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9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年终报道:中国网红经济爆发 当局查禁视频直播


23岁的张琪格准备从上海的一处网络演播室开始她的视频直播。(2016年2月19日)

过去一年来,互联网名人效应在中国大爆发,网络视频直播行业井喷式发展,催生了一些百万富豪。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在网络视频迅速蹿红之际,当局也毫不懈怠地扩大着管控,这个蓬勃的产业成为官方打压的又一个目标。

互联网明星们的崛起在中国年轻一代中刮起旋风。那些1990年末出生的人尤其渴望在国内网络视频直播市场出人头地。据网上统计门户Statista估计,今年这项产业至少价值9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了55%,观众群超过5千万。

网红热潮

那些网络明星被称为“网红”,他们可以把网上的名气变成真实的生意,而且涉足所有行业,不仅限于娱乐、美容和时尚。


22岁的黄仙儿在大学主修广告专业,跟很多人一样,她也追求着“网红”梦。

黄仙儿对美国之音说:“我毕业的时候,这个时代已经到了网络时代了,还有直播爆发。我几个同学可能也是在做类似的工作。”

很多年轻的女网红在网上唱歌跳舞,或者与男性挑逗调情,但黄仙儿却开辟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她利用接受过的旅游专家训练,制作有关城市旅游的短片。这些短片拍摄和制作好之后,在她所在的公司的优酷频道上播出。优酷类似中国版本的YouTube。

点击挣来的收入以及公司广告赞助为她的网络生意提供了资金,但黄仙儿还没有实现盈利,因为据她所在的网红孵化公司Vermodel说,她刚刚开始吸引到数以千计的粉丝。这家有10名员工的小公司在自己的网站上说,目前和公司签约的“网红和主播”超过200人,兼职签约超过万人。

明星之路

中国第一代的网络一线明星包括文学界名人,比如作家韩寒。他在2010年被《时代》杂志评为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青岛微创新营销公司首席执行官孟得明说,从那以后,随着社交媒体的成熟,并且在视频博客技术的支持下,中国网民获准通过分享用户自创的视频内容的方式来博取网络知名度。

孟得明说,随着手持电子设备的普及,网络视频快速发展,网红的明星之路变得更容易了。

他还说,Papi酱以快节奏的搞笑独白获得巨大成功,为这个新兴市场掀开了新的篇章。

他说:“2016年网红经济火爆主要是因为视频方面,比如Papi酱,年初的时候有投资机构对她投资,引爆了网红经济这个话题。”

Papi酱的搞笑独白拿各种日常话题寻开心,包括中国的男女关系。

她的视频四个月后赚到了两亿九千万点击。

3月间,一位风险投资家投入170万美元,Papi酱一夜爆红;在4月间的一次视频广告贴片招标会上,各商家纷纷竞争,最高出价3百万美元,请这位网络明星推销他们的品牌。

分析人士说,如果让规模进一步扩展,把所有行业的意见领袖都包括进来,让他们维持一个切实可行的网络商业模式,中国的网红经济前景将会一片光明。

网络管控

但是,孟得明说,范围广泛的网络管控,包括最近禁止直播的措施,有可能再次震动整个产业的大局,不过,他认为,这对网络名人的影响可能是有限的。

在个人层面,比如Papi酱,据报道某些社交媒体网络平台要求她删除某些贴子,当局认为她使用了粗俗或侮辱性的语言。

Vermodel说,它旗下的网红们还没有收到任何警告,唯一的例外就是平台提醒大家,他们的直播内容一定要保持“绿色健康”。

在整个产业层面,根据文化部几天前公布的一项通知,在全国200个直播平台中,如果任何一家未能获得许可证,该平台便不得进行直播。

这项通知还说,直播表演者必须在媒体平台实名登记,而媒体平台则要为内容负责,这些内容要遵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9月间最后敲定的有关规定。

当地媒体报道说,业界重组是不可避免的。中国200家直播平台包括douyu.com、live.bilibili.com、huya.com等,它们可能很快就要出现在当局的雷达监视屏幕上了。

窒息自由

不过,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乔木争辩说,当局加强网络管控的真正目标将是那些谈论政治发展和有争议的社会事件的意见领袖。

他说:“他实际上想管的更多的是政治方面的内容,因为有些人在做这种直播访谈节目的时候,会谈一些政治、社会话题,实际上他一直在管这一块内容。”

乔木教授补充说,最新的直播禁令符合范围广泛的一系列网络管控措施。当局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压制网上和网下的言论自由。

照乔木来看,娱乐界受到的影响将会有限,因为网络平台将会躲开政治内容或者按照规定对政治内容实行审查。

(美国之音记者艾德在北京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