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8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孙韵:军政矛盾引爆缅甸政变 中国经济蓝图或因此受损


2月1日,在缅甸军方宣布控制政权后,一辆辆载有警察的卡车停靠在仰光街头。(美联社)

缅甸军方当地时间2月1日上午发动政变,逮捕了包括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内的多名执政党领导人,并且宣布全国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缅甸的局势如何发展到今天的状况?中国对缅甸的局势会作何反应?美国之音采访了美国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谈谈她的看法。以下是为求简洁经过编辑的专访实录:

记者:缅甸的情况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孙韵:实际上我们在观察缅甸过去10年,就是从2011年开始,进入我们所说的民主化进程以来,我觉得大家对缅甸民主化有一个误解,就是缅甸所追求的民主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民主化。在缅甸的政治语言或氛围里,缅甸目前或者说过去10年的民主是一种基于2008年宪法的民主。那2008年宪法规定的有什么不一样呢?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把缅甸的民主作为一个有纪律的民主。这个纪律是指由军方管辖之下的民主化进程。所以在过去10年中大家认为缅甸的政治进程在不断向前进,虽然速度比较缓慢,有时候还会有反复,但总的来说大家会觉得缅甸是朝民主的方向前进。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它所前进的方向是一种什么样的民主。对于军方来说,它在各个声明中都不断强调他们要保护和维护的是2008年宪法。如果政府不遵守宪法的话,宪法就要被推倒重来。所以可以看到军方这次的行动很多是和2008年宪法联系在一起的。

那么起因是什么呢?是在于去年11月份的大选,民盟在选举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赢得的选票率达到了83%的高度。军方要考虑的是,有了83%的选票,如果民盟再次组阁,组成第二个民盟政府的话,对于缅甸的政局意味着什么。实际在我看来,缅甸过去10年也好30年也好,缅甸政局的核心问题就是军政关系问题。就是军人和政府如何能在政治的讨价还价中,在政治斗争中,形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过去10年中,军方基于2008年宪法认为缅甸的政治已经达到了军方可以接受的状态。但是去年的选举揭示了民盟不断上升的支持率,对于军方就产生了威胁感。从去年11月底、12月军方就开始提出选举有舞弊现象。从选举结束到发动政变为止,大概在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军方提了一共20多次选举有舞弊现象。

民盟政府和联邦选举委员会给军方的回应是,“我们有国际观察员,我们也有大选的程序,我们没有发现有舞弊现象”。这对军方造成了“士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觉。因为军方觉得,“我提出这么大的舞弊问题,你都可以置之不理,一句话就把军方的担忧全都拒绝了”。如果NLD(民盟政府)带着这样的态度和气势进入到第二个五年执政期,军方知道民盟的主要目的是要修宪,就是为了修改军人在议会中25%的席位。军方觉得,“如果民盟政府可以不理会我们对选举有这么大的冤屈和抱怨,那么你再执政,如果你提出修宪而我提出反对,你还是会置之不理”。一旦修宪,就触及了军方的根本,军方的特权和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所以军方是不能容忍NLD抱着这样一种军方看来是傲慢的态度进入下一个五年执政期的。实际上在过去三个月中,我们所看到的军方对缅甸国内政治的权力安排产生了不满,军方一直在说“我们对这个安排有极大的不满,我们需要民盟政府做一定的妥协或姿态”。但在过去三个月民盟政府没有做这样的姿态。所以军方就认为“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那我们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所以我觉得昨天爆发的这个政变,实际上是缅甸多年来从未解决的军政关系在不断的矛盾和摩擦中产生的一次爆发,其结果就是造成缅甸政治生活的极大后退。

记者:您认为这是一次政变还是军方按照宪法掌权的过程?

孙韵:在目前看来,大部分人都把它看作是政变。因为就算军队对选举有意见,但是通过把民盟政党和政府领导人关押起来的方式,而且还要关闭全国的通讯,这很明显就是军事政变的举动,它所寻求的就不再是政治解决。而且军队在缅甸时间2月1日晚上所做的一系列声明,说是为了保护宪法,而且要宣布全国进入期限为一年的紧急状态,在此期间,由军方的副总统担任代总统,所有的权力就转归为军方。所以我觉得,现在对它下一个政变的定义是合理的。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到现在为止做出的反应?如果军方真的掌权,这对中国在缅甸的利益会有怎样的影响?

孙韵:中国政府的态度一点都不出我的意料。因为中国在遇到别国发生政治动荡的时候,通常是不会选边站的。我们很少会看到中国支持一方,或者谴责别国国内动荡的情况。所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非常具有代表性。中国说,希望相关各方能够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妥善解决分歧,同时保证社会安宁和稳定。这是一种相对中立和超脱的态度。所以我认为,我们既不会看到中国跳出来谴责军方,也不会看到中方跳出来支持民盟政府。因为对于中国来说,现在缅甸所发生的纯属缅甸内政。甚至如果它不影响到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的话,联合国安理会都不需要讨论。在中国看来,联合国安理会没有合法的理由来讨论这件事。

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说,无论谁在缅甸当权,缅甸领导人都会认识到中国是缅甸国家发展不可或缺的外部势力。所以我觉得中国不担心缅甸现在发生的动荡,会伤害到中国想要在缅甸追求的国家利益。但可能对中国外交带来一些影响的是,就是我们说的2010年之前中国和缅甸军政府相处的模式。

缅甸军政府在国内的行动无疑会给国际上带来压力。而中国作为与缅甸长期存在睦邻友好关系的国家是不会指责缅甸军政府的。相反,我们看到在2010年之前的情况是,中国为军政府在国际上提供了很多支持和保护。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07年,中国曾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否决权,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关于缅甸的提案。所以过去中国为缅甸军政府在国际政治和外交上付出了许多代价。所以如果接下来缅甸军政府重新执政,我认为会给中国的外交和政治带来不断增大的压力。如果缅甸回到军政府的时代,缅甸作为国际投资的目的地,它的政治风险无疑会有极大提升。如果中国想继续通过中缅经济走廊获取印度洋出海口,或者获取通向南亚和东南亚的互联互通的枢纽,中国的经济蓝图也会受到缅甸政治动荡的影响。

记者:上个月中国外长王毅会见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来。我们看到的新闻报道中说他们谈到了选举。您认为他们有没有谈到缅甸现在出现的动荡?

孙韵:我认为他们是不会讨论这个事情的。因为从中国外交的角度来讲,没有任何的理由和立场去跟另外一个国家的军事领导人讨论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如果这件事传出来的话,中国是没有办法推卸责任的。但我们确实看到敏昂来跟王毅提到了去年的大选,也表达了对大选的诸多不满。但我们看到王毅,也就是中国官方的回应,是非常有深度的。他说,缅甸的军队在缅甸的政治生活中要发挥应有的作用,做出积极的贡献。这句话很值得推敲。什么叫应有的作用?什么叫积极的贡献?中方可能有中方的解释:应有的作用就是保持国家的安全,维护国防,这是缅军应有的作用;做出积极的贡献可以说是为国家的建设发展和和平进程做积极的贡献。但是缅军可能不做这样的理解。缅军可以说,“我发挥应有的作用就是保护2008年宪法,而我认为现在2008年宪法受到了威胁,我发挥应有的作用就是通过军事政变的手段来发挥作用”。所以我认为在这种会面中,双方是不会把话挑明或说死的。从中国外交的传统和智慧来讲,也不会把自己放在支持别国军事政变的位置上。我认为那是不可想象的。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