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5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蒙冤劳改受刑申诉无门 陆客在台求海外媒体


在台湾脱团的辽宁抚顺访民官明杰在展示被踢伤的腰

中共一再强调要依法治国,反腐倡廉。但是在远离京城的辽宁抚顺,一名不具独立审理和判决案件的“陪审员”却独立判案,从而铸下一场奇案。而当事人依据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进行上访,却被两度强制劳改,并在拘留和劳改期间遭受酷刑。在万般无奈、申诉无门的情况下,这位走投无路的中年男子冒险来台湾旅游时脱团,希望通过媒体的呼吁给他一个公道。

现年52岁的官明杰来自辽宁抚顺市东洲区,今年1月跟团来台湾旅游后冒险脱团。他几经周折找到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等海外媒体,诉说他在一桩简单的民事案中被一名冒充法官的陪审员独立宣判的错案,以及由此引出的多年上访和被当局以所谓无理上访,“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为由,两度被劳动教养,并且在关押和劳教期间被毒打的案情。

2001年10月,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虎矿生产服务公司停薪留职的官明杰突然收到一张出庭的传票,他的前妻陈秀杰状告官明杰侵占了她6万元人民币。

本来一个简单的民事诉讼案,却引出了一个案中案。根据官明杰提供的判决书影印本,2001年11月8日东洲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东民初字第1636号”的审判员是名叫任虹的一位女性,但传票中审判员栏里明明写的法官名字是王利,而且在11月8日审理并宣判的“法官”就是王利。官明杰说,王利宣判时没有穿法官的制服,穿的是便装。

根据官明杰事后的了解,这个叫王利的人,是个下岗职工,开庭时冒充法官进行宣判。他说,签判决书的审判员任虹在审理这次案件中从来没有露过面。

官明杰先后将“假法官 真判案”告到抚顺市人大、市法院、检察院、市政府等部门,但是所到之处,不是无人受理,就是被拒之门外。

2002年5月30日,官明杰把这桩“假法官 真判案”在《辽沈晚报》和《科技日报》上曝光。根据当地媒体的调查,陪审员王利还冒充法官审判过其他的案子。

媒体上的曝光并没有直接促成“假法官 真判案”的纠正。即使在官明杰拿着辽宁省人大司法委针对这起涉及公安司法机关案件的批示到东州法院时,副院长洪德仁和冯绍谦下令法警把官明杰关起来。副院长冯绍谦还一脚踹伤了官明杰的腰,从此落下病根,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站立。

官明杰2002年开始上访。十五年期间,他因上访被两度劳教,对被判劳教提出的诉讼也被驳回。官明杰说,辽宁各级政府按照行政方式处理他的案子,没有依法进行处理。这是他继续告状的主要原因。

官明杰说,这些年的上访,冤情没有得到伸张,却落得一身的伤病。他说,他在两次劳教期间被劳教人员殴打。官明杰说:“打得我上吊了,上吊了被人救了。救了之后,他们就把我送到抗改基地。到那里我就开始绝食”,但最后落得个被发配到环境非常恶劣的抗改基地,强迫劳役。

2003年6月2日,东洲区法院拿出3万元给官明杰,并告诉他“拿了钱,就别再上访”。官明杰说,法院给这笔钱,没有名目,没有缘由,只不过是法院方面要“息事宁人”的封口费。

2011年5月,官明杰第二次劳教获释后继续上访,疲于应付的有关部门,包括区、市、省政府决定拿出30万给官明杰,让他承诺从此以后永远不要再上访。官明杰说:“政府说,如果你不要钱,只要你告,就关你。拿钱就不能再告了,同意一次性给30万,这就叫处理方式。”

2011年5月官明杰第二次劳教获释后,由于落下一身病,无法长时间正常站立行走,他在友人的帮助下,到中国最高法院、天安门广场、中央电视台等地爬行申冤。每次都被截访人员送回抚顺。

拖延了十几年的案子,官明杰在国内找不到律师帮他申诉,而且通过有关机关的申诉也没有最终解决他的案子。2009年,他设法出国到泰国,2016年他又到日本,希望能通过中国的驻外机构推动案子的解决。不过案子的处理仍然没有下文。

2017年1月11日,官明杰随旅游团来到台湾后脱团,并设法同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等媒体联系,希望能通过媒体的报道引起中国当局对他案子的关切。

官明杰来台湾旅游脱团后,几经周折找到年近九旬的美籍华裔大律师王可富教授。王可富律师无偿义务地为官明杰提供法律咨询。他说,当律师51年第一次听到一个政府知道法官是假的,还允许“假法官 真判案”,而且政府得知真相后,不但不改进,反而关押和拘禁官明杰。

台湾国际人权组织律师王可富在记者会上
台湾国际人权组织律师王可富在记者会上

国际人权组织律师王可富说,请愿、陈情是人民的自由。他希望习近平主席能用打贪的精神来改革中国的司法,给像官明杰这样的中国老百姓在法律上一个公平、公正的解决。

同时王律师也希望,在官明杰返回中国后,大陆当局不要因为官明杰曾逾期滞留台湾而迫害他。

官明杰也表示,他希望中国能依法治国,保障宪法授予公民的申诉和上访等各项权利。同时他也相信中国政府最终能查清事实的真相,还他一个清白,给他一个公道处理。

从2002年开始上访告状至今,已经整整过去15个年头。然而,官明杰却没有从有关部门那里得到对他整个上访案子的一个公正、合理的彻底解决。当年一手制造了这场“假法官 真判案”的当事人王利已不知去向。在“假法官 真判案”中的责任人、陪审员任虹还没有被处理。当年踢伤了官明杰的东洲区法院副院长冯绍谦也没有因殴打官明杰致伤、致残受到处罚。

美国之音星期五打电话给冯绍谦,他说已经退休两年,不便对官明杰案发表评论。东洲区法院现任副院长于国徽在听到是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来后,遂即就挂断了电话。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