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1 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戴耀廷遭港大解雇 香港学术自由走向终结?


资料照: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继“占中运动”大台主持、泛民立法会议员邵家臻(Shiu Ka-chun)因“政治打压”不被大学续聘后,争取“真普选”的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Tai Yiu Ting)教授星期二也遭香港大学解雇。有分析表示,虽然戴耀廷被解雇不是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的直接产物,但却是中共近年加紧压缩香港学术自由的结果,而“港版国安法”更是对香港学术自由有极大的负面肃杀影响。

戴耀廷遭港大解雇 香港学术自由走向终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4 0:00

“一国两制”成“一国一制”

由亲中派控制的港大校委会7月28日晚间决定解雇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港大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陈祖为(Joseph Chan Cho Wai)称港大的决定使戴耀廷成为“公民抗命的殉道者”。

戴耀廷本人随后在脸书上发文,批评辞退他的决定是由港大以外的势力透过其代理人作出,标志着香港学术自由的终结。戴耀廷强调,如果还有人怀疑“一国一制”是否已降临到香港,相信他的个案足以释疑。

戴耀廷还表示,香港学术机构的教研人员再难自由地对公众,就一些政治或社会争议发表具争议的言论,再也无法免受内部及外在的干预。

曾是港大校委会成员的陈祖为教授在社交网站上还表示,港大赔上了声誉,在国际学术界将抬不起头。这将成为港大历史无法洗脱的重大污点。

港大的历史耻辱

戴耀廷2013年在看到中共当局可能背弃香港普选承诺后,提出以“和平占领中环”的方式争取基本法承诺的2017年特首选举的“真普选”,2014年爆发的“雨伞运动”也融入了戴耀廷的倡议。

戴耀廷因发起“占领中环”运动,2019年被判“煽惑他人公众妨扰”及“串谋公众妨扰”罪,获监16 个月。但他随后获准保释,等候上诉。

据港媒报道,港大教务委员会7月上旬开会后向校委会提交报告,认为戴耀庭因“占中”被判入狱属“行为不当”,但不构成充分的解雇理由。

戴耀廷星期二(7月28日)晚回复美国之音记者的询问表示,他已经做了公开声明,目前没有什么补充的。

据最新消息,戴耀廷7月29日在脸书上公开提交给港大校委会及教委会文件,其中给校委会的书面陈词表示,港大教务委员会早前建议保留其教席,认为校委会没有理由不跟从,校委会没有“好的因由”终止对他的聘任。

戴耀廷还说,决定向港大校监,即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提出上诉,强调不会让特首在伤害香港学术自由的事上置身事外。至于是否会提出司法复核,仍有待与律师团队磋商。

香港学术自由再受重创

香港教育界功能组别的立法会议员叶建源(Ip Kin-yuen)对美国之音表示,戴耀廷副教授被解雇是对香港大学学术自由声誉的又一次重击。

他说:“标志了香港大学学术自由的又一次的严重的摧毁,是个很大的打击。”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Joseph Yu-Shek Cheng)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港大解雇戴耀廷不感到惊奇,因为自6、7年前梁振英任特首时就开始任命亲中人士充斥包括港大在内的大学校委会,致使香港的大学在学术自由和自主上开始走下坡路。

他说:“本来大学的校委会一般是不管大学的行政的,主要是监测大学的运作。但是你看到戴耀廷事件呢,校委会是明确地反对教委会的决定。大学里头的教职员对戴耀廷是同情的,赞成保持他的教职。但是到了由亲中阵营主导的校委会,他的教职就没有办法保留了。”

国安法带来“寒蝉效应”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某大学的教职员告诉美国之音,尽管戴耀廷事件以及7月27日的立法会议员邵家臻不获浸会大学续聘讲师教职与国安法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外界都明白,这两起事件的最终结果,一定是受了国安法很大的压力、很大的影响。

他说:“戴耀廷说得非常对呀,‘一国两制’现在就已经是‘一国一制’了嘛,哪还有‘一国两制’呀。这对学术自由是个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各位教授、讲师就得掂量一下,他们两人的结果,那以后我也得小心点。有些话我以后就不说了,有些活动就自己取消了。这种自我阉割、自我设限在内地是非常常见的,现在香港也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红线”虚无缥缈 港学者人人自危

