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7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中国的公关努力受到挑战


爱荷华大学孔子学院招收学中文学生的广告(资料照片)

中国政府每年花数百万美元来设法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看法,但是中国注入的大量资金受到挫折,从海外大专院校驱逐孔子学院,到学生团体之间因达赖喇嘛的演讲引发的争议。

最近几个月,北京在美国的“魅力攻势”受到更多的审查,尤其是在好莱坞的投资引起关注,认为铁腕的共产党在寻求传播其自己的审查和控制风格。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恐惧大都夸大其词。

讲“中国的”故事

随着中国的经济力量扩大,在全球的影响力增加,北京在寻求修正她认为没有确切塑造其本身的形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经常谈到他所说的,努力“讲好中国故事”,- 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

南加州大学美中学院院长杜克雷说,北京旨在把中国的形象描述为“古老、富有的文明”。

他说,“由于中国经济力量的发展,中国能够投巨资于发展现代化的通讯技术,不仅大力投资广播、互联网、网站和新闻搜集等等,而且投资于孔子学院,努力增加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

其中一些是通过在海外的国家媒体广播公开进行的,如中央电视台,最近被重新冠名为“中国环球电视网”。这种努力也表现在以“软性广告”的形式刊登在美国的主要报纸上。

其他的一些努力却是在私底下进行的。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有孔子学院,100多个中国语言和学习中心在美国高等院校的实际影响力在增加。

这些中心自称是非政府组织,但从行政隶属上,其上级主管单位隶属中国教育部。最近几年,由于担心透明问题,以及对学生自由的影响,一些孔子学院被关闭。

德国莱比锡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东亚问题研究系中国研究教授菲利普·克拉特认为,关于孔子学院的问题,如果能妥当处理,会大有裨益。

克拉特说,虽然审查和言论自由问题依然值得担忧,这些并非项目本身所固有,并且能够避免,但前提是项目和大学之间的职能和体制要明确分开。

但是,“如果你在一个学校,没有独立的中国或亚洲研究系,首次引入孔子学院开设什么课程,提供任何中文教学,而没有其他声音,这就变得很困难。”

包装威权主义

中国学生团体也是一个日益发展的力量,有时被认为是在海外促进共产党的议程。例如,去年6月,在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应邀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演讲时,该校的一群中国学生举行抗议,要阻止达赖喇嘛的演讲。

该学生团体抗议邀请达赖喇嘛,理由听起来颇为奇怪,称邀请达赖喇嘛违反“多元化”和“政治正确”。后来这个学生团体同当地中国领事馆的联系被曝光。

这个事件和其他事件凸显出北京面临的困境,以及讲述好中国故事和传播共产党宣传之间的界限很容易模糊。

媒体进入

路透社2015年做的调查揭示,全美10多家电台播放设在美国的中国国营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节目。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得到讲英语的受众可能不容易,但是中国共产党在美国的中文媒体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

大部分进展并不引人注目,很多中文媒体由北京控制或者和北京密切合作,其受众主要是华裔,这些人可能也接触英文报道,但是这些中文媒体影响,并在某些方面限制受众得到的信息。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说,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共产党“作为一个有效的、合法的、好的政党获得接受”。但是推销一党专制是“比较难的广告宣传”。

戴博说,“让人们倾听中国,让人们了解中国,固然重要,但是他们(北京)却完全没有一个好故事要讲述,他们要让美国人民相信,一党专制事实上是可以接受的。”

屈从于利润

不过,戴博说,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当“美国的软实力设计者出于经济利益向北京屈服”。

这主要见于好莱坞,但也见于出版业,甚至是博彩业。有些时候,在某些方面可能令北京不悦的内容,为了能进入中国市场而被取消。

杜克雷说,“由于中国电影市场的规模巨大,每个人都想分一杯羹。因此,如果有机会的话,每家公司都想让他们的电影在中国上映。他们知道,有些电影是没有机会的。”

戴博说,这就是他称之为“购买力乘以专制主义”。但是他认为,是美国人的行为,而不是北京的行为,让人感到非常不安。

他说,“真正的问题在于,不是中国强迫我们,而是我们在利润面前卑躬屈膝。他们不是通过孔子学院,不是通过中央电视台或北京广播电台。”

杜克雷说,一些人会认为,应该采取更多行动限制中国媒体进入美国,甚至限制对好莱坞的投资,而其他一些人相信,更多的曝光,能人们能更好的了解。

他说,“减少这种公开,减少信息自由流动,我们发出对此担忧的信号。而美国巨大的成功,美国的软实力,源于其公开,源于其接触。”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