经回到老家、离开武汉,那么,他们未来可能进不来,无法回到工作岗位,春节过后,若出现人力短缺,就会影响到武汉市的制造业。”

游教授说,虽然锁城,但他所在武昌属非重灾区,生活秩序仍然正常,但居民危机意识有所强化,人人都开始戴口罩上街或进超市采买。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