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共权力大交接(八):未来十年


在美国选民投票选出下届总统、国会议员和地方官员的时候,地球的另一侧,另一场权力交接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11月8日开幕的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正在进行十年一次的权力交替。

与美国大选谜底要等到最后一刻才揭晓不同的是,中国下一届领导人的身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但人们不清楚的是,下一届中国领导人将会出台什么样的政策,他们将带领中国走向何方。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将面临从内政到外交等各个领域的重重挑战。

*新领导人改革任务艰巨*
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 “我认为中共面临执政合法性的问题,严峻的社会公平问题、严峻的经济改革议题、还有严峻的社会道义、道德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得到解决。”

即将在十八大后逐步接手中国党政军大权的中共下一代领导人看上去也已意识到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据报道,马上将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7月份曾私下会见中共党内改革派人士胡德平。有人认为,习近平与胡德平的会面是在向外界发出改革的信号。

然而任何改革都将面临重重阻力。改革不仅将对中国众多的既得利益集团形成挑战,甚至还会涉及抹杀前任胡锦涛的一些政绩。这将让习近平和他的盟友面临很大的政治风险。 “对习近平来说,他能否挑战大型国有企业,挑战国家安全部门、挑战解放军、挑战宣传部门、挑战左派人士。这些对他来说都将是场考验。或许我们要再等两年才能够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沈大伟说。

推动改革的另一个艰巨挑战是中共内部的腐败已经难以再用“猖獗”二字形容。从薄熙来丑闻到习近平家族的几亿美元资产,再到最近被披露的总理温家宝家人几十亿美元的资产,中国的腐败问题早已制度化。

但显然,中共不改革的风险要远远高过改革的风险。 “历史又一次走到了这一刻,”大卫·兰普顿(David Lampton)说,“中国共产党要想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在短时期内放弃一些权力。这样他们才能继续执政发挥作用。我认为这是他们要面临的选择。”兰普顿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或借鉴新加坡模式?*

尽管改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几乎没有人期待中共的改革举措能在一夜之间把中国转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制国家。 兰普顿认为,中国的应进行更为务实的改革。“我认为改革方向应该是朝着更多参与和更透明的治理的方向去迈进,还应实现一些分权,而且在执政的过程中更透明。”

纽约时报最近披露,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和习近平曾于2010年先后会晤了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探讨如何借鉴新加坡的经验,以更为灵活的方式维护共产党的威权统治。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称,习近平和江泽民就尝试新加坡为模式的改革达成了共识。

2002年,在胡锦涛就任中共总书记时,人们也曾对他和总理温家宝能深化改革寄予厚望。但事实证明,胡锦涛的谨小慎微不仅未能推动改革,反而开了改革的倒车。在胡温的十年中,大型国企的垄断地位得到空前提高,国家安全机构规模扩大,法律的地位被削弱,贫富差距悬殊, 社会矛盾激化。

但与十年前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共执政精英们应该能更切实地感受到潜藏在中国社会各个角落的危机。这或许是让期待习近平能够重启中国改革的人们感到乐观的另外一个理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