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6 2024年2月28日 星期三

年终报道:习近平的权力巅峰及其遭遇的意外挑战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2022年9月16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2022年9月16日)

2022年上半年,俄乌战争的爆发、清零政策、经济下滑,国际国内环境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不利,但这些并没有影响他在下半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如期破例获得第三个任期,并随后组成了排除其他派系的清一色习氏政治局常委班子,真正登上了 “君临天下”的权力顶峰。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党内为什么没有足以制衡他的力量?

“一切皆在习近平掌控之中” VS “一切变数皆有可能

年初,两位专家就中国政治前景发表评论,一位说,“一切皆在习近平掌控之中”,另一位说,“一切变数皆有可能”。回顾即将过去的一年,事实似乎证明了他们各有道理,前者说明了习近平权力确实无人挑战,后者证明了习近平高度集权并不能避免各种意外的发生。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今年一月,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在接受采访时说,习近平已经扫清了所有可能对他构成挑战的障碍。

黎安友认为,在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党内尚有山头或派系,但习近平已经将这些全部清除了,“我认为习近平确实摆脱了任何可以挑战他的人,并在军队、党和安全机构中安排了真正支持他的人掌权。”

10月16日至22日,众所瞩目的中共二十大召开。一如黎安友所料,习近平顺利获第三个任期。

高文谦参加美国之音卫视讨论节目(卫视视频截图)
高文谦参加美国之音卫视讨论节目(卫视视频截图)

同在一月接受采访时,《晚年周恩来》的作者、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高文谦认为,在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中,习近平虽获得了领导核心和指导思想的地位,“但他并没有达到原定目的,即否定邓小平时代,给改革开放纠偏,要其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为党内腐败泛滥承担责任。”

“习近平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本人,身边既没有可用之才,又没有可信之人,是武大郎开店,高者免进,”高文谦说,习近平如果彻底颠覆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他的对手就更多了,“所有改革开放中的获益者,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在党内的高官,都不会答应,都是他的对手。”

二十大一中全会出台的新政治局常委似乎证明了高文谦所言不虚。而二十大前北京四通桥勇士彭载舟浓烟中瞬间展示的横幅内容,仅在一个多月后变成了海内外抗议习近平清零政策的共同口号,以及习近平被迫将坚持了三年清零政策一夜间废除,也证明了习虽集权有术,却并不能保证黑天鹅式意外事件随时会发生。

二十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也是最大的意外事件,可能就是习近平的前任、因裸退而被他赞为“高风亮节”的前总书记胡锦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请出二十大会场。这无疑在全世界面前形象地诠释了什么是“一切皆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中”,但似乎也能说明“一切变数皆有可能”。

2022年10月2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二十大闭幕式上,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被警卫扶着离席。
2022年10月2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二十大闭幕式上,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被警卫扶着离席。

“当时的气氛只能用‘肃杀’两个字来形容,大家噤若寒蝉,根本不敢有任何对胡锦涛有所同情的表示。” 独立历史学者、曾在共青团中央工作的高伐林说。

“他(习近平)知道他们的屁股全都不干净,或者我可以让你不干净,因为他掌握了中纪委,掌握了政法委,只要派人去,一查一个准。” 文革史专家宋永毅说。

“在他(习近平)看来,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党要变色了。根据党的初衷,这种变色意味着背叛党的最高理想,这是和每个党员的入党宣誓相背离的。他可以用这种逻辑来约束每一个人,包括总理李克强。” 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说。

站在拯救党国的道德制高点上,通过反腐运动,清除阻碍其集权的政敌、威慑潜在的挑战者,并赢得仇富恨官百姓的拥护,是习近平能不断巩固扩大权力的关键。

上台之初就开始清除对手源头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傅士卓(照片提供:傅士卓)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傅士卓(照片提供:傅士卓)

被认为最早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美国学者、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傅士卓(Joseph Fewsmith)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初就开始清除所有对手的源头了。

“他发起了一场强大的反腐败运动,对手显然是脆弱的,他的重大开端始于周永康,另一边显然是胡锦涛的助手令计划,这些都是党内强有力的人物,还有军方的徐才厚、郭伯雄。如果你能拿下那样的人,谁你还会拿不下?”

