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5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国际特赦:德国庇护港人说明香港“言论自由崩溃”


国际特赦旗帜

德国为两名被香港法院指控的人士提供难民身份。国际特赦组织表示,这是香港言论自由崩溃的结果。与此同时,中国也对事件表明立场,亲中团体到德国驻港领馆外抗议。

国际特赦:德国庇护港人说明香港“言论自由崩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54 0:00


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和成员李东升获得德国难民身份消息公开后,舆论广泛关注。由于事件刚刚披露,加上香港目前围绕《逃犯条例》修法的争端持续升温,这起庇护案的效应仍在发酵。

针对这次事件,5月23日(星期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说,香港是一个法制社会,公民权利得到充分保障。我们敦促德国政府尊重香港的法制和司法,停止以任何手段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另外,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就事件日前发出的新闻稿说,“因为政见而在香港受迫害,继而获得难民身份,近年没有先例。今次个案凸显香港言论自由迅速崩溃,同时显示政府为压制批评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香港工联的抗议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工联的抗议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资料显示,黄台仰 (Ray Wong Toi-yeung),25岁,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本土化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也是2016年旺角冲突领导人之一。2017年11月,他在保释候审期间离港,后被警方通缉。他在辗转到达德国后,2018年5月获得难民资格。

李东升(Alan Li Tung-sing),27岁,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创党成员,也参与旺角冲突,后在保释候审期前往德国,受到香港警方通缉。2018年5月获得德国难民身份。这一消息5月21日为外界所知。

针对上述两人获得德国政府给予的难民身份一事,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对于香港(政府)现在发言的独立性和言论自由,一些外国政府已经开始质疑,对香港政府保护市民表达自由和维护法制的信心正在减退,并且产生顾虑。”

苹果日报星期四说,德国政府此举表明,德国曾多次支持港人争取民主,而不惧怕“开罪北京”。德国此举是以行动,对北京侵蚀香港一国两制表态。

报道说,黄台仰和李东升之所以选择前往德国避难,是因为对比其他西方国家,德国在坚持人权和民主立场上更加坚决。

国际特赦的新闻稿还说,“香港政府日益滥用法律,压制民主、自治等敏感议题的讨论。香港当局要停止这种阻吓人们合法行使言论自由权利的做法,如此一來便沒有其他人觉得,自己要到海外寻求庇护”。

黄台仰和李东升在获得德国给予的难民身份,进一步提升目前对有关《逃犯条例》修法争议的关注。苹果日报援引他俩的话说,“我们未必是最后(出走)的两人”。对此,谭万基说:“我们的立场是,香港政府现在应该把《逃犯条例》的修法先撤,然后再做公众以及与外国政府等利益相关方的工作。反正我们看不到,(政府)为什么要那么急,那么赶。”

香港工会联合会2019年5月23日在德国驻港总领馆外举行抗议活动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工会联合会2019年5月23日在德国驻港总领馆外举行抗议活动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在另外一方面,星期四下午,香港工会联合会前往德国驻香港总领馆抗议,反对德国政府给予黄台仰和李东升难民庇护身份,称这两个人是“暴乱罪犯份子”。

该组织散发的新闻稿说,特区政府是依据《基本法》处理和管理香港本地事务,其他国家无权,也不应干涉,故要求德国政府不应再包庇暴乱犯罪、看清事实,重新检视上述“难民”身份案;同时希望特区政府积极跟进,并且向德国方面提出严正交涉,德方应配合,移交两人返港。

针对黄台仰和李东升难民庇护案与目前《逃犯条例》修法的关系,香港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对美国之音表示:“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是一个逃犯的问题,也不会对《逃犯条例》修法产生影响。”

2019年5月23日,德国驻港领事馆官员接过抗议团体的信函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5月23日,德国驻港领事馆官员接过抗议团体的信函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德国驻港总领馆官员出面接受了抗议者递交的抗议信,没有予以置评。

黄台仰和李东升难民庇护案是否显示德国对香港法制失去信心。对此,香港律政司司長郑若骅星期三拒绝回答。另外,香港警方回应媒体查询时说,黄台仰和李东升所涉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故不做评论。一般认为,香港警方会按照有关途径,追查嫌疑人下落,并采取归案行动。

另有报道说,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可能正在处理另外一宗港人庇护案申请。如果获得通过,将是第三名香港人在德国的庇护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