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中国的尴尬:从全球经济引擎沦为绊脚石


工人在江苏连云港把钢材装船出口(2013年6月4日)中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

工人在江苏连云港把钢材装船出口(2013年6月4日)中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6年杭州 G20峰会上,中国竭尽全力扮演“好东道主”这一角色,希望藉此提升国际地位,但还是面临难以摆脱的尴尬。这份尴尬不是来自于海外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批评,而是缘于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地位的变化:2009年,中国是拯救世界经济的挪亚方舟;2012年,中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如今,全球化格局支离破碎,中国被西方国家视为破坏全球化的罪魁祸首。

中国成为本轮峰会的众矢之的

8月30日,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前白宫国际经济负责人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小组讨论中表示,在全球经济衰退和崩溃的背景下,奥巴马自2009年上任以来对于美国经济温和复苏的贡献成就显著。目前,全球经济正设法避免陷入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贸易保护主义。与会者都明白,这番发言是针对中国而来。

近两年以来,各国政府与智库批评中国的“保护主义”大概涉及三方面: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成为WTO的各种贸易争端中的常客,涉及领域大至钢材,中至巴西纸浆,小至美国鸡爪等诸多领域。从去年以来,美国、欧盟等国不得不提高关税,以对付中国钢材的低价倾销。本轮峰会上,所有其他的国际贸易问题均被搁置,主要聚焦于中国钢铁过剩产能。欧美国家与会代表都指责中国因无法消化本国庞大的钢铁产能,将过剩的钢铁产品向国际市场倾销,导致欧美多国都出现钢厂倒闭危机。中方则反复强调,这些国家无视中国企业效率高、劳动力和生产成本低等因素,关税壁垒让中国企业成为某些国家“过激反倾销措施的受害者”。

在中国唐山曹妃甸港口,工人把钢管装船。(2012年2月20日)中国钢铁产品受到欧盟制裁

在中国唐山曹妃甸港口,工人把钢管装船。(2012年2月20日)中国钢铁产品受到欧盟制裁

二是跨境投资。2014年以来,中国已成为位居全球第二的对外投资大国,仅次于美国。至2015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首次突破万亿美元大关,投资范围遍布全球184个国家和地区。由于中国政府希望本国投资(主力是由国企、以国企为主导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为主的国家投资)在外畅通无阻,因此一直对外承诺会放开市场,减少对外资在华企业的各种准入限制,给予公平待遇。但事实是在华外企都认为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规则很不对等,自由市场是美国与欧洲与生俱来的商业基因,而中国政府从未放弃他们对市场的强干预,经常会做出一些与自由市场原则相悖的政治决策,介入各产业的发展,因而担心他们会在中国面对更多的阻碍。

三是环境问题。中国近30多年以来,以牺牲环境生态为代价发展经济。由于环境影响具有外部性,不仅中国人成为这种发展战略的首要受害者,有时也会祸延周边国家,比如污染空气会飘散至周边国家、水污染会影响与中国共享河流的下游邻邦,中国的污染原料制成的食品会出口到其他国家,这方面的争执从未绝迹。

沈阳的儿童由于雾霾浓重而提前放学(2015年11月13日)

沈阳的儿童由于雾霾浓重而提前放学(2015年11月13日)

本轮峰会最大的成果是批准了《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等三份文件,达成开放投资及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等两项共识。美中两国是世界最大的国际航空温室气体排放国,本轮峰会上正式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算是“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

各国都难以接受的世界经济格局巨变

这次峰会召开之际,正值全球经济格局发生巨变之时,与会的西方国家认为中国经济衰退,拖了世界的后腿。这个说法是基于西方国家那种一厢情愿的想象:中国经济过去在长达30年的时期内曾保持过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现在与今后应该继续保持下去。

