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中国加剧整肃维权律师 欲吊照处罚代理敏感港人案律师


中国公民记者张展的代理律师任全牛抵达上海浦东新区法院。(2020年12月28日)

中共当局多年来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和整肃,进入2021年后持续加剧。近日,两位仍在坚持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相继收到司法当局拟吊销律师证处罚的告知书。有分析表示,当局为了整肃“不听话”的维权律师,已经无视司法程序和法规,不屑装样子撑门面。

中国加剧整肃维权律师 欲吊照处罚代理敏感港人案律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6:03 0:00

两人权律师接敏感案将被吊照

多灾多难的2020年刚过的新年伊始,郑州维权律师任全牛便收到河南省司法厅2020年12月31日发出的吊销执照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拿他2018年11月办理的一起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案件为借口,称他庭审时的行为“严重损害律师行业形象”。

同时,成都维权律师卢思位1月4日也收到四川省司法厅当天发出的拟吊销执照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称他“在互联网上多次发表不当言论,时间跨度长、发文数量多,严重损害律师行业形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尽管两位维权律师拟被“吊照”的理由不同,但外界很快发现两人都是去年对于中共来说是最敏感的、受香港及国际社会关注的“十二港人案”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

港人严重关注

随后,大批港媒进行了详细报道,而“十二港人关注组”也立即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打压卢思位和任全牛,认为吊照决定在“十二港人案”12月30日审结后即发出,明显是针对两位律师敢冒当局之大不韪、坚持捍卫12港人基本权利而施以惩罚,断其生计。

声明感谢卢思位、任全牛及中国人权律师面对来自地方及国家层面的政治压力,仍义无反顾接受家属委托,接下这一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在当局的刁难下,仍锲而不舍争取维护12港人权益,秉持专业及操守,曝光案件黑幕。

2020年8月底,12位香港年轻人被怀疑搭快艇前往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截获。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被关押超过4个月后,其中10名18岁以上的人分别被控“组织他人偷越边境”及“偷越边境”罪,12月30日被判刑7个月至3年,2名未成年人获免于起诉,当日移交香港警方。

任全牛:欲加之罪

任全牛律师代理过很多维权及敏感案件。在震惊国际社会的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他是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的辩护律师。但2016年7月8日,郑州公安称任全牛在网上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给当事人“名誉造成严重损害”,将他刑拘。8月5日,他被取保候审释放,逃过一劫。

任全牛恢复自由后,继续代理各类维权案件,包括担任上海公民记者张展因赴新冠病毒疫情源头武汉探求真相,12月28日被判刑4年的“寻衅滋事”案。

任全牛1月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要吊他照的理由所涉及的是一位80岁的法轮功学员2018年的案子,他没有在法庭上发表当局指责他的“否定国家认定的邪教组织的性质”。有关部门曾在2019年上半年询问过他该案,做过笔录,后一直无事。

他说:“我在法庭上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说法轮功在法律上没有规定是邪教。我只是说他本人不构成犯罪。我在我的辩护词,就是开完庭以后邮寄过去的辩护词里面,详细地论述过中国的所有的法律规定,包括一些法律上的文件,并没有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它直接就说我在法庭上发表了一些什么,依据就是否定性质呀,然后造成恶劣影响呀。这显然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任全牛认为,他这次被当局针对要“吊照”是因为他代理的近期宣判的公民记者张展“被寻衅滋事”案,尤其是“十二港人案”。

他说:“肯定是这两个案子引起的,主要还是因为港人的案子。当时,维稳我的国保在9月的时候大概,他已经提醒我了,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到时候可能吊你的证儿。我就正常地该怎么做怎么做。后来他们也多次要求我退出,没有理由地强迫我退出,我就没有答应他们,但也是有所妥协,就是不再接受采访了。暂时说那边有两律师了,我也就暂时没过去了。我认为这就没什么问题了。结果这个案子一宣判完,我们这个马上就做出处罚决定。”

