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应对北京挑战 中情局设立高级别“中国任务中心”


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内的中情局标识(资料照)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正在建立一个高级别的“中国任务中心”,以便更好地聚焦于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和威胁,既加强针对北京的情报收集,又强化针对中国的反情报作业。

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星期三(10月6日)在向中情局内部人员发表的一次谈话中表示,设立新的“中国任务中心”是“进一步加强我们集体的工作,以应对我们在21世纪面对的最重要地缘政治挑战,即越来越敌对的中国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伯恩斯表示,他所设立的“中国任务中心”跨越中情局所有的任务领域;但他强调,中情局关切的是“来自中国政府,而不是人民的威胁”。

路透社引述一位中情局高层官员的话说,新建的中国任务中心与冷战时期聚焦苏联,以及纽约和华盛顿遭遇911恐袭后聚焦反恐的中情局运作是相一致的。美国中情局从未单独设立过如此高阶的“中国任务中心”,即使在前总统特朗普和他的高层官员强力抨击中国之后也没有这么做过。

华盛顿邮报也引述不具名中情局资深官员的话报道说,虽然中情局新设立的“中国任务中心”与冷战时期中情局聚焦苏联的做法有些相似,其实中国是一个更可怕和复杂的对手,原因是中国的经济体量更大,而且完全与美国经济融合;此外,中国自己在全球也有朋友圈。

华盛顿邮报说,就像当初应对苏联一样,中情局将在全球多个国家部署探员、语言学家、技术员和专家收集情报,并抗击中国的利益。

中情局还将招募和训练更多说普通话的人员。伯恩斯本人现在每个星期也都要与“中国任务中心”主任以及中情局其他主管官员开会,以形成一个统一完善的战略。

长期以来,针对中国的情报收集和反情报作业一直隶属于中情局“东亚-太平洋任务中心”;而设立单独的“中国任务中心”不仅常态性地将中国作为优先目标、聚焦中国,而且更容易为与中国相关的行动或任务争取到包括人员和资金在内的资源,以及政府高层的关注。

不愿具名的中情局官员透露,中情局最新一轮机构调整始于今年春天。今年8月份,就有多家媒体引述不具名中情局官员的话报道说,中情局正在酝酿设立一个全新的“中国任务中心”。

根据媒体报道,中情局目前设有反谍报、反恐和近东任务中心。特朗普总统任内,为了更好地处理美国与伊朗和朝鲜的关系,还增设了一个“伊朗任务中心”和一个“朝鲜任务中心”。不过在中情局最新一轮机构重组中,在增设“中国任务中心”的同时,“伊朗任务中心”将合并到涵盖范围更广的中东中心,而“朝鲜任务中心”也将回归东亚-太平洋中心。

在拜登总统入主白宫的前半年多时间里,美中关系持续恶化。美方指责北京在新疆、香港等地侵犯人权和自由,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海升高紧张情势;而北京则抨击美国勾连盟友围堵中国并压制中国的崛起。双方经常隔空交火,剑拔弩张。

不过自从拜登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9日通电话,表示要改善沟通交流,负责任地管控双方分歧,不让战略竞争演变成冲突之后,双方气氛略有缓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星期三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举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会谈,进一步明确改善沟通的重要性,并且确定要在年底之前安排拜登与习近平举行首次视频高峰会。

伯恩斯在向中情局内部人员发表的谈话中,还宣布设立一个全新的首席技术官位置和一个全新的“跨国与技术任务中心”。不具名官员向路透社表示,该中心将密切关注包括全球卫生、气候变化、人道灾难以及新技术作乱在内的各项议题。

中情局还将设立一个进修计划,鼓励合格的中情局雇员前往私人企业担任一两年的“技术研究员”。此外,中情局已设立一个“事件小组”,负责应对被称为“哈瓦那症候群”的神秘疾病。美国外交官和特工最早在哈瓦那遭到这种神秘疾病的袭击,产生头晕、耳鸣以及疲倦等不适反应。

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过中情局局长的布伦南(John Brennan)在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时,赞扬伯恩斯设立“中国任务中心”的举措。“如果有任何国家值得为其设立任务中心,那就是中国。中国不仅具有全球野心,而且对美国利益和国际秩序构成最大的挑战,”布伦南说。

对中国一直持鹰派立场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对中情局设立“中国任务中心”的举措表示欢迎。

这位参院情报委员会资深议员在一项声明中表示,“中国共产党构成的威胁是真实而增长中的。”他强调,“我们政府的每一个部门都需要在信息、结构和行动上反映出这种大国间的竞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