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香港民主派初选投票人数胜预期 市民表达对港版国安法不满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右四)、前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右二)、现任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左一)等人组成的抗争派及国际战线初选参选人,7月12日下午在美孚地铁站出口,为参选九龙西的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右三)摧票。 (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一连两日的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星期日晚9时结束,主办单位在深夜11时公布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远超预计的17万人。有候选人表示,这次民主派初选是北京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第一次民主选举,香港人用行动去战胜恐惧,让世界见到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有投票的市民表示,是对港版国安法的不满,因为这条法例的覆盖面太大,令香港出现寒蝉效应及文字狱等情况,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由民主派组织民主动力以及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统筹及协调的民主派立法会初选,7月11及12日一连两日举行,协调5个地区直选以及”超级区议会”、卫生服务界两个功能组别的候选人,参与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争取民主派史无前例的35+过半数议席。

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远超预期

这次民主派初选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30日通过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第一次民主选举,主办单位统计,第一日的投票人数超过23万人,已经超出选前估计的两日合共17万人投票,多区出现排队投票的人龙。

香港民主派初选超过60万人投票 市民表达对港版国安法不满
香港民主派初选超过60万人投票 市民表达对港版国安法不满

参与初选投票的市民星期日(7月12日)仍然非常踊跃,截止下午5点有超过44万人投票,各阵营的候选人亦积极宣传,希望更多市民投票,令这次初选更有民意代表性。投票时间由上午9时至晚9时,主办单位深夜11时公布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远超预计的17万人约3.5倍。

这次初选竞争激烈,反映香港民主派的光谱在反送中运动之后更百花齐放,尤其年青的抗争派及本土派素人冒起,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夺得多个议席之后,进一步加入立法会选战的行列,挑战传统的民主派政党,在九龙西寻求连任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黄碧云,以及在香港岛占据立法会议席20年的公民党都宣布告急。

投票市民指可能是”最后一击”

在九龙西美孚选区参与民主派初选投票的陈太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投票除了表达对实施港版国安法的不满,也是为自己及下一代发声,就算明知道自己支持的民主派初选候选人,未必能够参与正式的官方立法会选举,都要出来投票,她认为这次香港人积极投票,可能是“最后一击”。

陈太太说:“我觉得算是、大家都是最后一击那样,所以大家都愿意出来,因为其实这个是老实讲你选了出来没有什么约束力的,即是只不过大家一个最后抗争或者争取的一步。即是想告诉政府,大家都是想维持到一国两制,或者大家都是需要、香港是需要民主。”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九龙西美孚投票站以活动隔板设在行车天桥底,避免受到业主或者政府部门干扰。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九龙西美孚投票站以活动隔板设在行车天桥底,避免受到业主或者政府部门干扰。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温和可能不再在香港适用 支持抗争派

年约40岁从事文职的陈太太与丈夫带同两岁半的儿子一同投票,他们两夫妇都表示会支持抗争派。

陈太太说:“现在这一步应该我都是支持抗争派多(些),因为好像传统的泛民起不到什么作用,即是在发声、各样事情,即是温和已经不再是在香港适用的争取民主的一个手段,好像(是)。”

投票对港版国安法表达不满

40多岁从事金融业在九龙西美孚选区参与民主派初选投票的黄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投票是表达对实施港版国安法的不满,这条法例的覆盖面太大,令香港出现寒蝉效应及文字狱等情况,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黄先生说:“国安法(实施后)很多人表面上、即是香港(人)现在不敢说话,其实大部份市民心里面都、即是我自己觉得我很多朋友里面不敢讲,但是其实是不同意,但是简直讲都不敢讲,因为现在那个国安法的注解、那个注释是无限阔的,亦都不是一个机构去做注释,而是每一个政府官员都可以按自己的理解,按自己的意愿去做注释,究竟这个国安法的覆盖面有多大,所以根本现在是随时讲任何一句说话、见任何一个人,都有犯法、被禁,即是好像我们以前读中国历史那样,文字狱、动辄得咎,即是动不动就会被人抓去不知道那里,可能父母、子女突然之间你又不见了。”

给年青人更多机会支持抗争派

黄先生与太太一起投票,他们都支持年青的抗争派,因为传统民主派在议会很久,他们无信心未来4年传统民主派可以对立法会的生态带来任何转变。黄先生又表示,他是一个开明的人,希望让年青人有更多机会将新思维带入议会,他说这种情况在去年11月底的区议会选举已经出现,美孚选区有年青素人击败连任多届的区议员,为该区带来新的气象。