卢思位:违规处罚是因他为港人辩护

四川成都的卢思位也是知名维权律师,曾是纪念“八九六四”酒案中“四君子”之一张隽勇的辩护人,也代理过广西维权律师陈家鸿“煽颠案”,并因此遭受司法当局和律协的打压和处分。他还是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和异见艺术家王藏的辩护人。

2020年6月,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因“煽颠罪”被徐州中院判刑4年后,卢思位是他的二审辩护人。

2020年8月,在12位香港参与游行抗争的年轻人被中国海警截获并扣押在深圳后,卢思位受家属聘请提供法律援助,曾试图探访被扣押的港人。

卢思位1月4日在记者致电询问时表示,他被吊照,相信是他多年来办理人权案件累积的结果,但是“十二港人案”是决定性因素,而且对他处罚的程序也是违规的。

他说:“这是我长期代理敏感案件的结果,但是这‘12港人’呢这肯定是决定性的因素。律师一般来讲的话,要受处罚它应该有投诉的,它这个案子根本没有投诉的。那么它怎么立的案?第二个如果它立案,它应该通知我,向我核实是不是做过这些事情。到今天为止没有人通知过我。然后突然给我来一个要对你进行处罚。那你处罚的依据是什么呢?也就是说它自认为我说了一些什么东西。那这个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成都司法局的人他们说,这不是个法律问题,这是个政治问题。”

卢思位律师已提出听证要求,被安排在1月13日。

卢思位在1月4日发表的说明中强调,他自从事律师职业以来,恪尽职守,从未有违反律师执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行为,四川司法厅对他拟进行的处罚,是莫名其妙的打压和迫害。

知名律师被停业一年

近期另一起广受外界,尤其是法律界关注的律师被当局处罚的案件是北京知名维权律师周泽被停业一年。

2020年12月21日,北京朝阳区司法局以周泽以“不正当方式”影响办案为由,拟给周泽停业一年的行政处罚。所谓“不当方式”主要是指周泽2020年在为律师吕先三代理民间借贷纠纷而卷入的所谓“诈骗案”的二审辩护期间,在新浪微博上公开曝光合肥警方办案涉及刑讯逼供、违法办案等情况。

安徽高院在11月17日的二审判决书中对一审认定吕先三诈骗的两起诉讼分别做了两个性质不同的认定,将吕先三一审判刑12年改为3年。随后,合肥公安向北京朝阳区司法局投诉周泽。

2021年1月5日,周泽被行政处罚的听证会在北京朝阳区举行,许多曾获周泽代理的当事人、委托人以及支持者,到听证会现场声援,送上鲜花并向他敬送多面锦旗。

据最新消息,朝阳区司法局1月7日下达对周泽的停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决定。

有分析表示,周泽代理的是二审,要是影响办案那也是影响安徽高院,如果投诉,也应该是高院而不是合肥公安。况且,二审的结果,法院也认可了刑讯逼供是真的。

分析批评说,合肥公安不是纠错处理相关非法办案、刑讯逼供的人,而是报复周泽,则是大错特错。此外,就合肥公安存在的问题,周泽已向中纪委、最高检等提出控告,希望结果不久就会出来。

据《财经》报道,周泽听证会的代理律师王飞表示,周泽是在二审期间披露已经公开审判的一审一些证据材料,不违反任何规定。且披露行为也是为反映办案机关和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是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捍卫法治,有充分的正当性。

周泽是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的刑辩律师,原法制日报记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2006年,周泽曾被人民、新华、中国法院、央视国际四大门户网站联合评选为年度“十大法制人物”之一,被中青报评选为“推动中国2006年度人物”,入评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青年领袖”、“2014中国魅力榜”等。

“法治中国”的真相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2019年12月12日在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40周年的文章中表示,律师制度是法治文明的重要标尺。40年来,律师事业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跟随“民主法治”而进步,律师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律师事务所由70多家发展到3万多家,执业律师由200多人发展至46万多人,成为“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作出了重要贡献。

不过,2013年9月成立的中国人权律师团2020年4月24日就中国律师“吊照门”事件10周年发表声明,回顾了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称当局的迫害导致许多维权律师失业,制造了世界律师发展史上极为罕见的现象。

