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6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中共19大讲文化自信 加紧管控思想言论


北京街头标语:“喜迎十九大创造新辉煌”。(美国之音艾伦拍摄)

中共十九大新闻中心召开两场以文化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重点谈论中国文化自信,试图彰显中共18大以来新闻出版文化事业取得了重大发展和进步,对当局加紧控制舆论压缩言论表达自由空间的做法避而不提。有评论认为,在言论自由和信息传播受到严重限制的情况下,谈文化自信反而显露了不自信。

北京西部的十九大新闻中心周五下午举行的“文化发展开创新局面”发布会上,发言人多次提到“文化自信”。官媒央视北京记者站站长王小节称,要让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并且声称央视制作的《将改革进行到底》、《巡视利剑》等专题片大获成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到四个自信,在文化自信方面,称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

十九大前,当局要求各地媒体以央视为标杆,弘扬主旋律,限制娱乐节目的播出。

今年早些时候,反腐题材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在中国境内热播,反响强烈,但官方媒体近期罕有提及。

2016年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十年》因呼吁港人抗争而遭到中国当局封堵。斩获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最佳电影、香港电影导演会年度大奖最佳电影,以及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剪接五项大奖的《树大招风》亦在全网禁播之列,评论推测原因是涉及内地贪腐、军火交易等。

香港亲北京的凤凰卫视两档时事评论节目《锵锵三人行》和《一虎一席谈》不久前遭裁撤,虽然习总书记夫人彭丽媛多年前曾作为受访嘉宾参与《锵锵三人行》节目。

本星期早些时候,北京某高校一位知名教授谢绝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说受到当局警告19大期间不得对外媒发表言论,否则将被抓进去。

19大开幕前几天,湖南株洲公民陈思明等人在街头举牌,要求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的公民权利,即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事后,参与者被当地警方追查约谈。

中共19大前,湖南活动人士举牌宣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权利。(网络截图)
中共19大前,湖南活动人士举牌宣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权利。(网络截图)

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当局对于网络的控制不断升级,翻墙软件被列为违禁品,微信群主被要求对群友的言论负责。

资深媒体人周兵认为中国宣传部门在言语上过分强调自信恰恰暴露了不自信的实质。

周兵:当你自己在讲着自信的时候往往显示出一种不自信,一般有自信的人或事情的时候,他就基本不讲,它是显现出来的,它是彰显出来的,不是你讲出来的,当你在大力讲着一个事情的时候往往对这个事情的底气不是那么足。

原《炎黄春秋》首任总编辑洪炉认为,中共内部管理宣传口径的高官水平不足。

洪炉:它有客观原因,管这个具体事情的人,从李长春他们,到现在的刘云山他们,这些人水平太低了,他有些文章他就看不懂,他不像我们老一代的,现在这些人不行。所以,我们都老了,也没有我们发言的地方,我只能埋头自己在家里写一些东西,我写这些东西大部分是不能发表的,但是我相信早晚以后人家会从中发现一些真实的历史。

2016年出品的《彭德怀元帅》因涉及三年大饥荒,大跃进,庐山会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被删除。

根据网易读书七月发出的公告,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定西孤儿院纪事》、《甘南纪事》3部作品均全网下架。根据理想国微信公众号列出的豆瓣消失书单,外国作家描写中国的大量作品被下架,例如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麦克法夸尔《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等,此外,作家郑念的自传《上海生死劫》和作家章诒和的《伶人往事》等亦在被禁之列。

由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涉及政治问题,被大幅度删改,包括其中的重要章节《白灵之死》。原著中白灵在红军根据地的肃反中被杀死。电视剧版本中,白灵死于对国民党的战斗中。

近五年来,“限娱令”不断修订、日趋严苛,艺人封杀名单逐年变长。

今年六月,被网友戏称为“3.0版限娱令”出台后,颇受很多中国人喜欢的《金星秀》和《今夜80后》确认彻底停播,且均无正面官方说法。《金星秀》是中国大陆唯一一档平均收视率超1.2%的常态化周播综艺节目,主要关注文娱和民生热点,被视为中国大陆卫视节目中为数不多的“敢说真话”的脱口秀节目。

在公众娱乐方面,明星的政治倾向也是其被封杀与否的重要考量。今年年初,香港和台湾多名艺人的作品消失于网络,其中陈升、徐若暄、黄耀明的音乐作品完全消失于网易、腾讯、酷狗等音乐app中。

87岁的洪炉表示,他少年时期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后来长期在解放军报工作,见证了近六七十年、特别是毛泽东发动文革以来的的中共历程。他说,不久前病逝的历史学者何方生前的一些著述在国内成为禁书,不得不在香港发表其著作《党史笔记》。

洪炉告诉美国之音,以披露史实真相获得读者好评的《炎黄春秋》被其挂靠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篡夺”后,他婉拒出任易主后的炎黄春秋顾问的邀请,也不再阅读这个他最初创办的期刊,因为已经“变味儿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