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6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年终报道:港府重开公民广场 政治手法软硬兼施


香港新特首林郑月娥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政府公布,星期四重开封闭超过3年的“公民广场”,但不容许公众自由集会。工党数名成员在公民广场重开第一日,突破保安防线进入广场示威,批评当局“假开放”。回顾过去一年,香港的政治形势,港府司法覆核取消4名民主派议员资格;立法会向4人追讨接近150万美元的薪酬及津贴,被认为是政治迫害, “有汗出无粮出”。而占大多数的建制派议员趁机会,成功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大幅削弱立法会监督政府的功能。有民主派人士认为,新特首林郑月娥的政治手腕,软硬兼施。

2012年暑假,学民思潮成员多次在政府总部东翼前地举行反国教集会,并将该处命名为“公民广场”,成为公众人士示威、集会的主要地点。至2014年,公民广场紧邻的立法会示威区,多次爆发反对新界东北发展拨款示威,有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线冲入立法会大楼。

港府宣布有限制重开公民广场

时任特首梁振英政府,2014年7月封闭公民广场,并加设3米高的围栏,原本24小时对外开放的广场,改为每晚11点至翌日早上6点“落闸”,一般人士不准在广场内逗留,示威、集会需要申请批准。设计概念及命名为“门常开”的香港政府总部,被民主派讽刺变成“门常关”。

当选后即表示要修补社会撕裂的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今年10月中发表首份施政报告,提出年底前重开公民广场。香港政府星期三(12月27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通过西九一地两检决定当日,公布星期四(12月28日)起,重开公民广场的细节。开放时间仍然是每日早上6时至晚上11时,主要用作职员及访客往来通道,其余时间只有立法会议员或持证人士可以进出,港府亦拒绝拆除围封广场的围栏。

行政署表示,如果有市民打算在公民广场集会,必须先向行政署申请,使用时间只限星期日及公众假期早上10时至傍晚6时半,最早可于星期日(12月31日)开始使用,申请安排与以往一样。行政署并表示,如果有人未经申请进入广场集会可被视为擅进者,例如有人在集会时未有遵守使用条件、作出扰乱秩序、犯罪、令人反感或不道德行为,行政署有权不准他进入或要求他离开。

工党突破防线进公民广场示威

多个民主派政党及团体,批评当局重开公民广场只是“假开放”。工党数名成员,星期四早上,公民广场重开首日到场抗议,他们在无事先申请之下,拉起横额、高叫口号,突破保安人员防线,进入公民广场示威。

示威者高叫口号:“扮开放”、真封闭,全面开放公民广场,我有权示威,无需预先申请。

工党主席郭永健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公民广场所谓第一日“开放”,但是时间上有限制,而公众活动仍然需要事先申请,工党要求政府总部必须全面开放,示威请愿无须申请,好像以往“张开横额就可以示威”。

郭永健说:我们工党尝试去进入(公民广场),结果真的遭到保安拦阻,虽然我们强行都入到来,但是相信都有一定的法律风险,我们认为这个情况是非常之差。因为作为一个政府,一个政府的总部应该是聆听市民的意见,应该是聆听市民的诉求,而不是将市民拒诸门外。

工党批评林郑一手硬一手软

林郑月娥政府趁中国人大通过西九一地两检决定当日,公布重开公民广场。而过去一年,港府司法覆核取消4名民主派议员资格;立法会随后向4人追讨接近150万美元的薪酬及津贴,被认为是政治迫害、“有汗出无粮出”。占大多数的建制派议员趁机会,成功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名义上为防止民主派议员拉布,实际上大幅削弱立法会监督政府的功能。

郭永健对美国之音表示,过去一年香港的政治形势反映,林郑月娥的政治手腕 “一手硬、一手软”,他认为是欠缺政治承担,只顾形象工程。

郭永健说:我觉得林郑月娥一直在“扮好人”,无论是民生方面做很多表面“派糖”、纾解民困的动作,但很多政治的事情就不会上身,譬如一地两检她就交给(律政司司长)袁国强,甚至交给北京的李飞,但是她自己就好像纯粹是中间人那样,我觉得这个特首完全是没有承担,纯粹是著重形象工程。

梁颂恒游蕙祯终极上诉失败

2016年10月的立法会宣誓风波,港府两度入禀法院,覆核6名非建制派议员资格。其中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及游蕙祯,去年底被高等法院及上诉庭裁定就职宣誓无效,取消议员资格,他们上诉到终审法院。