2009年以前,世界经济格局是由美国主导、中国驱动模式;2009年以后,演变为美、中、德(欧盟)三足鼎立的格局。对于这一变化,世界各国均能接受,因为从1990年代初期至2009年这20年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经历了反差巨大的角色变换,不经意间,从一个处于边缘的角色转换成世界多国的经济发展引擎。所谓“引擎”,不是指世界离不开“中国制造”的各类廉价产品,而是指中国的各种需求日益畅旺,带动了许多国家的经济发展。比如中国成为世界资源与农产品的最大买家,诸多矿产资源国与粮食生产国都从中受益。过去15年当中,中国消耗全球大多数工业金属的40%-50%,一度曾消耗全球铁矿石供应的近三分之二。

我在《中国经济衰退,资源国发展梦碎》(VOA,2016年2月5日)一文里,开篇就指出:“在中国跃升为全球GDP总量第二这个过程中,中国像一只巨兽,吞食着全世界的各种金属、燃料与农作物,从非洲、南美到澳大利亚,许多国家都将自己的繁荣梦奠基于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之上。中国经济的衰退,殃及的不只有中国人自身,还殃及几十个正在准备将各种资源矿产卖给中国的发展中国家,以及全球寻找资本市场的发达国家投资行业。如今,中国经济减速,意味着中国对外进口,特别是生产所需要的资源与原材料减少,这对某些依靠中国需求而繁荣经济的国家影响特别大,比如澳大利亚既向中国出口小麦,也向中国出口大量铁矿石,其经济十年荣衰皆因中国需求起落。近几年因为中国铁矿石需要减少,减少了政府税收,规模较小的矿企被迫关门裁员。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也随之发生巨大变化,8月30日国会授权国会图书馆印发了一本《提防中国》的小册子,促请议员深思:澳大利亚一直支持中国崛起,如今要考虑如何应对在南海扩张利益的中国。其中特别提到要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表达了对这一由中国主导、旨在对付美国的项目的忧虑。

长话短说,世界各国对中国态度变化的起始点是2012年。自习近平接管中共最高权力以后,不得不调整国内畸型的经济结构,来自中国的资源与庞大原材料需求急剧降低。虽然为了保地方财政还在继续发展房地产,但却实施以向欧亚非南美地区输出过剩产能为目标的“一带一路”计划。说穿了,中国过去发展本国严重过剩的房地产业与各种基础设施,消耗了全世界各种矿产,让相关国家保持了就业与不同程度的繁荣。而中国则利用从全世界进口的铁、铝等资源,建造出了天量房地产与各种闲置的基础设施,实现了“居者有其房”:目前农村户籍家庭93%都拥有住房;在城镇有户籍的居民家庭户均人口3人,户均1.2套住房。《21世纪经济报道》2015年12月3日发文,称中国房地产真实库存高达98亿平方米,按现有购买速度,完全消化需10年。更严重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郭仁忠2015年9月对媒体透露,国务院一项关于12个省会城市和144个地级市的调查显示,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34亿,亦即中国各地政府拟建的住房可容纳全世界现有人口70亿的一半。

北京通州区的高楼(资料图)

北京通州区的高楼(资料图)

中国政府拯救不了世界经济

如果中国政府这种近于疯狂的规划能够落实,中国仍然将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可惜,中共在毛时代将政治权力滥用到极致,也就是“让高山低头,要河水让路”,习近平2015年倾国之力也未能将中国股指拉抬至其随口许诺的一万点,股指逼近5000点之时,几起几落,结果是2015年股市市值蒸发25万亿,消灭了60万户中产阶级。估计他也没办法让中国继续采购全世界的资源矿产,保持引擎地位。

G20杭州峰会行将结束,与会者携满腹对中国的意见而来,载一公文包的重要协议而去。协议很美好,现实更骨感。中国想保持世界经济引擎的地位,但不可能建造可供全球一半人口居住的住房,将那荒谬之极的城市规划落到实处,因此无法继续吞食世界各国的资源矿产与膨胀的资本;世界各国希望向中国出口资源与各种原材料,却不想要中国的过剩产能。因此,各国政要回国之后,还得想法调整本国经济结构,过一段失业增加、福利下降的苦日子,忍受本国选民的怨恨与怒气。

以上就是中国与世界各国(也许美国例外)的经济新常态,直到世界再度发现资本扩张的“新大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