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重返亚洲之路(第六集):挑战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年5月以来三次出访亚太地区,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也刚刚结束对亚洲的访问,奥巴马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其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的策略。美国为什么要重返亚洲,在军事、外交和经济上有哪些部署?重返亚洲是否针对中国?美国在实施这一战略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在这一集中,我们著重为你讲述美国重返亚洲的挑战 以及中国的应对是否得当?另外,美国即将来临的大选是否会影响到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承诺?

挑战一:美国是否有财力推进亚洲再平衡战略?

美国财政部9月份宣布,美国国债总额已超过16万亿美元,创有史以来最高纪录,相当于每个美国人至少负债5万美元。虽然美国劳工部前不久公布的数据显示失业状况略有好转,九月份的失业率为7.8%,为四年来最低。但是,有专家称,美国实际失业率可能高达11.63%。美国在面临如此巨大的财政赤字,特别是未来10年,国防开支需要削减将近5千亿美元的时候,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防部长帕内塔都表示,这不会影响亚太的部署, 但是,果真如此吗?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迈克尔.奥斯林 (Michael Auslin)说:“奥巴马政府说,亚太地区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将保持同样数量的军舰、飞机、同样的军事活动。事实上,他们表示,他们希望增加军舰的数量。但是事实是,如果预算削减的程度按照他们所说的程度进行,这可能会是上万亿美元的削减,这样我们就无法维持相同的物力和人力。”

他补充说,美国的“转向”也好,“再平衡”也好,都只能流于言辞,现实让人无法相信这样的承诺。

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事务的副部长首席助理凯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最近在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就“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部署”演讲时坦承: “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最大威胁就是预算封存,任何可能根本威胁到我们能否为战略提供资源的事情。 ”

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的外交政策研究主任贾斯汀.洛根(Justin Logan)认为美国应该减少一些在亚洲的投入,从而减少一些负担。

他说: “如果中国就要成为亚太地区的主导力量, 控制着亚太地区的所有国家,包括韩国和日本,包括越南和印度, 这当然令人担忧。但是,我认为,短期内中国不会成为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因此,如果美国在抗衡中国方面减少介入,其他国家就会做得更多。美国把自己当成主要力量,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负担。”

挑战二:如何保持“适度”平衡?东南亚国家不愿意在美中之间选择。

与正在经济困境中挣扎的美国相反,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却高速发展。虽然对中国越来越强势的崛起感到担忧,亚洲的很多国家却非常重视与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合作。美国在亚太地区遭遇的第二个可能的挑战是,亚洲国家并不愿意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2012 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的第45届东盟外长系列会议上,多数东盟国家都反对将菲律宾等国与中国有关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纳入会议议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更为突出的是,东盟成立45年来第一次没有发表任何联合公报。中国媒体和评论人士认为,这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遭到的首次挫败。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莱仪 (Bonnie Glaser)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亚太地区没有国家愿意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他们希望与双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因此从双方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他们希望美国和中国可以友好相处,这样他们的后院就不会出现激烈的竞争。”

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的马克.曼宁( Mark E Manyin)认为,美国必须弄清楚什么是适度的存在。他说:“这个地区的不同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他们对适度有不同的估计和期待。所以美国的一个大的挑战就是保持适度的平衡,保持足够的存在,但是又不要太多,同时又能满足不同的期待。越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肯定不同于泰国, 泰国认为适度的,河内可能不认同。”

挑战三:可能无法满足盟友的期待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莱仪说:“另外一个挑战是来自这个地区的部分国家,我的意思是,他们希望美国能够支持他们自己的立场。在领土纷争上,美国一直很小心地在保持中立,在我们警告中国不要使用武力或是采取某些挑衅行为的同时,我们也不希望鼓励某些国家利用目前的局势。 我们不希望任何一方使用武力。”

如何满足盟友的期待是美国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菲律宾前国防部长,现参议院议长胡安•庞塞•恩里莱(Juan Ponce Enrile)曾表示,“中国不敢对菲律宾军舰动武的唯一原因,是因为美国是菲律宾的盟友。”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研究主任大卫.兰普顿 (David Lampton)表示,美国必须谨慎对待某些亚洲国家对美国重返亚洲的“貌似欢迎”的态度。

他说:“我相信绝大多数国家都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行动的。 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它们都有自己的利益。总的说来, 中国周边的小国家希望利用远方的大国来谋取平衡,抗衡他们邻近的大国,在这里就是中国。”

他说,越南就是很好的例子,美越战争时,越南曾经利用中国来对付美国,1970年代末,他们利用前苏联抗衡中国,现在用美国来对抗中国。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迈克尔.奥斯林认为,美国并没有政治意愿在包括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岛屿问题上挑战中国,这,最后可能会让美国的盟友更加失望。

他说: “我想美国感到了来自越南和菲律宾的压力, 菲律宾是我们的协约盟友,越南是我们希望发展更亲近关系的国家。我想,华盛顿是感到了某种压力,需要做些什么。我们与越南进行了一些军演,最近,又和菲律宾表示保障盟友关系的协议是起作用的。我想,华盛顿知道,他们需要扮演某种角色。但是,我想这些国家可能会失望,当他们看到美国实际上不会有太多的改变。”

