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6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年终报道:回应中国加紧打压香港民主人士,加拿大将加快接收香港移民和难民


2019年9月加拿大温哥华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人群(路透社)

今年六月底,中国通过了香港《国安法》,针对过去一年香港抗议行动中的领袖以及民主派人士的打压随即升级,其中一些核心人物先后被捕或被定罪,包括黄之锋、周庭、以及黎智英等。

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指责中国的做法破坏了“一国两制”。加拿大移民、难民、公民部部长马可·曼迪西诺(Marco Mendicino)11月底宣布,会在2021年新年过后,实施专门针对香港的移民及难民新政策,为香港人提供更便捷的来加拿大学习、工作、和移民途径。

不过,香港人权活动人士认为,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尤其是针对香港的难民申请者。

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警告加拿大不要庇护香港人,认为这是干涉中国的内政。他甚至表示:“如果加方真正关心香港的稳定和繁荣,真正关心在港30万加拿大护照持有者的健康与安全以及大量在港经营的加拿大公司利益,就应该支持(中国政府)为打击暴力犯罪所做的努力。”

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最近宣布新政策“鼓励香港居民前来加拿大计划”,为香港学生和青年提供快速来加工作或学习的许可,比如新开设的一项为期三年“开放式工作许可”,令过往五年中在加拿大和其他国家接受过专上教育的香港人以及他们的配偶/伴侣有机会来到加拿大,因为签证许可是开放式的,这些人可以在抵达加拿大之后再找工作。

同时,新的政策还规定,已经在加拿大学习和工作的香港人可以通过快捷渠道申请永久居民身份。

王卓妍(Cherie Wong)女士是加拿大香港联盟(Alliance of Canada-HongKong)的创办人以及行政总监,这个机构的宗旨就是在加拿大为香港人自由与权利呼吁。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采访时表示,这项新政策是支持香港人的第一步,非常好。但它涵盖的人群不够,加拿大可以做的更多。

王卓妍表示:“这个政策是不全面的,它无法解决香港人面对的更大困境,那就是政治迫害。这个政策非常专注于经济与学术移民,让他们更容易可以留在加拿大,是在争取精英人才。”

但她介绍说,香港现在真正需要帮助的是一些没有能力支付来加拿大学习和工作的高中生,或是年纪稍长一些的人。

她还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加拿大采取旅行限制,今年一整年,那些迫切需要离开香港的人没有办法离开。”

她同时呼吁加拿大政府采取措施,减少难民申请过程中的积压,加快程序。

目前的信息显示,大约有五十名香港抗议者正在加拿大申请难民。

加拿大现有的政策规定,难民申请者都需要进行“遣返前风险评估”。如果风险评估没有过关,申请人被禁止在12个月内重新提出评估申请。但在这次推出的新政策中,政府称,香港的局势在恶化,因此取消了12月的时间限制,让香港难民申请者可以尽快得到重新评估。同时,香港人也可以通过加拿大现有的政策申请难民。

温哥华的移民律师科兰德(Robert Kurland)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加拿大政府依然在观望。

他说:“我感觉,加拿大政府在目前情况下,没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只需要耐心等待,保持警惕,密切关注北京如何对待香港人。如果中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针对港人,渥太华改变政策,可以让更多香港人来到加拿大;如果北京继续采取稳定香港局势的策略,加拿大可以保持现在的计划。”

他表示,香港局势紧张之后,他收到的代理香港人移民案例包括了各个年龄层的人,其中以家庭团聚和个人移民申请为主,这涉及到个人的考量和长远的家庭计划。

加拿大皇后大学的客座副教授赖小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加拿大政府对于香港难民申请者不会坐视不理。

他说:“加拿大一向的外交政策就是低调,它是做而不说。此外,加拿大本身就是个难民国家,对难民有天然的同情。比如,你离开香港,到了加拿大,加拿大还会拒绝你吗?不会的。”