在谈到“港版国安法”对香港整体学术自由的肃杀影响上,曾是香港教育大学讲师的叶建源表示,他对国安法限制和削弱香港的学术自由是非常担心的。

他说:“国安法的出现可能会带来新的影响,(现在还)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个阴影是非常大,因为国安法涉及几个方面,尤其是这个煽动呀,把这个学术自由的范围减少和削弱。那这个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大家还不知道它的红线究竟是怎么样的时候呢,就会倾向于自我审查,对学术自由就是自然而然地形成削弱。”

郑宇硕表示,过去6、7年以来,随着特首在大学中安插亲中阵营人士,大学中教职员在职务提升、续约续聘、研究课题、经费申请等方面就开始受到极大的压力,不能公开表态支持民主派、反对政府或者北京。而国安法实施下,这种压力更严重,从过去几个月极少大学学者出来评论国安法就可以明显看出。而国安法范围广、定义含糊,公众不知红线在哪里,更是令人生畏。

他说:“国安法出台后这个压力就更大了,这个是明显的。因为国安法有关条文非常含糊,范围很广。要是你煽动对这个政权和领导人的仇恨,那你也是犯了国安法。大家就是说了,要是我说一些批评,是不是也算是煽动仇恨呢?所以,大家宁愿都不触碰这个红线。”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某大学的教职员告诉美国之音,他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前后与本校及外校的教职员有很多接触,私下交换意见,感到普遍有种恐惧,因为大家不知道国安法的底线和红线在哪里,哪些话能说,哪些不能说。

他说:“国安法到底对于学术会影响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现在是一个巨大的问号。比如说,国安法生效没过几天,康文署就要求公共图书馆把陈淑庄、黄之锋、陈云(非建制派人士)的几本著作就给收起来了,说要审核,审核后再说。这是因为康文署也不清楚国安法之下这些书会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所以先收了再说。”

剑悬头上 香港学术自由前景堪忧

这位匿名人士表示,大学及其教职员也面临对国安法界线在哪里不是很清楚的困境。

他说:“对于大学来说,对于教授来说,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大学的图书馆也有这几个人的书,要不要也先收起来审核呢?没人清楚,没有指引。对于教授,研究一个课题,不管是大陆、香港、香港各个派系、政治力量等等,学术研究本来就没有禁忌的,是开放和自由的。但在国安法之下,他们也不清楚过去可以讨论的敏感话题、有争议的话题,还能不能敞开讨论了、研究了,还可以不可以自由写作了。这些都是未知数。”

这位人士表示,国安法本身就有很大的空间和弹性,这就带来很多不确定性。

他说:“这个就像悬在每个人头上的一把剑。你过去可以非常开放自由地做研究、做学术。现在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了,开始设限了。这对于搞学术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杀伤力。”

没有学术自由 哪来研究成果可信度

他透露,他接触到的一些外籍教授都人心惶惶,在考虑离开香港。而香港本地的不容易离开,则非常抑郁,不知未来前途如何,只得观望下去,实在不行了才找出路。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学者还表示,学者和教授们还担心,在国安法下失去言论、新闻和学术自由的情况下,他们继续搞课题研究,尤其人文社会政治方面的,他们的研究“成果”还有多少可信度。

他说:“国安法生效了。香港理所当然地被外界看成是一个学术自由被极大压缩的地方。如果你还留在香港做研究,你的海外同行可以会质疑你,你还呆在那么一个不自由的地方,你的学术有没有独立性?那你的研究是客观中立的吗?就像外界质疑内地学者发表的研究,那些‘成果’,可能是客观的吗?”

香港学术自由走上终结之路

戴耀廷在回应被港大校委会解雇时表示,这标志着香港学术自由的终结。这位匿名人士表示,目前说还没有到终结的程度,但是香港目前在走向那个死亡的终点。

他说:“因为还没有铺天盖地大规模地迫害。现在是有几个案例出现。如果像戴耀廷、邵家臻这样的案件越来越多,稍微做点‘出格’的事情就这么严厉处理,那就真是终结了。”

这位匿名人士还表示,目前香港本地和内地来的许多学者都在观望国安法的具体实施情况,看几个典型的被国安法起诉案例的出现,罪名是什么,到底指控犯了什么事情,判了多少年。这些有指标性的案例出来了,大家就知道这个边界在什么地方了,知道哪些话是不能说了,哪些事情是不能做了。同时,也要决定是走还是留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