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9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中国新时代民族主义将走向何方?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的人群。(2018年10月1日)

过去两周,阿富汗骤变的局势引起了全球关注。在全世界为阿富汗人民感到忧虑时,中国官方媒体却对塔利班的恶劣历史避而不谈,社交媒体也充斥大量对美国撤军和阿富汗政策的讥讽,更把阿富汗比作台湾,一旦台海战争爆发,美军会像抛弃阿富汗一样抛弃台湾。近些年,中国大陆从社交媒体到现实社会,审查制度越发严格,反美反西方叙事被鼓励,而“说错话”导致社交媒体被封甚至丢失工作被拘留的现象已成家常便饭。随着习近平时期如脱缰野马一般的民族主义越演越烈,一些学者忧心中国与世界的割裂也将难以弥补。

中国新时代民族主义将走向何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38 0:00

民族主义犹如“脱缰的野马”

过去两周,阿富汗骤变的局势引起了全球关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刚与塔利班领导人一个月前在天津会面,官方媒体在阿富汗报道上对塔利班的恶劣历史避而不谈,而是聚焦塔利班做出的一系列承诺。社交媒体上,充斥大量对美国撤军和阿富汗政策的讥讽,环球时报把阿富汗比作台湾,称一旦台海战争爆发,美军会像抛弃阿富汗一样抛弃台湾。人大教授王义桅甚至称塔利班是被美国妖魔化的阿富汗解放军。

近些年,中国大陆从社交媒体到现实社会,审查制度越发严格,社媒的发达年代几乎无法让任何人藏匿哪怕是久远之前的言论。“反美”浪潮此起彼伏,而“媚美”“精日”言行动则引爆雷区,成为众矢之的。

因出演连续剧“山河令”走红的中国男演员张哲瀚,近日被揭发曾多次前往靖国神社和与右翼分子参加日本友人婚礼,遭到网络封杀和众多代言商家的抛弃,身败名裂。张哲瀚只不过是中国大陆近些年来民族主义狂潮下众多遭打压者之一。

日本东京奥运会期间,台湾著名艺人小S因为称台湾运动员“国手”而被批有台独倾向,丢失众多大陆广告代言。就连中国东奥首金获得者,射击选手杨倩,也因为拥有大量耐克鞋而被广大网民批判谄媚洋货。

今年6月,青年作家蒋方舟因为受日本外务省邀请参加赴日文化交流活动,遭网暴被斥“拿日本的钱替日本宣传”,逼得她和其他受邀者不得不澄清资金来源。

去年,武汉作家方方撰写了关于武汉疫情初期的《武汉封城日记》,风格坦率且略带批评,并且后来被翻译成英文在国外发表。方方在网上遭到猛烈抨击,被骂为“汉奸”,“向外国势力递刀子”。方方本人遭到大量辱骂和威胁,湖北大学教师梁艳萍也因为支持方方而遭解职。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近年轰轰烈烈的战狼式民族主义如脱缰野马,打击范围从作家到明星到运动员到官员,竖靶无数,网络空间人人自危,不敢轻易发表言论,生怕引火烧身。

从自上而下到自下而上

1996年,一本名为《中国可以说不》的书横空出世,书中探讨了冷战后的中美关系,鄙视仰慕美国价值观的中国人,预言中国将成为超级大国,一时收获如潮赞誉和批评。《中国可以说不》首版发行五万册,受到全世界大批新闻媒体的关注,被译为八种文字,再版多次,最终销量超过三百万册,被誉为“一本标志着1990年代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情绪升温的书籍”。

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
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

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长期观察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发展。他认为,九十年代的中国政府出于要找到一个赢取社会力量,度过冷战后艰难时期的意识形态,然后就诉诸于民族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防御性的目的。

赵穗生指出,当时民族主义是由两种力量驱使的,包括现在也是。一种力量是自上而下的,他称之为国家民族主义。共产党政府要利用民族主义来建立他们的合法性,来动员民众,抵抗国际的各种压力,把社会凝聚起来。所以这种民族主很大程度上是实用主义,并不是对外攻击性的。

他说:“其实你看当时很多事件都是这样的。包括99年的炸馆事件啊,之后的撞机事件啊,当时都是说的冠冕堂皇,不让步。但是到最后一看到民众起来了以后很快就转变方式了。因为民族主义不光是从上而下,还有从下而上,就是popular nationalism, 中文叫民粹民族主义吧。这种民粹民族主义对于国外对中国的压力更加敏感。认为西方国家想遏制中国,不允许中国崛起。这些民粹民族主义,很大程度上批评政府,说政府太软弱。所以政府用民族主义有一定限度。因为民族主义这个火一旦扇起来之后,就会烧到他自己。但是这种情况从2008,2009年开始逐渐变化。”

