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2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北京加强对香港及香港新闻的控制


香港民众820大游行抗议政治检控 (美国之音记者 海彦拍摄)

在北京的支持下,香港政府对抗议者实行了更严厉的打压。香港各大学校园成为战场。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当局对中国大陆的民众实行更严密的新闻封锁,加强有关香港的官方宣传,并采取明确的措施推进香港与中国大陆的一国一制,而不是中共当局原先对香港和国际社会承诺的“一国两制”。中共当局在香港问题上的新举措引起观察家的担忧。

自今年6月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试图修改逃犯条例,让北京可以把在香港抓到的人送到坚决不要司法独立的中国大陆受审。香港政府的这一举动招致民众的大规模的、延续至今的抗议。香港政府对抗议者的镇压逐步升级,招致抗议者的更激烈的反抗。

批评者抱怨说,从香港抗议的第一天开始,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就采取种种措施,对中国大陆公众进行舆论导向,从一开始对香港的抗议新闻隐匿不报,到后来的一面之词的宣传报道,宣扬抗议者如何暴力,却不提广受国际间批评的香港警察滥用武力导致民众愤怒和群情激愤的问题。

11月18日星期二,中共的宣传喉舌新华社从香港发出报道被认为是典型的宣传性报道。报道说:“香港警方18日表示,暴徒的暴力行为不断升级,有暴徒驾车撞向警员、袭击警员和试图抢走被捕的暴徒,并对市民进行无差别的攻击,警方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中国人权民主活动家胡佳说,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有关香港的报道都是所谓的占领舆论阵地,带节奏。

他说:“其实现基本上每天在中国大陆的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都有关于香港的报道,但它们的报道第一是把香港的警察、林郑月娥当局镇压示威者的信息完全屏蔽掉了,但会把一些示威者速断交通、设置路障、对暴力的反击行动、主要是勇武派的措施断章取义地进行放大,在中国大陆公众的心目中强化所谓的香港暴徒的形象。官方媒体强调的是所谓的止暴制乱,林郑月娥的所有措施都是止暴制乱,是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同时,中央政府即共产党是林郑月娥的坚定后盾。”

中国退休的资深记者高瑜则通过中共不能控制的社交媒体推特表示,中共有关香港的宣传性报道对中国公众回避基本的事实,其中包括“全副武装的警察和便衣,开进校园进行疯狂镇压。邪恶超过文革,文革校园只进来工宣队和军宣队,武斗在群众组织之间进行。香港当前也超过六四,六四校园是禁区,戒严部队没有进入校园屠杀。武力镇压大学生就是镇压全体香港人民,他们属于每一个家庭。这是严重的人道危机!”

在香港警方和抗议民众冲突升级之际,中共当局对香港新闻的封锁和管制也在不断升级。

胡佳说:“中共在利用其网络审查机构,如国新版和其他网络控制机构进行删贴封号,大量的封禁跟香港新闻有关的自媒体。微博微信,微信公众号。同时也采取更强的舆论控制措施,如喝茶,查水表,通过政法机关,政治警察,国保和治安警察实施。很多公民以个人身份谈香港问题,或在微信群谈香港问题就会被封禁,警察就会上门威胁。删贴封号我觉得已经是最轻的压力措施了。“

胡佳接着说,中国公民仅仅因为传播了跟中共的宣传不一致的香港消息,就可以被行政拘留15天,刑事拘留37天,再升级为逮捕;过去五个多月大陆很多公民已经为此被投入监禁。在胡佳看来,这显然是中共当局的全国一盘棋的行动;控制香港新闻今年以来中共当局规模最大的稳控行动,其规模超过了围绕中共1989年出动军队镇压北京和平抗议者的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日和中共建国70周年庆典而采取的行动。

中共当局在全力封杀香港新闻的同时,开动当局控制的媒体进行官方所谓的正能量宣传。近日来的这种宣传的标题包括:

——打破沉默,无惧威胁”——香港社会正集结起越来越多的止暴制乱正能量

——止暴制乱是香港当前最紧迫任务——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习近平主席就香港局势发表的重要讲话

——海外人士谴责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

——人民日报评论员:中央坚定支持香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新华社11月17日从香港发出的报道说,“近段时间,暴徒不断升级暴力,四处打砸破坏,肆意阻塞道路交通,严重影响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令城市运作陷入半瘫痪状态,妄图让全港市民为其‘揽炒(玉石俱焚)’行为买单。面对暴徒的张狂和恐吓,忍受数月暴乱之苦的众多香港市民,打破沉默,无惧威胁,纷纷走上街头,用行动表明自己对暴徒恶行的愤慨。饱经暴力摧残的香港社会,正集结起越来越多的止暴制乱正能量。”

退休的资深记者高瑜说,在全力进行一面之词的宣传并封锁与中共的宣传相抵触的香港新闻的同时,中共中央最近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所透露出的消息显示,中共习近平当局正在香港问题上推进事实上的一国一制并正在为此大力造势。

她说:“当局还提出了一个所谓的香港特色资本主义。一讲特色我们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因为中国大陆实行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特色就是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只要涉及(中共)党的权力就全部成为特色。如果香港也实行特色资本主义,那就非常难办了,因为那就等于党的领导直接进入香港了。特区领导都是人大任命的,人大又是属于党领导的,人大委员长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这就跟一国一制没有区别了。井水河水混在一起了。”

高瑜在这里所提到的井水河水是指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在1980年代末形容中国大陆跟香港在“一国两制”之下的关系是“井水不犯河水”。与此同时,中国官方还没有就所谓的香港特色资本主义的特色提出定义或解释说明。但在高瑜看来,中共当局控制下的媒体的近日来宣传已经展示得很清楚,这就是香港特色必须是中国特色,即中共的绝对统治,跟先前的中共对香港和国际社会所许诺的“一国两制”以及目的在于保障香港高度自治的香港基本法分道扬镳。

她说:“(中共当局在大力宣扬对香港)要中央有绝对的管制权。这根基本法,尤其是基本法第二条不一样了。那里的规定是人大授权之后,香港就可以完全自主的管理权,还有法治的权利,给人的印象是港人治港。任何人从基本法的基本理解都是这样的,港人治港就是除了外交和军队,其他的中国大陆就不管。现在国内的媒体,包括对外宣传,铺天盖地地在解说中央跟香港的关系就是绝对的管制。”

11月19日,北京宣布中国国务院任命邓炳强为香港警务处处长,原处长卢伟聪被免职。北京此举被广泛认为开启了北京直接任命香港官员的先河,进一步将香港推向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一国一制。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