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9 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余文生“煽颠案”司法延宕 其妻上书京官要求律师探访权


资料照:维权律师余文生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两年前被以“煽颠罪”秘密审判后,家属和律师反复要求会见余文生,但是案件所在的徐州市和江苏省政法部门不予理睬。在新型冠状病毒严重疫情下,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更希望了解丈夫身体状况。无奈之下,她上书北京市“父母官”。不过,对结果并不抱什么希望。

资料照: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在苏州看守所
资料照: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在苏州看守所

许艳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我是昨天(3月15日)通过EMS 寄出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回复,经过两年多的维权经历,他们回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两年来我给徐州市和江苏省,包括中央的最高检察院和法院,全国人大、公安部三级的政府部门和监督部门,都写过申请监督的材料,几乎都没有一个回覆的。”

余文生,北京市人,维权律师,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7月30日,他控告公安部及部長“违法拘捕公民”。余文生还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案件,支持香港雨伞运动,2018年被当局注销律师证。2018年1月19日,他被北京石景山区分局强行带走,后遭徐州市公安局监视居住,并转徐州看守所关押。2019年5月9日,徐州中院秘密开庭,以涉嫌“煽颠罪”审判余文生。

许艳3月15日在致北京市市长、7位副市长以及秘书长的信中说,余文生被抓2年多期间完全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一次都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被剥夺获得辩护律师的权利。疫情之中身体是否健康?是否遭到酷刑?家属毫不知情。被徐州市中法秘密开庭,严重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违反中国法律规定。

许艳信中还说:“我突然意识到,余文生律师是北京市民啊,我怎么一直没有去请北京市政府,自己的衣食父母官帮助呢?北京市自己的市民,受到不公与欺压,已经失去自由2年多了,竟然忘了告诉北京市政府。”

谢阳是余文生的律师,针对余文生案的现状,他对美国之音说:“如今这个案件开启了中国司法是上的一个恶例。到目前为止,余文生家属(许艳)委托的辩护人,无法经常地履行职责。案件到了检察院,后到法院,家属聘请的辩护人第一时间向检察院,也是第一时间向法院递交了辩护手续。但是法院和检察院,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家属聘请的辩护人,其理由是余文生律师已经自己聘请了辩护人。”

不过,谢阳说,按照有关司法规定,“嫌疑人和被告人要解聘律师的话,律师有权利去看守所当面会见(当事人),以确定事情的真实。但是很遗憾,检察院、法院以及看守所,一直拒绝让律师核实这一情况。”

许艳和谢阳介绍的上述情况显示,律师和家属所依据的是中国现行法律法规,希望在中国现行法律框架下解决余文生案问题。即使京官们可能不会回应,许艳依然执意再次上书。

许艳对美国之音说:“基本上没有效果,但是,作为余文生的妻子,我不放弃为余文生律师维权,我会通过各种方式方法维权,他们(当局各级)是不是依法做,做不作为,那是他们的事情。违反法律规定,不去监督的,也不是余文生的者一起个案。但是,如果每个人都依法去努力,去争取,我认为,对促进法治和公平正义,多少会起到作用。”

中国徐州法院除简短公布对余文生煽颠罪不公开审判外,并未公布后续相关司法进程,继而导致家属如今希望通过北京市政府的外来介入。余文生案审理的不透明引发一系列舆论关注。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支联会等多个中国人权团体,都曾就此举行过声援活动,抗议对中国维权律师遭受打压,要求落实中国现行法律,增加案件透明度。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会见过余文生妻子许艳,另外,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也曾呼吁中国当局释放余文生,但是都“未见响应”。国际媒体对余文生案件的查询更是无法完成,余文生案等因此成为外界观察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一个窗口。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