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7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北京突然申请加入CPTPP 是否准备完毕受质疑


中国浙江嘉兴的工人在制作中国国旗。(2019年9月25日)

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星期四(9月16日)致函《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正式提交中国加入CPTPP的申请。中国商务部官网刊登的新闻稿并称,王文涛和奥康纳还通了电话,就中方申请加入CPTPP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

CPTPP的前身是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曾是奥巴马(Barrack Obama)总统任内推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中国当时并未被邀请参与TPP创始国之间的谈判。

不过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2017年入主白宫后,立即签署行政命令,宣布推出TPP。美国退出后,日本领衔与其他10个国家又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在2018年达成已经改名的CPTPP。

CPTPP的创始会员除日本、新西兰外,还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文莱、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如果中国能够成功加入CPTPP,那么就可以将成员国的人口翻两番,使之达到20亿人。

拜登总统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副总统时,曾经全力支持TPP。但是后来他自己参选总统又对TPP的某些安排持保留态度。拜登政府目前也没有完全拥抱或要求加入CPTPP。

中国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官媒环球时报表示,中国申请加入CPTPP凸显北京希望强化其“全球贸易领导”地位,同时也让美国“日益孤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星期五(9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声称,中国是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坚定倡导者,也是亚太区域合作和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参与方。中方正式申请加入CPTPP,“再次表明了中方扩大对外开放和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坚定决心”。

作为一个贸易大国,中国对参与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一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中国也是亚太地区另一个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创始成员国,而RCEP的一些成员同时又是CPTPP成员。

虽然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经济和贸易都迅速增长,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许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很多国家对中国在兑现加入世贸组织时作出的承诺方面的表现并不满意,尤其对中国在开放金融和其他服务业方面的表现颇多怨言。

在谈到北京申请加入CPTPP一事时,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星期五向记者表示,“以目前中国的情形,真的能加入吗?”

根据日本美日新闻的报道,麻生在出席星期五的内阁会议后的例行记者会上指出,“仔细研读入会的项目就知,国有企业的规定等都写得很详细”,暗示CPTPP的规范内容并非中国可以轻易因应。“就接收方11国来看,(中国)真的能遵守规则吗?真的能吗?”麻生问到。

台湾的经济部长王美花也对北京正式申请加入CPTPP感到“很突然”。王美花星期五向记者表示,中国在现行体制与规范下,能否符合CPTPP的高标准是有所保留的,像是中国对内有许多高度监管、不透明的违反自由经济体措施、对CPTPP会员国没有理由就禁止进口等。

台湾加入世界多边经贸协定常常受到北京的阻碍和牵制。例如北京和台湾几乎同时加入世贸组织,但是北京坚持在程序上必须先北京,再台湾。

王美花表示,台湾也在争取加入CPTPP,目前正在与会员国做非正式咨商,等取得共识才会提出申请。她认为,这样做比较稳健,也比较容易水到渠成。

中国申请加入CPTPP是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领导人宣布建立一项全新的安全合作伙伴关系、美英同时同意与澳大利亚分享建造核潜艇技术和能力一天之后发生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痛批美英澳三国开展核潜艇合作“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

不过赵立坚在星期五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申请加入CPTPP与美英澳三国的核潜艇合作没有任何关联。

澳大利亚也是CPTPP的创始会员国,中国加入CPTPP必须获得澳大利亚的同意。

中澳关系在因为核潜艇一事出现紧张之前,已经因为澳大利亚采取措施防止中国在澳影响力渗透、为国家安全将华为排除在澳5G网络建设之外并呼吁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的国际溯源调查,而遭到北京或明或暗的经贸制裁和报复。两国关系也跌入谷底。

除了在商言商,高标准的贸易规范北京一时很难适应外,中国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关系紧张也可能拖延北京申请加入CPTPP的程序。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香港青年千里徒步美国传递民主抗争信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3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