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媒体观察:党媒刊文猛批颜色革命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近日罕见以整版篇幅刊登五位官方学者文章,警告“颜色革命”“行不通”。这五篇文章认为,所谓“颜色革命”是美国打着民主、自由的幌子强行将西方式的政治制度强加给所在国家,是西方势力推行干涉、大搞颠覆的工具。文章警告说,颜色革命给当地社会和人民带来灾难性后果,造成社会动荡、经济凋敝、民不聊生。

中共官员和党媒此前也曾多次对颜色革命大加抨击,但此次以整版的方式连发五文批判颜色革命并不寻常。一些海外中文媒体认为,人民日报发文警告颜色革命是在香港立法会即将对2017年特首普选政改方案表决之际敲打泛民派,不要寄希望于通过发动大规模群众上街进行街头占领来改变中央的决定。

多维新闻6月16日报道说,“在观察人士看来,这系列文章透露中国高层对香港泛民派杯葛政改方案的警惕,‘此路不通’,并促其转变立场,通过即将表决的政改提案。”

BBC中文网6月14日报道说,“2014年香港发生以黄色雨伞为标志的‘占领运动’以来,中共舆论一致将它与‘颜色革命’联系起来,并始终称这是国外政治势力和金钱支持策动下的行动。”

去年10月1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标题为《美国对颜色革命为何乐此不疲?》的文章,指责美国一些势力为香港的占中运动推波助澜。文章说,美国一些非政府组织和智库为占中积极出谋划策,美国白宫、国务院发言人和其他官员以及一些驻港外交官屡次对香港问题表态,对占中提供道义支持。

此次人民日报的文章再次把矛头指向美国。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崇温在他的《民主制度不能强制移植》的文中说,“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都把自由民主当作其重要的输出品。”但他强调,民主经验只能借鉴不可照抄照搬,“强制移植民主所带来的只能是政党林立、政局动荡、社会分裂和经济倒退。”

这一观点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013年出访莫斯科提出的鞋子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时讲到,鞋子合不合脚穿着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知道。

这五篇文章还探讨了颜色革命产生的深层原因。中国社科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的邵峰在他的《自觉抵制西方强行推广意识形态》的文中表示,颜色革命的发生有国内和国外两方面的原因,在国内方面,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名义上和法律上已经建立了民主制度,但实际上仍然处于某一党派或个人长期的权威主义政权统治之下。在经济发展缓慢,人民生活没有得到改善的同时,系统性腐败盛行造成严重两极分化,使政权丧失民心。”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志洲在《“颜色革命”的深层原因与教训》中说,“发生‘颜色革命’的许多国家确实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积累了许多矛盾,呼唤改革”。

这些观点似乎也是在向中共自身发出警告。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屡创新低,进入所谓“新常态”,劳资纠纷等引发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习近平自上台以来,把主要精力放在反腐上,导致经济改革裹足不前。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最近在金融时报中文网上撰文称,中共反腐遭遇“软抵抗”。他表示,大规模反腐造成官员“不做坏事也不做好事,干脆不做事”的干部队伍新常态。

不过,人民日报刊登的文章也警告不能“掉入颜色革命的陷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颜色革命”危害深重》一文中痛斥颜色革命“是国家安全之敌、动乱之源、人民之祸,”还说其代价是十分沉重的。

习近平2013年在印度尼西亚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讲话时曾说过,“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有分析将其解读为习近平要中共严防颜色革命在中国发生。

人民日报的文章特别提到非政府组织在颜色革命中扮演的重要角色。6月4日,北京宣布习近平在他主持召开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决定,要在社会、文化和经济组织中成立党组织。在此之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要求强化对境外NGO的管控。

YouTube视频:媒体观察: 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警告颜色革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