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亲和与战狼 中国驻日使节的双面性


资料照:人们走过北京冬奥会的宣传标语。

近日中国驻日大使馆在东京举办北京冬奥之家主题展,驻日大使孔铉佑于推特多次藉此宣传促进日中友好关系。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总领事薛剑数度在推特发表激烈言论。专家认为双方的推文作风有所差异,但对于改善中日关系的效果都不大。

亲和与战狼 中国驻日使节的双面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5 0:00

内容无亮点 政治意图引反感

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的为期一周的2022北京冬奥之家主题展12月5日在东京中国文化中心顺利落幕。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自10月27日起便在推特上展开宣传,并在开幕式的致辞中再次提及作为新冠防疫对策北京冬奥委会不接纳来自海外的观众一事,强调中国的观众将给各国选手加油。

今年9月底发布2022年北京冬奥不对境外观众售票的消息公布后,一些日本选手的粉丝因为不能亲临现场为自己喜欢的运动员助阵感到遗憾,通过社交媒体发出请求,拜托中国观众在现场帮忙为选手加油。中国驻日大使馆当日即在官方推特给予正面回应,并得到了日本粉丝推文的肯定。

相较于此,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总领事薛剑10月26日在推特上就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因香港国安法将撤出香港一事发表评论。评论称“驱除害虫是最畅快的事件之一”,并配上庆祝图示与笑脸表情。薛剑的这个动作举引发许多日本网民留言批评。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Madoka Fukuda)对美国之音表示,孔铉佑在推特上以日文发文盼促进两国相互理解,似乎是有意改善日本对中国的观感,但效果并不理想。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

她说:“与薛剑的推特发文相比,孔铉佑的推文其实不太引人注意,这反映在推特上对其推文的关注者数量,以及推文在网络媒体上被引用与讨论的频率上,我想有很多人根本没机会注意到孔铉佑的推文。孔铉佑主要传播有关日中友谊和交流的内容,我认为这些内容没有引起注意的原因是缺乏新意,也没什么讨论性。日本的媒体是自由市場机制,必然优先传播大家有兴趣的主题,所以中国政府想要传达的信息未必能被日本大众广泛接受。”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Jun Sakurada)也同意这个看法。
他对美国之音说:“孔铉佑在推特上有4000多名粉丝,薛剑有超过 10,000 名粉丝,关注其贴文的情形当然有很大的差异。例如与拥有50,000名粉丝的格鲁吉亚驻日大使相比,孔铉佑和薛剑在推特上的影响力自然相当有限。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孔铉佑和薛剑的推文清楚地反映出中国政府的‘政治意图’。到底在中国政府的意志之外,属于孔铉佑和薛剑个人的粉丝能获得什么信息呢? 这才是推文影响力受限的主要原因。”

樱田淳指出,在日本,任何形式的“有明确意图的言行”都是不受欢迎的。”

激烈推文或失国家威信

中国驻日外交官在推特上有政治意图的发言,并不止于中日关系而已。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总领事薛剑在今年8月对美军撤出阿富汗的报道贴出讽刺漫画,嘲讽美国军机在2001年对阿富汗丢下炸弹,2021年则丢下人肉炸弹。当时日本出现许多批评声浪,网友在薛剑的推文上留言:“不敢相信这种人是外交官”、“对人命的感觉已经麻木”。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表示,薛剑的推文未必完全是其个人意志,与中央的外交路线关系可能更大。

她说:“在我对于驻日外交官的理解中,薛剑在上任之前并不是所谓的‘战狼作风人物’。而且他在上任之后也并非一直以‘战狼外交’的姿态在推特上发文。作为中国驻日外交官,其实他也有像孔铉佑一样呼吁促进日中友好交流的推文,也会发出许多观光介绍或是活动通知。我认为他本人也想为日中友好和促进交流做出一些贡献。只不过中国现在的外交路线是以战狼外交为主,外交官本人通常不会有很多表达个人意志的空间。”