他认为,美国很清楚自己需要一个稳定和繁荣的亚洲,不希望由某一个国家来主导整个地区的事务,从而改变整个地区的秩序,但是美国缺乏达到这个目标的战略。

他说:“资源是很重要, 政治意愿也很重要,同样重要的是目标明确。我想再说的是,你的战略是什么? 你想表达什么? 你的国防战略, 你的战略是击败中国? 遏制中国? 或是威慑中国? 到底是什么? 你必须能明确表示,否则,你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挑战四:美中的战略不信任也许正是因为战略的不明确,虽然从美国总统到国务卿到国防部长都在否认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是在遏制中国,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已经让中国对美国产生了不信任,可是, 从气候变化到朝鲜、伊朗以及叙利亚问题上,美国都需要寻求中国的合作。

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的曼宁说:“你刚刚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如何与中国保持一个良好的合作关系, 特别是美国的部分举措让中国感到受到威胁的时候。

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的贾斯汀.洛根指出美国的中国战略本身存在矛盾。“我认为将来真正的挑战是这些无法调和矛盾的地方。 如果我们与中国接触,与中国进行贸易,我们就应该知道中国会拓展自己利益范围,同时打造相当的军力来保障这样的利益。但是,布什和奥巴马政府都没有协调这两个问题。我认为这是最危险的事情。”

他说,美国目前的做法提升了中国人的警觉,如果美国稍稍后退一些,可能会有助于调和两国关系。

中国的应对措施是否得当?

在美国宣布重返亚洲战略的同时, 中国与其邻国在南中国海和东海的领土纷争陷入越来越糟糕的局面。 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三沙设立警备区。同时派遣海监船到东海与日本有争议的岛屿附近巡航。

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的洛根认为,中国在三沙设立警备区是挑衅行为之一。他说:“我认为中国的行为与能力还不太相符。 我的意思是,如果中国有这样的军力在南中国海发起一场战争,那么,中国就可以这样宣布,然后,采取一些军事措施,比方在三沙设立城市,建立警备区,随心所欲采取任何动作,如果你准备打一场仗的话。 不过,我不认为中国目前还没有达到了这样的一个状态”。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兰普顿认为,中国放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战略,才让周边国家对中国的崛起不放心。他说:“我认为‘韬光养晦’,低调的策略对中国很好,在改革以来的20多年,实际上30年的时间都很好,因此,我认为这是一种让人放心的策略,注重中国内部的问题。因为中国和美国一样,内部有很多问题, 我们确实不需要让彼此成为对方的安全上的担忧。”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葛莱仪说:“我想,中国需要从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就是,该地区的很多国家非常强烈地呼吁美国更多地参与亚洲的事务。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中国变得越来越强大后,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感到担忧。 如果中国与其邻国友好相处, 如果中国可以解决与其邻国的问题,这样亚太的小国就不会找到美国,求美国更多的参与。”

她认为,在美国寻求中国合作的同时,在亚洲担负这样的平衡力量,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罗姆尼当政,是否会改变战略?

Narration: 美国正在进行大选,美国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正在对奥巴马形成挑战,如果Romney 当政,美国会调整亚太战略吗? 罗姆尼在公开场合表示,从人民币汇率到贸易,他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势,另外,他还将增加在亚太地区的战舰和军机的数量。

华盛顿卡托研究所的洛根说:“他在很多场合谈到打造更多的战舰,他想为美国建造更多的军舰,主要目标当然是亚太地区,因此,我认为罗姆尼当政对中国的注意不会减少, 问题是罗姆尼是否有能力为他想做的事情提供资金。”

洛根指出,如果罗姆尼要实现在竞选中的承诺,国防部的预算可能要增加另外的2万亿美元。他说:“加大国防开支,可能会加剧美国已有的财政赤字的困境。另外,我想补充一点,这些赤字的空缺是谁来填补?中国人。而这些军费开支的目标是谁,中国人?这是另外一个矛盾。”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葛莱仪 :“我相信美国对亚洲的重视还将继续,除非发生重大的危机,比方说,伊朗研制出核武器, 如果以色列袭击伊朗的一些核武设施, 危机会升级。 如果美国遭遇另外一场来自中东的恐怖袭击, 这些可能会让美国调整战略, 否则,亚太地区战略还会继续。”

中东显然仍然在牵制着美国,美国驻利比亚大使最近在中东的反美暴乱中遇刺身亡就是一个例子。如何实现亚洲和中东的平衡将继续困扰美国。另外,美国重返亚太将导致从欧洲、中东地区撤军,减少对欧洲及周边地区的外交、安全投入。美国如何安抚欧洲盟友是另外一个问题。

此外,也有分析人士说,美国的亚洲战略可能还忽视了一个国家,那就是俄罗斯,俄罗斯绝不会让美国获得亚洲领导权。今年5月,普京再度出任俄罗斯总统,立即宣布设立远东发展部。普京对国家发展战略的重新调整,被认为是俄罗斯版的“重返亚洲”战略。

尽管面临种种挑战,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已经基本成型。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个战略是以亚洲的持续繁荣,以及中国的继续崛起为前提作出的决策,但是,美国也有学者指出,如果中国不是继续崛起,而是走向崩溃,美国是否将巨大的资源投错了地方?

美国华裔学者裴敏欣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说,华盛顿根深蒂固地低估了那些看起来坚不可摧的独裁政权中发生改朝换代的可能性。 前苏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世纪70年代,美国认为苏联是个巨人,尽管那时的苏联已经被腐败和低效腐蚀殆尽。他建议,美国应该重新考虑对华政策的基础前提,并认真思考出一套备用战略,一套基于未来20年,中国衰落的战略。因为一旦中国衰落,整个亚洲的局势都会发生改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