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9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民运“小强”新冠离世,“墙内”为何如此热闹?


丁建强参加在UCLA举行的悼念李文亮活动资料照。(美国之音2020年2月17日)

12月21日,经常被人称为“小强”的民运人士丁建强,因新冠肺炎在“洛杉矶县综合医院(LAC-USC Medical Center)”逝世。丁建强本不是大名人,他的离世却引发“墙内”中国媒体广泛反响,并获得从墙内延伸到墙外的巨大关注。这些反响和关注的总体导向是把他定义为“跪美者”,恶言相向并弹冠相庆,庆贺他感染病毒,更庆贺他英年早逝。

丁建强是谁?

丁建强的生命休止符画在55岁。他原本患有肾衰竭,每周在医院透析两到三次。今年开始洗肾之前,他经常拿来调侃自己的轶事是:“每次医生看到我的指标,都吃惊地问我,‘你怎么还活着?!’”

丁建强随时准备抵达生命的终点。不过,他没有料到,自己会像许多艺术家一样,将在身后名声大噪。

法律学者郑存柱资料照。(图片由本人提供)
法律学者郑存柱资料照。(图片由本人提供)

法律学者郑存柱在推特中这样评论:“21日之前,国人不知道丁建强是谁。感谢微博、知乎、今日头条和有关大V的友情宣传,现在很多人知道了丁建强先生。”

“中国民主人权联盟”说:“丁建强弟兄于八九年在上海参加学运后被通缉入狱,多年来从未停止过为中国民主的努力。”

郑存柱告诉美国之音,丁建强早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因参与六四而长期受到政府迫害,无法正常生活,于2014年逃到美国。他去世前,仍在等待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不过,他却得以享受美国政府的全额医疗保险。

网名“一剑飘尘”的推文认为,许多类似丁建强的人为了追求让中国美好的理念而牺牲了一生:“我是今天看新闻,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说,中国存在不少这样一直坚定而默默无闻的反共勇士。”

猛火攻“强” ,官媒罕见报民运

《环球时报》旗下的公众号“补壹刀”,26日在题为“跪美者之死”的文章中称:“丁建强死之前可能都没有料到,自己会因为感染新冠肺炎丧命。在他的社交媒体推特中,几千条推文中只有两个核心词:‘反华’和‘舔美’。”

“跪美”一词新近流行,源于新华社12月16日题为“‘崇美’‘跪美’的软骨病得治”的署名文章。该文称,“崇美、跪美者,往往是逢美必捧、逢中必贬”,并且警告说,有些人“艳羡美式民主”、“吹捧美国人权现状”、“夸大美国制度的修复能力”,等等。

郑存柱对美国之音说:“老丁尽管没有名气,对中共也没有威胁,不过,却符合他们所称的‘跪美者’的标准,所以国家机器就开动起来了,通过鞭鞑丁建强这个‘敌人’,攻击美国的民主和价值观。”

与此同时,辅助宣传机器和墙内外的红色自媒体也随着节奏而动。

有上百万订阅的自媒体北美《留学生日报》22日刊文,大量使用丁建强生前的推特贴,称丁建强“辱骂祖国”,并说,美国目前疫情严重,“美国国会却还在忙着发钱,通过了一个9000亿美元的法案……生命和自由却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23日在红歌会网刊文,说丁建强是“海外著名反华公知……在社交媒体上恶毒攻击中国,现在死于新冠,也算求仁得仁”。

梅新育推断,追求民主反对独裁就是“反华”;批评政府就是“恶毒攻击中国”,于是,对丁建强这位“政治不正确者”的逝世表达了克制的庆幸。

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委员会主席陈维明资料照。(美国之音,2019年9月)
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委员会主席陈维明资料照。(美国之音,2019年9月)

微博帐号有600多万关注者的“地瓜熊老六” ,12月22日也就丁建强去世发表评论,称:“虽然大家讨厌方方,但是,方方目前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但是,河山硕(丁建强)已经属于赤裸裸的敌我矛盾了。”

据称,“地瓜熊老六” 真名刘鲁东,是带编制的网评员。

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委员会主席陈维明说,丁建强不是知名民运人士,他的去世却引起了中国方面如此大的反应是“很不正常的”:“中共的外宣,对海外民运人士对正义、民主、自由的追求,从来就没有过报道,都是被消音的。”

陈维明认为,现在海外民运人士因新冠逝世,中国方面如此关注,就是因为“幸灾乐祸”。

党文化灌输到儿童,残缺无人性始于早教

在丁建强推特上幸灾乐祸的推文。(图片来自河山硕推特账户)
在丁建强推特上幸灾乐祸的推文。(图片来自河山硕推特账户)

