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2 2021年10月22日 星期五

从“山东黄金”拿下加纳金矿看中国与西方未来争夺的新战场


金条(资料照)

中国国企山东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黄金”)在平安夜晚间正式宣布,其境外全资子公司山东黄金(香港)已成功收购澳大利亚卡蒂诺资源公司(Cardinal Resources Ltd.)。此举意味着山东黄金已把卡蒂诺位于加纳的纳姆迪尼(Namdini)金矿项目纳入囊中。

而就在3天前(12月22日),山东黄金收购加拿大北极地区一个金矿的提议被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

不过山东黄金收购卡蒂诺的过程也完全不轻松。它与俄罗斯黄金巨头Nordgold打了9个多月的竞价拉锯站,并在达成交易前夕受到来自俄罗斯-阿联酋合资公司Dongshan投资的竞价挑战,差点成果不保。

中俄竞购大战

今年10月19日,山东黄金在与Nordgold数回合竞价后抛出其“最终最佳报价”。公司声明表示,“若无更高的竞价,1.0澳元/股将是(本方)最佳也是最终报价。” 此报价已比山东黄金的首次报价高出一倍多。

结果Nordgold出狠招,将自己的报价提至与山东黄金一样的价格。由于这不是“更高的竞价”,山东黄金没法再通过提价以获得优势,所以Nordgold守住阵地,局面陷入僵局。

卡蒂诺随即以收购进程陷入僵局为由,要求澳大利亚收购委员会批准山东黄金可以不受“最终最优报价”这句话的限制,继续竞价。但要求被否决,僵局持续。

11月24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加纳矿业公司以1.05澳元/股的报价为正头疼的卡蒂诺打破僵局。但随着山东黄金和Nordgold也都把报价抬至1.05澳元/股,僵局再现。

本周二(12月22日),在山东黄金将要约价格提至1.075澳元/股后,Nordgold于本周四正式宣布结束竞价,将自己28%的股份卖给山东黄金。Nordgold表示,综合考虑矿山开发的风险因素和对回报率的要求,1.075澳元/股的价格已超出他们对该项目的价格承受范围。

由于Nordgold的退出,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平安夜关闭前,山东黄金向澳交所声明自己已经持有“卡蒂诺全部股份超过50%的相关权益”。

在Nordgold举白旗后,俄罗斯与阿联酋的合资公司Dongshan投资在平安夜当天向卡蒂诺发出不具约束性的指示性要约,表达以1.2澳元/股收购的意向。不过由于Dongshan的报价条件之一是持有卡蒂诺50%以上的股份,这已不再可能。《澳大利亚财经评论》表示,理论上Dongshan可以尝试继续跟山东黄金谈判这笔交易,但考虑到山东黄金费如此大周折才赢下卡蒂诺,“他们放弃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的可能极小。”

抢金大战背后的考量

四家公司如此竞购金矿公司,不难看出如今的淘金热度。

在全球疫情冲击和持续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下,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增加,因此作为典型避险资产的黄金在2020年保持牛市势头,价格继续大涨。今年7月,黄金价格一度达到1800.5美元/盎司,是自2012年以来首次超过1800美元/盎司。而与此同时,全球矿业公司持有的地下黄金储量不断下滑,加之金矿勘探成本高、风险大,大型黄金生产商们更倾向于收购初级采矿和勘探公司来实现产能。

所以山东黄金今年两次出手,除了瞄准卡蒂诺正在开发的加纳金矿外,也试图收购加拿大金矿商特麦克公司(TMAC)以得手北极地区的金矿。不过该笔交易没有通过加拿大政府的外资并购审查,于本周二被加拿大政府正式否决。加政府2009年出台《关于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条例》,对任何事关国家安全的敏感产业的外资并购实施审查。

据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加拿大一些安全官员和专家指出,因其连接大西洋与太平洋的关键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矿产资源,北极地区近年来已成西方和中俄争夺的新区域,战略意义正不断上升。

此外,随着加中两国关系的不断紧张,减少中国投资正渐渐成为加拿大政府的政策风向。

前加拿大外交部东亚局局长、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院长侯秉东(Gordon Houlden)在接受《澳大利亚财经评论》时表示,加拿大政府拒绝这笔收购是加拿大减少中国投资这一总体政策趋势的实际体现。

相比国家安全因素,侯秉东认为,中国至今仍拘禁加拿大“两个迈克尔”(康明凯和迈克尔·斯帕弗)所引发的公众愤怒更可能是政府决定阻止这笔交易的因素。

不过,或许是因为卡蒂诺的关键金矿项目都地处加纳,尽管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也日趋紧张,贸易领域更是摩擦不断,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于今年8月底就批准山东黄金对卡蒂诺的并购提议。

而四家公司的争抢主要是聚焦在卡蒂诺在加纳的纳姆迪尼金矿项目。今年7月,加纳政府批准授予卡蒂诺对纳姆迪尼金矿项目的采矿许可。根据卡蒂诺去年10月发布的项目可行性报告,该矿有510万盎司(约145吨)金矿石储量,第一年大概能产出42万盎司(约12吨)公斤黄金。就以平安夜当天1880美金/盎司的金价来看,该金矿将是当之无愧的“现金奶牛”。

中国的长期战略:全球采矿,抢占未来

其实,中国企业对金矿的如此执着只是中国矿产战略布局的小缩影。

在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背景下,还有其他一系列比金矿更具战略价值的矿产。据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对关键矿物的战略性部署比世界大部分国家早了10年。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9年发布题为《开采未来:中国将如何主导下一波工业革命》的研究报告,开篇就指出,相比5G问题上的争吵,“人们很少注意到一个很可能对世界未来的经济和安全更为重要的问题:中国控制支撑数字经济所需的原材料。”

报告发现,电动汽车、太阳能板、智能手机、风力发电机、卫星和半导体行业这几大新兴制造业所需的关键原材料,中国几乎已经全部通过各种方式抢占相应矿产的控制优势。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就是钴矿。本月2号发表于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一篇题为“美国是如何在一场关键抢矿竞赛中被中国甩在身后”的文章就特别分析了中国对钴矿资源的率先抢占。

从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从飞机引擎到磁铁,钴被广泛应用于日常商品和军工制造。电子时代最具革命性的锂电池中最不可或缺的成分就是钴。2018年,美国内政部将钴矿列为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至关重要的几种矿物之一。在美国地质调查局评估的50种矿物中,钴矿也被列为面临供应链风险最高的矿物之一。

文章指出,刚果是全球最大的钴矿石出口国,已探明的陆地钴矿储量占全球的49%,而刚果40%到50%的钴矿石生产被中国公司所有。

文章认为,对钴矿的控制上,中国的“国家主导”型产业政策起了很大作用。中国政府2007年的一笔价值6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换矿产”交易中,其中一部分就是中国以道路、高速公路和医院等建设项目换取刚果一座大型钴矿的采矿权。

另外也有分析认为,受疫情影响,目前许多海外矿场因劳动力紧缺而不得不停产或关闭,出售矿场套现成了很多矿场的选择;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从疫情中逐渐复苏,中国企业全球收购矿场的热度恐怕只增不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