用“多事之秋”一词来形容2008年的中国可能远远不够。2008年3月,西藏发生骚乱,造成18名市民死亡。5月,四川发生中国建国以来破坏力最大的一次地震,至少约7万人遇难。8月,北京举办夏季奥运会,举国上下自豪感达到顶峰。但是,开幕之前全世界各地传递奥运火炬的过程中多次遭到抗议者阻挠,对抗议者持同情态度的西方世界也深深刺痛了中国人的心。CNN在报道藏区骚乱过程中使用了错误的配图,一时变成众矢之的,全国上下对CNN口诛笔伐,愤怒之情持久不退。

这一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专业的 23岁的福建青年饶谨,创办了“ANTI-CNN”网站,反驳他们认为的CNN“不实报道”。

四月传媒董事长饶谨
四月传媒董事长饶谨

现在的饶谨担任四月传媒董事长,带领几十人的团队协助诸如司马南,李毅,金灿荣等“爱国大V”在哔哩哔哩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的技术协助和运营。饶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他和国内一些学者也经常和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使馆的官员进行交流:“你看我们当年做四月网的时候,初衷也就是为了传播中国,沟通世界。”

提及1999年因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引起中国反美示威以及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之后的外交危机,饶谨说:“这几波所谓的民族主义的浪潮,都是受到了外来的刺激或者攻击以后本能的一种反应。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从来都不是排外的,而是防御性的。当我们受到攻击后,我们被迫进行抗争和反抗,这是中国所谓的民族主义。”

2009年,被广大读者看做《中国可以说不》升级版的《中国不高兴》一书出版,半个月销量就达19万册。《中国不高兴》对美国和西方提出严厉批评,建议中国要对西方“有条件的决裂”,不应一味讨好逢迎,而要摆脱西方的影响和束缚,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在全球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并且批评了中国官员过分“韬光养晦”。

“与时俱进”的网络时代新民族主义

2012年的“9.15”反日大游行对于很多人记忆犹新。2012年八九月,针对日本钓鱼岛国有化,中国民众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在部分城市甚至演化为针对日企日货的打砸抢和暴力骚乱。

北京政治观察家凯波把2012年的反日游行示威看做是“第三波义和拳”的形成。他告诉美国之音:“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是义和拳和清廷已经合一这样一个民族主义运动了,上下合一,组织性很强的。换句话,第三波义和拳已经从‘915’反日开始形成。这种民族主义的建构,从组织,到话语,到排外的商业消费型的手法,套路,已经形成了定势。”

2017年,随着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触怒中国,中韩之间气氛变得紧张。中国政府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下达从娱乐到旅游的广泛“限韩令”,令韩国在此两行业损失重大。

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院邓聿文在7月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采访的时候分析说,习近平时代的民族主义跟过去的民族主义有两个显著的不同。第一,因为过去中国不发达,所以中国的历史教育是一个百年屈辱史的教育。习近平时代由于中国在经济上崛起,中国老百姓普遍感觉到中国的强大,走出去到全世界旅游、上学等等,所以从过去的屈辱史和悲情意识转向了“自信”。第二个明显的不同就是,过去由政府主导的民族主义转向现在政府和民间的共同主导,而在民间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邓聿文说:“我认为当然政府在一如继往地主导民族主义,习近平的百年梦其实就是民族主义附身的梦,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民间特别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有海外求学经历的年轻人,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也非常强烈。”

饶谨认为,和“仰视西方”的中国70后80后相比,当今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平视西方”,所以他们的爱国情怀比上一代更强。他告诉美国之音:“你看帝吧出征,看现在有些画家,说唱歌手,画的画和说唱作品,就非常有冲击力。这些人我都认识,都是非常有才华的。他们也不是政府的什么五毛党,都是发自内心的,就跟当年的我一样。所以所谓的爱国主义精神是有传承的。现在的90后,00后,尤其是出了国,更爱国。他们更了解中国,他们又对美国有很深的了解,所以他们对比起来就更有自信了。”

今年5月,印度疫情迅猛蔓延,死亡无数,连火葬场都手忙脚乱无法应付。中国政法委官方微博号“中国长安网”发布一条“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的贴,拿中国火箭点火和印度火葬场点火作对比。此贴一出,下作冷漠程度连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无法入目,提出批评。然而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讲师沈逸表示支持长安网的态度,指责批评者为“圣母婊”。

