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9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国泰航空裁员8500人 旗下港龙航空停止运营


香港港龙航空公司总部大楼外公司旗帜在香港特区旗帜和中国国旗旁飘扬。(2020年10月21日)

香港国泰航空有限公司周三(10月21日)港股开盘前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宣布进行一项2.84亿美元的重组计划,同时裁员8500人,并关闭旗下香港港龙航空公司。

这家香港旗舰航空公司表示,在未来的几周内将在香港本地裁减5300个工作岗位,在海外削减600个工作岗位,并且将调整另外2600个岗位为空缺状态。

对于旗下港龙航空的停运,国泰航空表示主要原因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航运需求大量减少,为削减成本而选择关闭港龙航空,其原本航线将由国泰航空及旗下廉价航空分支香港快运接手。

据路透社报道,国泰航空周三早宣布公告并在港股开盘后上涨近7%,收盘上涨2.3%。香港券商富瑞集团(Jefferies)表示,裁员与关闭的消息消除了国泰航空在股价上面临的关键问题。

国泰救市停运港龙,管理层无奈致歉

国泰航空表示,此次裁员人数占总员工人数的24%。国泰航空董事长贺以礼(Patrick Healy)在周三的线上记者会上说:“我们宣布的消息尽管令人不快,但对于将国泰的资金消耗降低至可持续的水平是绝对有必要的。”

贺以礼补充说:“要与这么多我们优秀的同事分道扬镳令人痛心,我们对此给受到影响的员工及家属所造成的焦虑不安表示十分抱歉。

据统计,9月份国泰航空与港龙航空共计载客4.71万人次,客运量较同期相比下降98.1%;两家公司货运量共计10.95万吨,降幅较小,为36.6%。

受疫情影响,早在今年6月初国泰航空便采取救市行动并宣布资本重组,共融资390亿元港币,其中港府向国泰注资273亿元港币,其余均通过公众集资。

工会失望,员工士气低落

国泰航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多次与其空乘人员工会会面,国泰表示会将以优于香港法律规定之外的水平补偿被裁员工。对此国泰航空的工会代表予以不同说法。

国泰航空空中服务人员工会主席王思敏周三在与国泰管理层会面后对记者表示,此次裁员其中包括香港本部的2000名空乘人员,补偿方案包括发放此前无薪休假期间的工资及外加额外一个月的工资,对此工会并未感觉优厚。

王思敏称,留任员工的新合同也尚在商讨中,工会方面的首要任务是安抚员工情绪,尽管因长期以来的裁员传闻导致国泰内部员工士气低落。

担任国泰航空飞行员并兼任香港航空机组人员协会秘书长克里斯·比(Chris Beebe)对香港媒体表示,公司管理层没有就裁员决定与机组人员工会面谈,现在仍不清楚具体会有多少飞行员受到影响。机组人员工会希望国泰航空尊重并执行现有合同,公平对待每一名机组人员。

有国泰航空的员工对记者表示,等待是否被裁的过程十分折磨,但令人更加不安的是并不清楚裁员的标准是什么。

港龙航空空勤人员协会副主席梁佩韵也表示,工会对于国泰航空集团表示不满。虽然集团在此前与工会进行协商,但其过程更像是单方面的通知,集团也并没有解释重组计划,也没有对港龙航空下的任何工会解释为何保留香港快运而放弃国泰港龙。

国泰港龙停运,中资航空品牌成历史

国泰航空董事长贺以礼表示,港龙航空停运后不会恢复,国泰航空此决定因为考虑到国泰品牌加上廉价航空香港快运品牌可以增强总部的运营及营销效率。

国泰航空执行总裁邓健荣也表示,终止国泰港龙可以使国泰本部的发展更聚焦,更有竞争力。

港龙航空于1985年由中国国有企业华润、招商局、以及包括企业家霍英东、“船王”包玉刚等多名亲北京的红色商人牵头成立。长期以香港往返中国大陆、台湾及周边国家的短途航线为主。2006年被国泰航空全面收购,后改名国泰港龙。

许多港龙航空的职员表示,国泰航空宣布停运港龙令人感到“极度沉重”,因为国泰港龙是香港的象征。

贺以礼表示目前国泰港龙已经切断所有航线,停运会导致短期内无法将剩余货物进行运送,目前只能通过货轮发送至厦门、成都和越南河内。

疫情重创航空业,“屠龙”能否救国泰?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航空业,全球规模最大的美国航空集团(American Airlines)稍早前宣布将在本月裁员1.9万人,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于6月份宣布将裁员2.2万人,9月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宣布裁员4300人,阿联酋航空(Emirates)前不久也曾表示可能将裁员9000人。

国泰航空表示,自疫情以来集团每月平均亏损15亿元港币至20亿元港币,此次裁员和停运等重组行动将在2021年阻止每月5亿元港币的现金流失。

交通银行的航空业分析师尤璐亚(Luya You)表示,她希望国泰航空此次重组可以在机队计划和航线网络能出台更多的战略。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新加坡投资分析平台SmartKarma的投资顾问戴维·布伦纳哈塞特(David Blennerhassett)表示,国泰的裁员和停运行动在预料之中,除非国泰航空进一步裁减员工或者新冠病毒疫苗开发加快,否则国泰逃不过再次集资续命的命运。

金融时报还引述香港券商富瑞集团(Jefferies)驻香港分析师Andrew Lee的话说,国泰航空的客流量是否能回升,取决于港府与其他国家或地区进行“旅行泡泡”谈判的进度。目前香港只与新加坡达成“旅行泡泡”协议。“旅行泡泡”是指在新冠病毒相对受控、彼此检疫措施互相信任的地区,实现航空往来。

另外,国泰航空已经宣布推迟空中客车A350客机、空客A321neo客机与波音777-9客机的交付时间。

据路透社早前报道,国泰航空原本考虑对旗下港龙航空和香港快运两个品牌做出整合,但遭遇中国民航局阻力。中国民航局曾在去年以国泰机组人员支持“反送中”运动为由,责令其整改“重大航空安全风险”,否则可能被禁飞中国大陆。

香港政界亲建制派与民主派阵营对于国泰航空的裁员以及港龙停运均有批评声音,但不少中国大陆网民因先前有国泰航空员工支持“反送中”而为裁员事件欢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