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2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两会”前学者评中国“净网”的法律依据


中国广州腾讯办公楼前的社交即时通讯软件微信的吉祥物。(2017年5月9日)

2019年开始到现在不到两个月, 中国称已封禁低俗公众号四万多个。“两会”召开前夕,有社会学者说,定义各类所谓“有害网上内容”,需要有相应法律依据。

“两会”前探讨中国“净网”的法律根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8 0:00


北京青年报说,2019年至今,中国社交即时通讯软件“微信”,已经封禁并处理了“发送色情暴力类内容”账号966个,删除相关文章2267篇;封禁及处理发送“低俗类内容”的账号36556个,删除相关文章73318篇;封禁及处理“夸大误导、标题党类”的账号3070个,删除相关文章3447篇。

以北京为例,新京报说,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最近删除并关闭了百度的一个贴吧,称其内容含有“诱发未成年人模仿,违反社会公德和违法犯罪”,宣扬淫秽色情的网络漫画。另外,中国网上色情内容传播方式,呈“更新迭代”趋势。

独立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这样评价当前中国国内网上状况:“我现在基本上很少看网络,但是偶尔会在手机上看有关信息。网上的信息当然有一些淫秽的,不健康的东西。总体感觉,网上基本上很少有有用的信息。有用的信息越来越少,有思想的信息,含量丰富的信息,越来越少,娱乐的越来越多。”

上述有关数据是中国“净网”行动阶段性成果。中国扫黄打非网说,净网2018”专项行动启动后,今年1月22日公安部召开“净网2018”专项行动总结暨“净网2019”专项行动部署会。中国净网行动继续推进。

不过,胡星斗忧虑中国网络空间浑浊现实的同时,强调要法制化治理:

“应当加强网络的法制化管理,但是目前关于网络的法律严重不足。的确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一些网络管理部门,或者是一些官员的个人判断。这样话呢,有时的确将很多并不属于黄赌毒,或者非法的信息,当作非法或者有害的信息。这样,不利于保障民众的言论权利。”

关于网上净网执法的依据,报道援引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副主任郑宁的话说,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2017年6月30日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规定“网络视听节目中含有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危害社会公德,对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响的内容或情节的,应予以剪截、删除后播出”。

不过,何为淫秽色情,庸俗低级趣味,以及“社会公德”等细节,它们的法律界定并不清楚,存在理论分歧。中国《北方法学》曾刊登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董玉庭和哈尔滨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黄大威的论文说,“淫秽性的认定标准模糊,时常面临违背罪刑法定原则的责难;色情物品具有精神补偿作用,色情物品与犯罪、道德败坏没有明显关系”。

另外,中国传媒大学的郑宁同时指出,“由于网络监管是互联网快速发展催生的一个新兴监控领域,实践时间并不长,只能在探索中前行。”也就是说,有关网络所谓打黑扫黄专项行动的执法,需要慎重,不易突击,搞运动。

人大两会在即,针对网络空间立法执法,胡星斗呼吁:“一个方面是全国人大的立法,另一方面是国务院等有一些行政法规。要严格地按照法律法规来执法,杜绝它的随意性。”

与此同时,舆论关注到,中国网警依据现有的国家网络安全法,限制公民网上言论自由。前不久,西安网友赵卫东在推特上转发有关委内瑞拉动态的消息,在推文中写道:“委内瑞拉如何从世界上最富有的民主国家变成极权社会主义国家?”为此,赵卫东遭到当地警方传唤,并且被罚款五百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