“吊照门”是指维权律师唐吉田和刘巍2010年4月由于代理拆迁、宗教及言论自由等案件,遭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这是当局首次运用2008年6月启用的新《律师法》,对维权律师群体展开新一轮打压的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声明表示,2010年之前,中国维权律师张鉴康、郑恩宠、高智晟、唐荆陵、郭国汀、李苏滨、滕彪、李午汜等不同程度地遭到官方的构陷、迫害,要么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而失业,要么被迫流亡。

2010年4月吊销刘巍和唐吉田律师执业证的事件展现了权力的傲慢、蛮横,成为政府对维权律师迫害的历史新起点。

此后的10年,可谓是中国法治全线溃退的10年,尤其是2015年的“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当局对维权律师的大规模迫害达到了一个新高点。

律师:不听话就要清除

任全牛律师表示,目前律师已经成为给当局撑门面的花瓶,一切要听当局的话,对于忠于执业操守、被认为不听话的维权律师,当局就是要清除。

他说:“它就是要让律师成为花瓶嘛,你看我们也有宪法,我们也有律师制度和律师。实际上完全一切都要你听政府指挥嘛,你根本别(想)真正发挥你的作用,这是他们的目的。你一旦想严格按照法律来,那就不行,那就是不听话。不是抓,就是吊证,就是判人。就是一种迫害吧。”

当局在2015年709事件中对上百名律师判刑、拘押、传唤、约谈、警告后,又陆续以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或强制解散律师事务所等方式继续迫害维权律师。

声明列出李和平、周世锋、浦志强、江天勇、王全璋、谢阳、王宇、包龙军、谢燕益、余文生、陈武权、王全平、张展、李昱函、陈家鸿、温海波、覃永沛、祝圣武、刘正清、隋牧青、王理乾、王龙德、陈科云、文东海、李金星、童朝平、刘士辉、宋美英、朱汝玲、马连顺、刘书庆、程海、玉品健、张雪忠、刘晓原、陈建刚、王清鹏、常玮平、钟锦化、任照、黄志强、卢思位、卢廷阁、吴绍平等等,表示这些律师不是被非法构陷身陷囹圄,就是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或被非法传唤,或被迫流亡海外。

声明说,另有更多的维权律师遭到官方毫无理由的警告或停业处罚,被各种非法手段骚扰也是维权律师们的家常便饭,甚至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都受到连累 。

滕彪:维权律师是当局的“眼中钉”

逃离中国的前维权法律学者、纽约城大亨特学院兼职教授滕彪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自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当局对维权律师和人士的打压一直持续,以709大抓捕为高潮,而近年更是不断加剧。

他说:“能够代理敏感案件、人权案件的维权律师越来越少了。能够坚持继续做这工作的律师就成为当局的眼中钉,就肯定要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给他们吊销律师证或其他的处罚,更严重的就有可能被抓捕判刑。”

滕彪表示,自律师制度建立以来,在普通案件上有更多的程序可以依循,但在当局认为的敏感案件上,所谓的各种程序、法律规定、人权标准就完全被践踏,并且越来越不在乎外界的批评。

他说:“连一些最基本的形式上的、表面的工作都不做了,公然地去抓律师,公然地以各种借口吊销律师执照。而且当局的许多公开的表态、公开的讲话,强调法律工作要为党服务,要为政府服务。仅仅从宣传口径,从这些官方的话语来看,也是在明显的倒退。”

中国人权律师团在纪念“吊照门”10周年的声明中还说,人权律师为了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依法履行职责-把宪法当真,把法律当真,把权利当真,如啄木鸟般将“法治”的害群之马,从这个腐蚀、烂透的肌体里一个个努力拔除,将一条条“恶法”揭示于众,利国利民,是一群真正追求法治国家、保护人权的践行者,但他们却遭到了当局的残酷打压。

声明问道,中国还要不要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中国社会是否还要回到专制与权力至上的黑暗时代?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看台: 年终报道: 拜登的对华政策,特朗普2.0?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6:09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