福田圆指出,现在中国整体对外的态度非常强硬,孔铉佑和薛剑作为中国的外交官,无论个人作风有何差异,最终还是必须顺应中央的指示。”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认为,如果所谓的“战狼外交”是为了维护中国的“国家威信”,薛剑在推特上的言行根本不符合这个目的。

他说:“薛剑的推文和回应让我们对汉语中的“小人”有了更多的认识。日本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中国儒学经典中的《大学》里面所言的‘小人闲居为不善’在日本是家喻户晓。如果中国政府和舆论认同薛剑的推文,那就意味着中国政府以及整个社会都变成了‘小人’,自然会失去日本对中国这样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本来应具备的‘尊重’,也就是中国无法在外树立其国家威信。”

樱田淳表示,绝对的自卑造成绝对的自大,中国的“战狼外交”其实就是一种“小人”的行为表现,反映在推文上当然无法获得日本认同。

作风差异或为对象不同所致

薛剑10月26日在推特发文评论国际特赦组织撤出香港是“驱除害虫”的隔日,孔铉佑注册推特账号,以日文发文 “加强中日两国的相互理解,以期增进友好交流与互惠帮助”与大家打招呼。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认为,孔铉佑的做法是中国驻日使节本应有的态度。

她说:“我认为孔铉佑展现出期望透过情报分享来改善日本对中国的观感,这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和总领事馆本来就应该对日本发送的信息。尤其是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时指示外宣体系,要‘既开放自信也谦逊谦和,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孔铉佑开设推特账号并强调‘以和为贵’就是有意改善日本对中国观感。”

除此之外,福田圆表示,关于中国的人权问题,日本与西方国家所抱持的立场与处理方式略有差异,中国亦想藉此恢复中国在日本的正面形像,这也是中国的重要课题。因此,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孔铉佑正在传达中央的重要信息。

对于薛剑的推文,福田圆说:“我自己时常注意薛剑的推文,他也有大量正常的正面宣传,只是激进的推文引起较多的关注而已。在日本的报道中可以发现,中国外交部的日本圈内部存在人事竞争。薛剑这些激进推文应该是针对在日本的华侨,中国留学生中的民族主义者,或是某些与他们有类似主张的日本人,响应这些人的需求吧。”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表示,孔铉佑和薛剑的推文风格差异,很有可能是位阶所致。他表示,中国驻日大使向天皇呈递国书,是“中国国家代表”,是对外代表国家的一级重要官员,而总领事的级别则低于大使。

樱田淳说:“从中国的立场来说,对外要求表现得像‘成熟的成年人’的是大使而不是总领事,做法也可能因此有差异。中国和日本似乎都理解,因此对于孔铉佑和薛剑的推文风格差异其实不意外。”

傲慢印象难以推文消除

关于孔铉佑和薛剑的推文差异所引起的社会反应,日本东洋学园大学现代经营学部教授樱田淳认为日本对两者反应都不大,不足以改变观感。

他说:“现在很多日本人对中国抱持着愈来愈深的‘坏印象’,而且愿意公开表示对中国的嫌恶感。大部分的日本人认为中国人有着强烈的‘傲慢’特质,有关网球选手彭帅的新闻就是最近再一次让日本感觉到中国政坛那种‘傲慢’的例子。这种‘披着权力为所欲为’的张扬态度是让日本社会最感到恶心的,超过9成的日本民众讨厌中国,不可能因为一些推文就改变印象的。”

日本非营利组织言论NPO与中国国际出版集团于10月20日公布的舆论调查显示,逾9成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印象不佳。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也认为,虽然薛剑的激进推文比较容易引来报章媒体的报道,但是大部分的日本人对这类推文兴趣不大,因为日本社会中已经形成对于中国的固定印象。她认为中国应该从根本上改变对外作风。

她说:“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要改善日本对中国的嫌恶感,就不应该让两个驻日单位发出差异过大的混乱信息。应该从本质上思考日本人对什么有兴趣,才能传递正确信息,有效地促进日中友好关系。”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