香港国安法通过:抗议港人普遍感到恐惧

王卓妍介绍说,目前的香港,参与过抗议的人普遍感觉担心害怕。

她说:“香港政权看似正在追究那些之前表达过支持民主理念的个人。他们既针对最激进最强烈表示反对的人,也开始针对曾温和表达支持民主的抗议者。”

她介绍说,自从香港《国安法》实施,政府从使用警方暴力镇压,转变为“看不见的压制”,包括取消课本中的敏感内容,抓捕年轻领袖人物,或是宣布要逮捕一位美国公民等等,这一切都是因为香港在变化,街头抗议已经不被允许,目前他们正在抓捕和指控抗议者。

从2019年6月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到今年反对香港《国安法》的一系列抗议行动中,已经有超过一万名香港人遭到过拘捕,其中有2400多人受到正式指控。而且,抗议者担心,在《国安法》实施之后,对他们的指控罪名会更加严重,刑期也可能增加。

而在今年十月份,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做的一份民调显示,有43.9%的港人打算移居他国,称没有打算移民的占46.8%。

在移民目的地这个问题中,选择加拿大的占了9.3%,排在英国(32.8%)、澳洲(11.6%)、台湾(10.7%)之后。

在回答为什么会移民这个问题时,不满特区政府和特首高官、政治不稳定、以及香港人权状况/言论与新闻自由丧失,排在了前三位。

科兰德表示,目前他还没有看到来自香港的移民潮,但未来的五年会如何,他无法回答。其中一个重要的不确定因素是,北京接下来如何处置香港?

加拿大与香港的历史渊源

加拿大始终对香港给予特别的关注,在香港《国安法》实施,民主派议员集体请辞,以及逮捕著名抗议人士等事件发生后,总能听到加拿大政府的抗议之声。而两地关系的渊源可以一直追溯到二战时期的“香港保卫战”。

1941年,加拿大应英国要求,派遣近两千名士兵增援驻守香港的盟军。谁知,他们抵达三星期之后,太平洋战争爆发。当年的12月8日,日军发动对香港的进攻;12月25日,死伤惨重的盟军投降。到了1945年二战结束时,这批加拿大士兵中战死或在被俘后死亡的人数达到554人,其中有303名士兵被安葬在了西湾国殇纪念坟场。直到现在,香港民众每年还会在这里举行悼念仪式。

赖小刚博士认为,加拿大和香港之间有很深的历史渊源,首先是双方与大英帝国的亲密关系;再有就是,这是“一段鲜血凝集的友谊”。

香港沦陷后,有不少香港难民抵达加拿大,其中就包括了后来成为加拿大第26任总督的伍冰枝 - 1941年,两岁的伍冰枝随着父母来到加拿大。

此外,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到1997年香港回归的这十几年间,尤其是“六四事件”之后,兴起港人移民加拿大的又一波热潮。加拿大西岸的温哥华与东岸的多伦多是港人移民聚集的两大城市。

目前,有30万手握加拿大护照的人生活在香港,香港也被称为“亚洲最加拿大的城市”;而加拿大也是英国之外,香港移民最多的国家。

双输还是三赢?

今年是加拿大与中国建交五十年,但两国关系跌入了低谷,除了孟晚舟和两位“加拿大麦克”事件之外,香港问题势必也会成为加拿大对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科兰德认为,对于加拿大这样一个移民国家来说,放宽来自香港的移民与难民是非常有利的一件事。

他表示:“这次希望移民加拿大的港人懂英文、有良好教育背景、支持民主、有生意头脑,很容易就能融入加拿大社会 - 他们是一股人力资源。”

他甚至认为,中国政府对于“麻烦制造者”离开香港也会感到高兴的,所以,这是个三赢的局面。

而赖小刚博士认为,中国今年对香港的政策,令其失去了香港这样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桥头堡,状况可能变得比冷战时期还要糟。

他说:“加拿大修改移民规定接收更多港人,是件令人悲哀的事情。经过这么多年,香港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做法,现在它的自治地位不复存在,令香港人大量外流,(会导致)它东方之珠的色彩没有了,恐怕很难找回以前的辉煌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