习近平在第一个任期的五年里,也就是从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通过反腐运动清除了一名正国级(周永康)、五名副国级(令计划、孙政才、苏荣、徐才厚、郭伯雄)、二十名正部级、一百三十名副部级官员。

反腐运动使习近平控制了刀把子、枪杆子,打击了共青团派系,破除了隔代接班潜规则,威慑了党内潜在的反对势力。

“那是近年来我们从未见过的政治权力展示”,傅士卓说。到了十九大,“大多数中央委员都是他挑选的人了”。

许多专家都预测二十大习近平仍会遵守“七上八下”的中共最高层官员去留的潜规则,但傅士卓一直认为习近平不会遵守。

“在我看来,江泽民就破坏了这个安排,他任命了所有他的人,以至于当胡锦涛上任时,他被所有江的人包围,几乎无法做任何事情。那么为什么人们要相信习近平会遵循七上八下的规则呢?”傅士卓说。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料到习近平会在二十大一中全会上推出一个全部由忠于他的人组成的常委班子。“这是前所未有的,” 傅士卓说。

傅士卓认为,习近平的做法违背了中共自身的传统。“我认为党内几乎总是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平衡。这也是一种规范。”

邓小平时期有陈云平衡他,”党内高层至少有一个不同的声音,”他说。“江泽民不得不处理可能随着时间变化的几种声音;胡锦涛当然首先要应对他任期前两年江泽民仍是军委会主席、非常活跃的情况,而且即使之后江仍然是非常强大的个人。”

独裁者会向人民道歉吗?

成为独裁者是危险的,毛泽东就是前车之鉴。他搞大跃进导致了数千万人死亡的大饥荒,他发动文革造成大量非正常死亡、文化道德沦丧,以及经济濒临崩溃。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但是, “习近平希望成为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领导人。” 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说。 “我认为他(习近平)的主要驱动也是他的自负,他相信他能做到,他认为他是必不可少的,他要整顿中国、整顿共产党、拯救中国人。” 张彦说。

“这很像独裁者的诱惑,因为这种诱惑是,当你有权力的时候,会认为我可以比其他人做得更好,所以你开始对很多事情进行微观管理。就像毛一样。” 张彦说。

张彦认为,一个真正强大的领导者不需要直接控制一切。“因为如果出现问题,你无法怪别人。如果你是顶级人物,并且直接控制关键政策,如果政策有问题,这会让你变得很脆弱。”

在奥密克容变异病毒已经在世界各地被证明毒性减弱的情况下,习近平仍然坚持清零政策;而当民众不堪忍受严苛的疫情防控、奋起抗议之后,当局一方面镇压了抗议,同时突然宣布取消清零政策。

“习近平政府实际上在以同样的速度对示威者的主要诉求做出让步,扭转了不受欢迎的‘清’政策,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响应能力。”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政府学教授裴敏欣在《纽约时报》写道。

裴敏欣认为,眼下习近平实际上获得了一个如当年邓小平收拾毛泽东文革烂摊子、将中国引上发展经济的改革开放道路的他称之为“天命”的机会。

不过裴敏欣认为,习近平的处境有所不同,“邓小平之所以能利用危机,是因为受指责的是其他人(毛泽东和苏联)。习近平要与他投入了大量政治资本、但已经扼杀经济并引发罕见街头示威的防疫政策划清界限,就没那么容易了。”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已经有一些人提出,“政府应该承认严厉的清零政策是个严重的错误,并应该为政策造成的伤害道歉。”

该报道引述艺术史学家、前政协委员李公明在微信上的文章,敦促广州市政府 “第一步恐怕离不开承认错误、向逝者致哀、向国民道歉,然后是依法问责、国家赔偿。”

报道引述的另一篇文章说,“对一些撒谎和误导国家的卫生官员来说,光道歉可能还不够,他们应该被起诉。”

文章作者还要求政府将清零政策造成的次生灾难,如“自杀、因延误治疗或被医院拒绝收治导致的死亡,以及与“清零”政策相关的事故死亡“,都统计出来。

但该报道指出:“在执政的73年里,中共从来没有为中国人民在其统治下遭受的任何残暴行为道过歉。”

不过裴敏欣认为,习近平有其“独特的优势”,因为“一切皆在习近平掌控之中”,“承认重大政策错误并不会危及他的政治生命。”

“谁都不知道习近平是否认为自己有转向的必要。” 裴敏欣写道。“但如果他真的理解了最近的抗议,那他必然会发现,与中国人民重新订立契约,对于维护他自己的'天命'可能至关重要。“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两会”召开在即,北京能否拿出经济纾困方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44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8 【时事大家谈】中国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去世 一个时代落幕?“两会”或公布推迟退休 一边裁员一边延迟?嘉宾:蔡慎坤,独立时评人,专栏作家; 黄清龙,台湾政论作家;主持人:叶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