笔者看到,丁建强推特中的跟帖部分,为他的离世弹冠相庆的评论成群结队,“哈哈”声不绝于耳。这些评论没有掩饰自己来自墙内的身份,也不掩饰对独裁的夸赞和臣服,以及对自由民主的仇恨。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博士对美国之音说:“丁建强弟兄因为中共病毒过世,中共网军、五毛幸灾乐祸,突破基本人伦底线,无需谈言论自由和政治观点问题,基本人性都是泯灭的,很悲哀。其实,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也是死者为大,尊重逝者是基本人伦。”

傅希秋还说,老丁又不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知名的头号敌人,不过是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死后都要被中共如此文攻武斗。中共党文化、马列意识形态,不仅仅是对一代人而是对几代人的摧残……灌输一直到儿童,让他们产生残缺的毫无人性的心态。

耿冠军参加声援王炳章的同囚活动资料照。(2020年6月18日,美国之音)
耿冠军参加声援王炳章的同囚活动资料照。(2020年6月18日,美国之音)

推特名为“直接民主”的耿冠军告诉美国之音,他也感染了新冠,22日凌晨收到阳性检测结果之后,立即在社交群里提醒大家。

他说:“前一天丁建强的事儿刚刚被他们引爆,现在又出来一个,高兴得不行,说我们要‘被团灭’,开始在我推特上骂,24小时达到五万多点击。”

《环球时报》旗下公众号“补壹刀”,在上文提到的26日的文章中说:“被网友发现的又一个在美国感染新冠的反华分子,网名叫‘直接民主’。从推文中可以看出,他与丁建强是认识的。”

“补壹刀”在文中说,耿冠军“ 一边‘舔美’说,在美国治疗新冠肺炎不用花一分钱,而且是医院催着感染者去医治,另一方面自己却生扛着不愿意去医院” 。

民运人士耿冠军在社交群发布新冠检测阳性的通知。(图片来自耿冠军社交账户)
民运人士耿冠军在社交群发布新冠检测阳性的通知。(图片来自耿冠军社交账户)

耿冠军告诉美国之音,他有医疗保险,但是,可以选择自主隔离,既不会被医院拒绝治疗,也不会被有关部门强行抓走、强行治疗,或者强行封门。

他说,那些拍手称快的人“心理阴暗程度比较高,听说特朗普感染了欢呼,听说民运的感染了也欢呼。”

据称,耿冠军当时发出的检测阳性通知,现正在国内热传中。这个通知这么说:“午收到的,复查结果。两页,阳性。须告诉大家,但一点不意外。我之心不死的蛆们,欢呼吧!”

韭菜捍卫镰刀的锋利,不知共产意识注定残酷

媒体和网民对民运圈感染新冠的谩骂和欢呼,基于的名正言顺的理由是,这些人是“民运分子”,是“反华分子”,是“跪美、舔美者”,因此“罪有应得”。

郑存柱对美国之音说:“其实我们因为爱中国才批评政府,对政府和统治者歌功颂德的行为其实是在害中国。我们试图让中国成为一个美好的国家,让她获得应有的文明和价值观,实现民主。我们因为有这样的追求在中国无法生存,所以才来到美国……当年的孙中山也被清政府说是卖国。”

“对华援助学会”创始人傅希秋博士资料照。(美国之音2020年9月)
“对华援助学会”创始人傅希秋博士资料照。(美国之音2020年9月)

傅希秋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党文化和无神论者的思维中,残酷是必然结果;中共相信的就是对敌人像冬天一样残酷无情,连自己的建国元勋刘少奇,被打成敌人之后,也完全丧失人的权利;只要被视为异己,不隶属于一个阶级,后果就是相同的,“薄熙来又怎样,周永康又怎样,现在看起来马云又会怎样。”

傅希秋说,这个规律不仅仅是在中国如此,无论是柬埔寨的波尔布特,还是前苏联或者东欧共产国家,都视人命如芥末,“如果你挡了道,肯定会被碾死,而且碾死一万年,尸骨无存。”

傅希秋说,推行马列、共产、无神论的这些国家,共性都是没有人权、都是与普世价值为仇。在他们眼里,权力才是最终目标,人是没有价值的。

在美国,法律规定,死刑犯被行刑之前需要体检;死刑犯必须身体健康才能被执行死刑。这是为了避免受刑人因为被行刑而经历不必要的痛苦。

讽刺丁建强逝世的推文。(图片来自河山硕推特账户)
讽刺丁建强逝世的推文。(图片来自河山硕推特账户)

最近开播的电视连续剧《大秦赋》引发广泛议论。有网友这样评论:“商鞅被车裂,白起被刺死,韩非被李斯陷害毒死……秦始皇暴毙,儿女被胡亥杀了,胡亥被赵高杀了,赵高被子婴杀了,子婴被项羽杀死……请问大秦帝国里面谁是赢家?”

有网友回答:“秦人不幸秦政幸,秦政有幸谁不幸?”

傅希秋说,中美之间不是两种文明的冲突,而是野蛮与文明的对峙。

有讽刺者说:“见上帝,这是河山硕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的确,网名河山硕的丁建强,用自己的不幸早逝,把共产意识的非人性全面引蛇出洞,并让其大步裸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