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海峡论谈:专访郝柏村 缅怀抗战历史


海峡论谈今晚为您邀请到一位非常特别的来宾,他是今年高龄98岁的台湾前行政院长、抗战老兵郝柏村。他从战略的眼光与格局畅谈抗战历史、回顾国共内战,并针对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国民党党产的争议、台独与港独的问题以及美中之间的南中国海的角力提出他的见解,与听众、观众一同缅怀抗战历史,展望两岸未来。

主持人:去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美国之音非常荣幸访问郝院长并制作《穿越1945》纪录片,您已经高龄98岁还搭长途飞机从台湾到美国来参加抗日战史论坛,先跟我们的听众观众谈谈,七、八十年过去了,人们为何至今仍需要回顾这段历史?

郝柏村: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是所谓枪杆子出政权。到了1840年,中华民族在清政府的领导下开始同帝国主义作战,是中国历史上中国人与外国人作战的开始。与英法联军之战、中日战争、与八国联军之战等战争都失败了。因为这些战争的失败,进行了国际赔款,签订不平等条约等,使中国沦为次殖民地。

一直到1937年,中国人发动了反抗日本侵略的战争,在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的领导下,艰苦抗争八年,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这个胜利也是我们历史上对外国人作战唯一胜利的一次,使中国成为了国际四强之一。因为这个胜利,我们收复了所有失土,取消了所有不平等条约,恢复了中华民族主权领土完整,这是我们非常珍贵的发扬民族精神的历史。

但1949年国共内战,国民政府失败了,抗战历史的真相被掩埋、被扭曲。无论在大陆还是海外,年轻人普遍对于抗战历史的真相不了解,有误解。这是中华民族的不幸。我是抗战时期的老兵,我觉得我有这个义务把抗战历史的真相告诉年轻朋友们。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珍贵的,世世代代都应传承的抗战精神与成果。这也是我在香港、纽约、华盛顿举办各种抗战历史真相论坛的目的。

主持人:您前年三度重返抗日战场,并参观位于卢沟桥附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于该纪念馆和中共当局过去不断宣传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你有什么看法?

郝柏村:在抗战初期,国共合作对于团结中华民族有重大的意义和贡献。抗日战争本来是最神圣的反侵略正义战争,由于国共意见的分歧,在大战中国共真正合作的战役就是太原会战,在那以后国共就从来没有再联合在一起过。正面战场主要都是国军在打,所以如果中共说中共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恐怕与事实不符。但是在敌后战场,大部分都是中共主导,所以中共是在敌后战场居于中流砥柱的地位。

主持人:1949年随着国民党失去大陆政权到了台湾,中国民众没有办法全面了解抗战历史的真相。您去年8月曾对北京当局发表一封公开信,希望两岸“不要把蒋毛两人的宿怨世世代代流传下去”,并提出一些具体的建议,习近平在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的阅兵式上没有再用“中流砥柱”这四个字,您觉得北京方面是不是也在某种程度上释出了善意?

郝柏村:中共当局在1949年初期隐瞒或扭曲抗战历史,由于当时内战情绪,他们不愿意提国民政府的光彩事情,这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但是现在70年过去了,八年抗战不是某一个党派的事情,而是全体中华民族的光荣历史。任何主导中华民族政治的政权都应该珍惜并传承抗战历史的真相。

我已经快100岁了,我参加过抗战,我对这件事非常敏感,希望能够在我有生之年对于抗战历史的真相有所贡献,最大的希望就是中共的党员能够开放心胸。抗战是中国的光荣,我们要共同把事实传承给下一代,所以我发表了公开信,我没有受到任何反驳,但同时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许他们(北京当局)暂时是冷处理。我希望以后能够逐渐有所改进。

主持人:日本东京福祉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博士,在日前发表新书《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中文版在美国出版。美国之音在今年6月份也特别专访了远藤誉博士,她在书中指出,抗战中毛泽东为削弱国民党军队的力量,把从国共合作中获得的国民党军事情报卖给日本;毛泽东利用抗战壮大中共力量,等于是借日军的刀来杀国民党。您怎么看远藤誉博士的说法?

郝柏村:我没有看到外国人关于抗战历史的著作。你说的中共在抗战期间把国军的作战情报交给日本人,我个人没有任何证据。这也许是个案。但除了1937年的太原会战以外,22个会战中从来没有一个会战是国军共军同在一个战线上的。在这种情况下,国军的作战计划不会告诉中共。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

主持人:英国牛津大学的芮纳‧米德教授说,蒋介石赢了战争却输了国家(丢掉大陆),您著有《解读蒋介石日记》上下两册,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您对国共内战的评价,国民党当年痛失江山究竟是不是蒋介石的战略错误所导致的?

郝柏村:抗战胜利以后,国共发生内战。其实两党在抗战期间已经有了摩擦,当时还没有上升到战争,只是摩擦。蒋委员长当时坚持抗战第一、抗战到底,所以对于国共两军的冲突基本采取忍让的政策。抗战胜利以后,他请毛泽东到重庆去,希望两党能够共同和平建设新中国。后来马歇尔的调停也都失败了。

客观来讲,蒋总统犯了很多战略上的错误。

第一就是不应该接受雅尔达密约。如果不接受雅尔达密约,苏联就无权进军东北。苏联进东北和日本是一样的,都是侵略者。

第二就是蒋总统对中共武装力量的膨胀判断错误。他以为国军是占优势的,可以速战速决,把共产党消灭。其实从八年抗战的经验看来,共产党是最会打持久战的,所以在内战中共产党不和国民党决战,直到它的优势形成,也就是苏联在东北接受的日本大约50个师的装备,全部交给林彪了。这是国军整个军事战略战术的错误。

第三,蒋委员长以为内战是抗战的延续。这是错误的。抗战是反侵略的,而内战在作战号召上,国民党就居于一个不利的地位。因为中国穷人多,富人少,所以共产党掌握了敌后地区的多数。

第四,中美关系的变化也是一个原因。中华民国在二次大战中本是美国的盟友,但是马歇尔与蒋总统后来个性不合,他做了美国国务卿后就希望“倒蒋”,结果“倒蒋”把中华民国也倒了。因此,失去大陆的原因很多,蒋总统应该负这个责任。

更多精彩评论,请收看 海峡论谈9/25完整版

YouTube视频: 海峡论谈:专访郝柏村 缅怀抗战历史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