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20年7月6日 星期一

中国网络管控新规上路 部分北京市民表示无奈


中国网络管控新规上路 部分北京市民表示无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7 0:00

中国网络管控新规上路 部分北京市民表示无奈

武汉疫情在中国湖北等地和世界其他地方持续扩散、肆虐,正在构成全球性威胁。官方发布的信息不断受到质疑,互联网上涌现大量言论批评北京高层和地方当局压制言论、掩盖真相、延误发布疫情酿成巨大灾祸。中国当局至今避提其在瘟疫初期的严重失误责任问题,却将早前颁布的一部整治网络生态的新规付诸实施。有网民调侃说,中国“终于到了没有坏消息的时代”。

出台这个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网信办说,这是中国网络治理法治领域的一项里程碑事件,还说以“网络信息内容生态”作为网络空间治理立法的目标,这在全球也属首创。”

这一规定鼓励发布宣传习近平思想的内容,被认为是目前最严格的网络管制条例,规定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含有“违法信息”的内容,其中包括反对宪法基本原则、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内容,并严禁侮辱、诽谤、威胁、散布谣言,侵犯他人隐私人肉搜索、流量造假等,共11种内容。

在新冠病毒疫情扩散到世界之时,先后出现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和独立媒体人李泽华在武汉报道疫情后失联的情况。北大教授张千帆对此表示关注并发文指出,武汉疫情之所以大爆发,闹到封城封户的地步,就是因为压制言论、新闻自由和剥夺公民知情权。

周二下午,李文亮医生的同事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医生不幸染病殉职。一些网民指中国当局至今没有汲取李文亮事件的教训。

美国之音记者在北京街头就网络管控和言论自由等问题随机采访了一些路人。其中有人表示无奈,也有人表示公民应该具备独立判断能力。下面是这次街头采访的部分内容。

吴先生(外企人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比如说,如果是事实的东西,报道出来。(报道)政府不能有错误,(或者)多少有一点,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正常。但是不能说你政府什么都弄得特别好,也不太可能,对吧。这个东西有一点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网上出现的)那个东西是假的,政府就该控制了,但是如果是真的,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言论自由嘛。

李女士(家庭主妇):但是这个我觉得挺好的一件事情。大家人云亦云,谣言止于智者,大家自己分辨吧。我觉得现在许多网民是没有知识,我们所谓的网民,所谓不太好听点,十八岁小青年和老年人他们更容易受到一些言论的影响。从我刚才说的层面,我觉得第一是人的教育。如果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你有自己的知识体系,你有自己的认知,你的世界观价值观去帮你去判断这个事情的是与非。但是如果网络上说什么,你就去做一个从众,你没有价值观去帮你自己的主观意识做判断,我觉得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记者:李文亮的事情听说了吗?

吴先生(外企人员):我知道。

记者:国家监察委员会派了调查组,目前还没有一个官方的结论。

吴先生(外企人员):这个东西没有必要太多的去追究,人都死了,该有的评论都评论了,就可以了,谈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管当前的就好了,管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李女士(家庭主妇):我觉得并不是说官方没有证实,大家就不可以来说这件事情;我觉得这种事情是分类型的,它并不涉及政治,也并不涉及什么,他只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从他的职业的角度,来给大家说一些公共健康的事情,那我觉得这个是不触及法律的。

记者:现在网络言论自由这方面,会加强还是会削弱呢?

王先生(互联网公司员工):那没办法,咱中国体制就是这样,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形式。你发表太多的东西也没啥用,像咱中国管控一些微博、微信的东西,就在咱们共产党下你要生存你就必须要这样干,没办法。但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肯定是还是以民族来说吧,还是爱党什么之类的。

餐饮业员工:咱们也不是像自由言论国家,而且像我一个平民,说一个个人片面的话,也是没什么用。更多的,应该问那些属于上层的人。

学校教师:国家的事,您问我,我不能随便答。不好意思。

(根据采访视频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