黄先生说:“现在我们见到新一派我们在美孚南这边,以及整个美孚区,有新的(区)议员上阵之后呢,他们都是年青派的,年青派他们、见到他们相对以前上一届那个区议会,这边的区议员是积极很多,即是无论他成功与否去争取某一些民主、一些社区的项目也好,但是我见到他是很积极、很用心,虽然可能有些政府的制肘,或者地区上其他市民不是太同意,但是起码在我眼中,见到他们勤力(劳)的、有付出的、有热诚的,我本身为人都希望能够给他们机会。 ”

区议员指市民不想将来变大陆生活方式

负责美孚民主派初选投票站工作的当区区议员伍月兰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选投票人数远超预期,反映香港人心不死,对香港政府已经完全不信任,她又表示,很多投票的街坊都是表达反对港版国安法,因为不想香港的下一代变成中国大陆的生活方式,争取机会发声。

伍月兰说:“街坊就是觉得在现在来讲,他们觉得有一分力他出一分力,因为他觉得如果我们帮他发声的人,这一群人消失的话,他们就是下一代会面临好像(中国)国内的生活那样,即是大家营营役役,吃饭、睡觉、读书,可能你读书就在说假话,你跟着工作你就要拉拢上级,每日'讲大话'(说谎),即是你不可以过一个人的尊严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个就不是他们的选择。”

负责民主派初选美孚投票站的公民党深水埗区议员伍月兰表示,市民投票表达不想香港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变成中国大陆一样。 (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负责民主派初选美孚投票站的公民党深水埗区议员伍月兰表示,市民投票表达不想香港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变成中国大陆一样。 (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张昆阳:香港人用行动去战胜国安法恐惧

代表抗争及国际线的参选团队出选九龙西的张昆阳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民主派初选是北京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第一次民主选举,香港人用行动去战胜恐惧,远超预期的投票人数让世界见到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

张昆阳说:“外国不同的一些媒体都形容今次的这个(民主派)初选,就是国安法(实施)之后,第一个直接的民主选举,他们都很期待香港人会怎样回应,怎样去反驳这些中共的一些论述,所以今次在国安法下我呼吁各位香港人,用行动去战胜恐惧,一定要出来去投票,让世界知、尤其让共产党知,香港人吓不怕、我们香港人打不死。”

市民投票表达对国际战线支持度

张昆阳表示,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在香港推动国际战线有很多限制,例如不可以再进行国际游说及呼吁国际制裁等,但是他认为国际战线仍可以有香港本地及国际的分工,因为香港要继续成为一个国际都会,就不能够切断国际交流。

张昆阳又表示,就算他胜出初选后,入闸参选官方立法会选举都有可能面临被DQ(取消资格),他认为市民在初选支持他们的团队,都是对国际战线表达支持。

张昆阳说:“因为你每投我一票是代表你对国际线的肯定,亦都是代表例如我或者黄之锋这些好明显是受国安法会牵连的人,如果政权未来DQ我们也好,或者抓我们去坐牢都好,记住他们不只是拘捕一个张昆阳,或者抓了一个黄之锋这么简单,它是抓了或者打压了我们背后所代表、几千或者几万个市民,所以我们的民意洗礼是绝对重要。”

传统民主派候选人告急

代表公民党接棒现任港岛区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出选的东区区议员郑达鸿,星期日下午宣布选情告急,公民党创党党魁余若薇为他站台时表示,公民党由她在2000年开始在港岛区长达20年的立法会议席,今年有可能中断。

公民党创党党魁余若薇(左二)、现任公民党港岛区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右二)等成员,7月12日下午在港岛区柴湾替该党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港岛区候选人郑达鸿(中)站台,他们宣布选情告急,公民党有可能失去连续20年的港岛区立法会直选议席。 (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公民党创党党魁余若薇(左二)、现任公民党港岛区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右二)等成员,7月12日下午在港岛区柴湾替该党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港岛区候选人郑达鸿(中)站台,他们宣布选情告急,公民党有可能失去连续20年的港岛区立法会直选议席。 (摄影:美国之音汤惠芸)

郑达鸿接受美国之音提问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选投票人数远超预期,反映香港人对实施港版国安法的不满。

郑达鸿说:“而今次民主派初选就是正正在国安法通过之后,一次最大型民意的检验,所以民意出来去投民主派,就很明显对于国安法是有一定的扣连的,亦都可以让当权者看到民意的力量,究竟国安法完全没有问过市民这样通过,市民是会有多么不满。而譬如昨日(7月11日)的(投票)票数,你对比戴耀廷教授原先预估的一个票数,其实都已经多出了很多,所以我预料是有更加多人是会就着国安法的不满,是会出来表态。”

郑达鸿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选选情紧凑,主要是由于没有民调估算,很难估计真正的选情,以往公民党就算有民调都是”高开低收”,所以今次在没有民调的情况下,选情更难预计,希望公民党能够保持在港岛区长达20年的立法会直选议席。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