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8 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香港抗争新动向 组织工会是出路?


香港抗争新动向 组织工会是出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2 0:00

香港抗争新动向 组织工会是出路?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持续了7个月, 最近有多个新工会正在成立。在大大小小的抗议活动上,包括1月1日元旦大游行活动,经常可见新工会招募新会员和进行宣传的街站活动。

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主席吴敏儿解释说,工会的兴起是由于几个月来香港抗议者已经尝试过各种方式,现在可能到了应该增加新的抗争方式的时候了。

她说:“从11月份区议会选举前后人们开始思考如果选票是有效的,在和理非当中可以好好善用,下一个可以利用选票的选举平台包括立法会选举劳工界的议席,还有两年后特首选举委员会有60个劳工议席,还有每两年应该有的劳工顾问委员会的选举等等;大家都清楚现在所谓劳工的代表其实不真正代表打工儿女的声音。”

吴敏儿还说:“如果我们真的希望有力量的话,在街上曾经发动过两次,8月5号和9月2号、3号的三罢,罢工、罢市、罢课;以往几次的成效不太明显。如果多一些工会发动, 多一些工人因为工会呼吁而参与, 会不会成效比较明显,可以持续抗争下去的时间再长一些?”

职工盟说,最近有四十多个新工会成立,正在向政府办理登记手续。

在旺角街头,新成立的制药及医疗仪器业界工会筹委会成员钟先生。

他说:“首先一来业界暂时没有一个很强大的工会可以代表我们。就过去大半年所发生的事,我们都觉得在工作上可以组织到大家,团结到大家的一个平台。所以我们就会想要筹组工会,一来想团结业界,争取福利。二来都希望可以为了民主公义社会发声,团结大家共同理念的同事、同行、同业。我们可以帮香港发声。 ”

钟先生认为抗议走到目前阶段,成立工会可以说是一个出路。

他说:“自从区议会选举之后,其实就见到政府没有任何表态,甚至越来越漠视民意。我们可以做的,其实很多东西都继续做,但是未见到任何进展,我觉得工会是一个我们之前没有做过的一个举动、策略。我相信,我们希望成效是有的。但是这个准备工作,是非常重要和需时。而这一刻我们都在准备不同准备工作。”

许多新工人领导人认识到要壮大规模,改变人们对工会的态度还需要时间,不过他们致力于改善工人的权利,并且以组织大罢工为长远的目的,向政府施压,回应民众的诉求。

香港社会主义行动干事林子龙认为罢工、瘫痪经济是出路。

他说:“大家尝试过比如说跟警察在街头上的冲突、罢课、组人链,各种的抗争方式。但是罢工是一个很不同的武器,因为它是真的有经济实力去推动一场罢工。推动罢工的话,他是真的会停止城市的运作,瘫痪我们的经济。这样的话,那个力量是跟其它所有的方法是不同的。”

林子龙说,表示,运动过去就强调要“流水抗争”,不要有任何的组织。

他说:“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是我们没有组织是不行的,因为警察、独裁政权,他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他们有三万人,我们有两百万人,但是他们很有组织,他们很有钱。不单单是警察,还有法庭等等机关。所以我们也需要组织起来,工会就是这样一个组织最好的开始。”

在中环的一个集会上,志愿工作人员杰克正在发放『二百万三罢联合阵线』传单,传单上写着“组织工会 全民罢工”,他们的目的是先建立各行业的工会组织,扩大规模,发起三罢。

杰克说:“大罢工一方面是要告诉政府,我们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因此,我们试图通过大罢工来表达自己,并告诉他们劳工阶层对香港的局势非常担忧。另外,我们也希望为政府制造经济,因为很多时候政府只关心经济。”

社会主义行动干事林子龙强调, 罢工不单单是挑战政府,也是挑战财团、老板。

他说:“我们现在也很明确看到香港的财团是绝对不会支持香港的工人去罢工、反送中、反对政府。他们会站在独裁政府一边去打压我们。所以未来的罢工是跟八月九月不同的,它一定是反对香港的财团,反对财团的白色恐怖。如果我们不克服这一点的话,这场罢工是很难成功。”

组织新工会也面临政府打压。香港职工盟主席吴敏儿说政府非常害怕工人的力量凝聚起来。

她说:“他们最不希望见到人们集合起来,增加力量。但是如果你不解决已经存在的问题,人们会不停地想办法去寻找力量。抗争永远不会停止。香港政府已经磨练了香港人五、六个月,越磨练越来坚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