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雨伞运动后香港“鸠呜团”持续抗争1500日,探讨泛民本土大团结


香港 “鸠呜团”纪念持续抗争1,500日举行街头论坛探讨泛民本土大团结。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2014年雨伞运动旺角占领区被清场后,一批占领人士旺角继续聚集成立 “鸠呜团”,以摆街站及 “游击式”的游行,风雨不改持续抗争,延续雨伞运动争取真普选的精神。最近 “鸠呜团”举行抗争1,500日街头论坛,探讨泛民与本土派大团结。和平占中发起人陈健民表示,政府的打压无分泛民及本土,民主运动不同路线应该多些宽容及理解,携手合作争取民主。

2014年11月26日,香港警察在旺角占领区完成清场行动。几百名市民自发由当晚开始,连群结队高举黄伞及 “我要真普选”的标语,游走旺角区多条街道,作流动占领,坚持雨伞运动争取真普选的精神。

鸠呜团街头论坛纪念抗争1,500

由于时任特首梁振英当时呼吁市民,在旺角占领区清场后,多点购物、振兴市道,流动占领的示威者就以普通话 “购物”一词的发音 “鸠呜”命名,讽刺他们自发组织的 “鸠呜团”,是响应梁振英的呼吁而出现。

“鸠呜团”持续抗争超过4年,星期四(1月3日)晚在旺角西洋菜南街举行纪念成立1,500日街头论坛,探讨泛民与本土派大团结。多位泛民代表人物出席,包括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被当局取消资格的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刘小丽;新同盟立法会议员范国威以及区议员谭凯邦等。他们在现场高呼口号。

陈健民指鸠呜团坚持让人感动

和平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发言表示,香港处于艰难的时势,近百万人上街参与占领争取民主,港府的响应除了冷处理之外,还不断控告参与雨伞运动的人,除了3位和平占中发起人在内的9名人士,将来还可能会以 “合谋者”,控告占中的纠察、义工和支持者,“鸠呜团”也可能被当局控告。

陈健民表示,在这样的时势下,香港人争取民主还有漫漫长路,他认为“鸠呜团”的坚持让人感动。

陈健民说:“鸠呜团”真的让人很感动的地方,就是他们不需要对着镜头的,即是我们很多人可能抗争的过程,包括我们上法庭,很多记者、很多镜头会对着我们,但是“鸠呜团”让我们最尊敬的地方,就是默默地、每一日都在这里守候着香港、守候着我们的信念。

政府打压无分泛民本土各阵营应合作

陈健民坦言,雨伞运动之后,最令他沮丧的其中一个地方,是见到民主运动内部有很大的分裂,尤其是对于民主运动的终点各有不同看法,究竟是争取普选还是香港独立,抗争的手法应该是勇武仰或爱与和平,内部争拗非常严重,甚至比与建制派及政府的争吵更激烈。

陈健民认为,随着时间过去,民主运动不同路线应该多些宽容及理解,因为政府的打压无分泛民及本土,大家应该携手合作争取民主。

戴耀廷指鸠呜团同犯散播希望罪

另一位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发言表示,最近要应付因为雨伞运动被控煽惑及公众妨扰等罪名的审讯,回想很多事情以及写书,他坦言有很多人对争取民主感到灰心、失望,亦很难期望每个人都保持抗争的热度。

戴耀廷表示,“鸠呜团”的角色就是在香港这个艰难的时候,抗争的火不会熄灭,亦会周围去燃点别人抗争的心火。戴耀廷又表示,“鸠呜团”跟他一样犯了 “散播希望的罪”,未来香港的民主路不知道还有多远,但是今年11月底的区议会选举,相信泛民可以再进入进攻期。

戴耀廷说:我想是1,500日,我真的不知还要几多日,香港才可以再次在民主路上可以继续走,但是我想在这个艰难的时候,就要有一班人要守着。这也不是完全守的,因为已经2019年了,还有11个月而已,11个月之后就会到区议会选举,我知道这里有些已经在准备选举的事情,那时候我们又再进入进攻期了。

泛民应突显本土议题关心地区工作

戴耀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本土派不像泛民,他们没有特定的代表人物可以做到两派的 “巨头”坐下来谈,他认为泛民应该在未来的选举当中,突显清晰的本土议题,而本土议题也不只局限反水货,可能很多本土派支持者其实是关心一些很实在的地区工作及利益,这些本土议题或者意识,他相信今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可以让泛民及本土派或者本土意识的人士交流。

谭凯邦指未来民主运动是抗赤化

长期关注反水货客及中国自由行游客逼爆各区问题的新同盟荃湾区议员谭凯邦发言表示,未来的民主运动应该是 “抗赤化”及 “抗共产党”的行动,他认为应该由个人做起,也应该思考运动的未来。

谭凯邦表示,日常生活 “抗赤化”,可以不用中国的 “支付宝”,不搭中国资金的 “香港航空”等等,而民主运动的方向,应该要思考运动的价值及方向,如何与受众即是市民的生活扣连。他也认为今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是关键一役。

鸠呜团成员彰显香港人不放弃

“鸠呜团”成员钱小姐发言表示,“鸠呜”精神就是 “毅力过人”,他们坚持撑起代表雨伞运动的黄伞,持续1,500日的抗争,是要彰显香港人 “不放弃”的一点火焰,也是香港社会抗争界的缩影,都会有很多不同意见的人士在这里,但是“鸠呜团”同社运界很不同的就是,他们可以包容不同意见,。

钱小姐说:起初的阶段就是不愤,就是要向着你这个政权显示我们的不屈服,到中期的时候其实都是觉得有一个责任,因为就是在所有平台清场之后,我们觉得在这里我们还可以每晚站出来,撑起这把黄伞,去显示我们无放弃、香港人无放弃的这一点火焰,去告诉全世界,这一点我觉得是一个责任。

钱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有邀请本土派人士参与“鸠呜团”1,500日街头论坛,但是对方没有出席,她认为其实泛民或者本土,争取民主都是为了香港人的利益,双方应该不会有冲突。

钱小姐又表示,去年当局因为噪音问题,取消有18年历史的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专用区,对“鸠呜团”的街站影响不大,他们会设在靠近行人路边的位置,也有构思新的抗争方式, “冲出菜街”到全港各区摆街站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