凯波认为,沈逸这样的上海学者,反映了上海作为中国第二政治中心的焦虑感。他告诉美国之音:“上海的民族主义在过去的十年中的发展很引人注目,跟北京的民族主义有很大区别。张维为啊,还有同济,复旦这些人做代表,就像三十年代鲁迅所批判的那些海派文人是一样的。他们是以民族主义话语来博取大众,还有最高层的注意。我们看到他们的措辞是相当的激进,而且相当的下流。不像是学者讲出来的话,没有任何伦理的底线。”

凯波谈及1996年写《中国可以说不》那一批人时,直言他们和现在的海派民族主义者相比,甚至显得过时又脱节。

凯波指出,北京的民族主义其实是以胡锡进还有很多人为代表,他们实际上跟北京的官僚和军队对民族主义的思考,其实关联性更强一点。他们这种代言,对北京的官僚特别是军队的继承性都更强。

他说:“九十年代和现在的民族主义都是一种营销式的民族主义,只不过营销的对象不一样。沈逸,张维为这种,仍然向粉丝,向新媒体的用户在营销。张维为也向最高层卖他们的这套。小粉红也很受用,沈逸每个月在哔哩哔哩的广告收入相当可观。这跟当年环球时报代表军队向中国的精英和公众推销民族主义,其实已经不一样了。”

“东升西降”理论和愈加自信的民族情绪

2019年末,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令世界其他国家意料不到的是,疫情迅速蔓延到全球,至今尚未平息。而最初令人瞩目的发源地,却因中国严防死守的政策相对成功的控制住了疫情,也成为中国人为之自豪的道德制高点。

2021年初BBC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采访一位市民,问及疫情现状时,该市民边笑边回答说“反正是比你们国家强多了!”视频传出后,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网民也欢欣鼓舞,为BBC如此被当场“打脸”感到扬眉吐气。

2021年7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上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讲话中提到:“中华民族拥有在5000多年历史演进中形成的灿烂文明,中国共产党拥有百年奋斗实践和70多年执政兴国经验,我们积极学习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有益成果,欢迎一切有益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但我们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

饶谨认为,中国近年所谓的“战狼外交”,源于美国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在这场中国和美国的世纪博弈中,中国的优势或者后劲会更加明显,美国的问题暴露的越来越多,东升西降的趋势很明显。他对美国之音说:“克林顿江泽民时期,中国的姿态还比较低,我们可以十万条裤子换一个什么高科技,现在其实中国也能生产高科技了。美国的精英层可能也认识到了这点,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比较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战略对手了。再过几年,中国把台湾收回了,美国也接受中国GDP超过他的事实了,慢慢就会恢复他的心态了。”

近期美军从阿富汗撤出,所呈现的种种乱象让整个世界感到震惊和忧虑。美国国内掀起检讨对阿富汗政策的反思之潮,而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捕捉到独特的中国视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迅速发表题为“美国想从阿富汗腾出手来对付中国?没那么容易!”的文章,称“美国真的有点不行了”,“美国要强化对付中国的态势,从阿富汗撤军实为它的一招臭棋。”

环球时报的社论说得更为直接:“从阿富汗局势来判断,一旦台海战争爆发,台湾防线会立刻崩溃,美军不会施以援手,民进党火速投降。”

赵穗生把这种现象归结于从“防御性民族主义”到“扩张性民族主义”的转变,而且是早在08,09年前后就开始呈现的趋势。

他告诉美国之音:“全球经济危机,中国比美国受到的伤害小得多。而美国和西方国家,本来是这些国家告诉中国怎么样,应该进行市场化改革,民主化进程啊,结果呢自己变成失败者。而中国呢,邓小平进行市场化改革,国家能力大大加强之后,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这样一些成功的发展道路,增加了国人的自信,尤其是中国领导人。其实胡锦涛第二任期的时候,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出现了。但是胡锦涛还是比较当心的,没有去很大的煽动民族主义。但是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后,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凯波认为,这种“我们最好”式的民族主义值得忧虑:“爱国主义已经在过去九年有大大的扩展,是强调一种文明特殊性的爱国主义。这种文明的特殊性,或者文明优越的爱国主义其实是很危险的,他其实是变成一种种族爱国主义的一种变种。换句话说,他不仅是反美,反西方,而且是自认为优越于所有文明之上的,包括现在西方所代表的民主文明和工业文明。”

凯波说,中国现在爱国主义的核心,各种文件,讲话,纪念,比如刚结束的中共建党100周年纪念讲话,里面最核心的一句话是“五千年文明”。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文明优越论的爱国主义。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缪”毒株扩散全球 如何影响疫情走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12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