终审法院今年8月25日宣布,驳回梁颂恒及游蕙祯的上诉许可,终极上诉失败。他们在法庭外鞠躬,表示就未能捍卫选举结果对公众致歉。梁颂恒表示,两人无法支付可能高达接近155万美元的讼费,可能要破产。他又质疑选民授权的选举结果可以被推翻,是否有参加立法会补选的意义。

4名被DQ议员被追讨全数薪津

另外4名因宣誓风波,被港府入禀司法覆核的议员,包括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独立议员刘小丽、社民连梁国雄,以及建测界功能组别的姚松炎,他们今年7月14日被高等法院取消议员资格,其中梁国雄及刘小丽9月中宣布提出上诉。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11月27日宣布,向4人追讨任职立法会议员9个多月的全部薪酬及津贴,合共接近150万美元。多个民主派政党及团体,12月3日发起今年第三次反威权游行,声援被取消资格的非建制派议员。

被取消议席的姚松炎在集会表示,当局这种要他们“有汗出、无粮出”的做法,是政治迫害。

姚松炎说:我的个案其实相当明显是政治迫害,它(政府)一浪接一浪要我在官司、要我在薪津,任何一个环节我输我都不能参选的。因为大家要知道不单只破产会令到补选以及这5年之内我不能参选,我的专业资格都会失去,从此不能再在功能组别参选。

资深大律师石永泰代表罗冠聪和姚松炎,星期三(12月27日)回覆立法会行管会有关退还薪津的最后期限,回信表示,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曾经裁定二人的宣誓有效,他们有合理预期获发薪津,加上二人在任期间有付出和工作,追讨所有薪津是不公义,认为行管会应行使酌情权,不作追讨;不过,二人愿意退还仍未使用的预支款项。

修立法会议事规则削监督功能

由于罗冠聪及姚松炎没有提出上诉,加上梁颂恒及游蕙祯8月底终极上诉失败,选举管理委员会9月14日公布,将于明年3月11日进行4个立法会议席空缺的补选,包括香港岛、九龙西及新界东3个地区直选议席,以及建测界功能组别议席。

而6个被取消议席的非建制派立法会议员,5个属于地区直选,令到民主派失守分组点票中,地区直选的过半数议席否决权。占大多数的建制派议员趁明年3月11日立法会补选前,12月初提出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的议案,防止民主派议员运用议事规则拉布。

其中最具争议是,将立法会大会开会的法定人数,由全体议员最少一半,即是现时的35人,大幅降低至20人,令民主派议员以点算法定人数耗时的机会,以及令立法会流会的可能性大幅减少。

扩大立法会主席权力,一旦流会,立法会主席也将有权力即日宣布复会。议员日后提出修正案,主席有权否决及合并辩论。提高成立调查委员会的难度,议员呈请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政府例如前特首梁振英UGL案的门槛,由以往只需20名议员提出,就能成立无传召权的专责委员会,提高至35人。

民主派批配合23条立法

民主派议员呼吁市民到立法会示威区外扎营留守,声援他们在议会内阻挡修改议事规则通过,但是港府全面配合建制派议员,不向立法会提出议案,主席梁君彦亦单方面决定加开立法会大会,务必要在圣诞假期前,表决修改议事规则。

结果在建制派主导下,立法会12月15日通过修改议事规则。前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特首林郑月娥有政治任务,5年任内为有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而立法会修改议事规则就是要互相配合。

李卓人说:根本林郑月娥是有一个政治任务,就是要立23条,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议事规则的修改,政府是很配合的,完全所有的法例都不上,因为如果上了就会阻碍议事规则修改,她完全清除这些障碍,等立法会趁着这个空档,即是“趁你病、取你命”,即是立法会无民主派足够议员的情况下,就去修改议事规则,而修改议事规则很明显是为23条铺路,因为她是想剥夺立法会任何拉布的机会,“拉低恶法”是它们的恶梦。

民主派议员表示,修改议事规则之后,香港立法会变成中国“人大化”,有建制派议员亦承认,是大幅削弱立法会监察政府的功能,尤如“七伤拳”。在这样的政治形势下,林郑月娥能否兑现改善行政立法关系,修补社会撕裂的承诺,有待观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8年8月17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