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8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两会”前 中共以“莫谈国事”来严控网络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监控摄像头和中国国旗(2019年3月15日)

中国正在开展网络环境治理专项行动,要求博主讨论时政等被当局认为的敏感话题前获得专门许可证。分析认为,此举可能是为“两会”和中共建党百年积蓄正能量,实则进一步限制言论自由,禁止网民评论国事。不过,当局整顿中国网络乱象似乎得到舆论的某种认可。

“两会”前 中共以“莫谈国事”来严控网络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2 0:00

网上强化“莫谈国事”

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室等七部门最近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将严格规范直播、短视频类网站平台网红主播行为”,强调其言行要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并对主播账号进行“分类分级管理”。

中国网络活跃人士陈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分类分级管理”明显剑指各类网络大V,最近各个平台,例如微信公众号以及博客平台都发出通知,要求涉及时政、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热点、以及当局认为的其他敏感话题,都要申请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

陈先生说,当局这种做法非同小可,对博主和网友影响很大:“像我们这些人,也不会去丢人,申请这个(许可证),被当局训斥一通。”

他还表示,中国目前对网络的强化整顿,还只是说说,没有确实这么做,没有“严格执行”,“相对温和一点,理性一点”,而一旦当局动手,就是把你的帐号封掉,这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因为中国就是一个强权政府。

搜狐网和百度最近也发出通知说,任何没有专门许可证的公共账号,不得发表或者转发时事新闻,禁止的题目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以及公众事务;不得对党史和国家的历史“断章取义”;不得发布突发新闻和评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说,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民达9.89亿,手机网民9.86亿,已经构成全球最大“数字社会”。

为“两会”和建党百年营造气氛?

中国为什么此时强化网控,尤其针对引导舆论的网络大V和他们的舆论平台?

自称网上几乎每天发帖的孙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当局的这种压力对我时时刻刻都有,我因为写东西被关过三回。现在我一直还是每天写不少评论,但是很多时候,我的评论上不了平台。这对社会进步肯定是一大伤害,也就是说,政府做的事情,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提出建议或者意见。”

孙先生说,这么多年来中国网控一直就没有放松,这是多少人通过现实所了解的国家言论自由状况,尤其是在重大时间节点,例如,人大政协的“两会”期间。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来讲,毕竟今年是建党一百周年,所以在言论方面,一定保证和谐与稳定的状态。”

胡佳说:“网络直播是实时的,当局采取掐断中国公民的直播权进行管控,这种情况早在前年就已开始,而且采用人脸识别方式,只要你的影像一出现,直播就会断掉。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注册,都躲不过当局监控和封锁”。

胡佳说,在中国党管网络天经地义:“每个新的互联网技术的产生,普通人有了新的发声渠道,从文字的到图片的,图片加文字的,到如今视频为主流的。政府部门,尤其是网信办等这些机构。网络平台其实都是和网警相通,都是铜墙铁壁,如今天下,莫非党土,网络空间也是一样。”

美联社援引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专家陈至洁(Titus Chen)的话说,中国网监部门对包括博主们的网控,旨在控制信息生产制作的全过程。中国网信办的最新措施,符合习近平治下言论空间日益收窄,监管更加严苛的一贯做法。这位中共领导人已把握“数字主权”作为其统治的核心理念,网管因此不断制定各种政策规章。

有评论认为,中国网监对互联网的监管,其所依据的是网监部门自己制订的对假新闻和社交媒体账号“有害活动”的标准,而公民言论表达自由是活跃公民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关键。

美联社说,中国当局此时强化网络规管,可能也与疫情期间网络自媒体异常活跃,各种信息满天飞有关。“春节就地过年”就刺激了网络流量大攀升。

中国工信部2月20日说,春节期间,中国移动互联网流量高达357.3万TB(1TB=1024GB),同比增长23.4%。

网红惹争议:陈平现象

中国严格规管网络主播账号,限制时政话题的同时,推崇所谓“以文化人”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力量的“主流价值引领”和“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

不过,中国网络的这种宣传教化作用,最近因网络红人“眉山剑客”的自身公知形象受到质疑,再次引发舆论热议。

多家媒体报道,“眉山剑客”公众号博主陈平是经济学家,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民营网络媒体观察者网的“大佬级嘉宾”,被称为“反美斗士”。然而最近却被爆出陈平在美国德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拥有体面房产,并和家人在那里定居。

胡佳说,中国网络平台上的这类官方舆论引导者,并非陈平一人:“这些人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他们处于人格分裂的状态。他们不仅批美国,西方以及人类普世价值的东西他们都批。他们这些人首先获得政府的支持,网络大V嘛,有影响力嘛,他们发动的言论可以带动很多人,他们可以获得来自政府的盘子肉。”

网友“镢头”说:“陈教授是一把插在敌人心脏的尖刀,敌后武工队的排头兵,发回永不消逝的电波”。

网友“康素爱罗”则说,“我身边有不少留美的亲友,都在客观讨论美国目前遇到的各种问题,我觉得陈平说的很客观,我也不明白那些人在攻击什么?”

中国网络乱象丛生

在中国,网络电商直播、短视频等应用发展迅速,直播平台正在成为主流渠道;门户网站、搜索引擎、浏览导航、弹窗广告等信息入口众多;网络带货、网络讲座、网络脱口秀、网络打赏,名目繁多。

然而,中国网上乱象丛生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中国官媒用色情、暴力、赌博、低俗、媚俗、庸俗,网络暴力,煽动“粉丝”互撕、网络欺凌、恶意营销、恶意炒作、断章取义、拼接转载不实信息等词语描绘出当下中国的网络生态乱象。

网络活跃人士陈先生说:“对于视频直播的乱象我是知道的,我们这里很多人一有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顾别人的利益,传播虚假消息、虚假产品,带物的比较多,他(她)们的网络视频主要是带物。”

他说,中国网络上谣言太多、谎言太多、特别是卖假货和无良经营,以及互联网金融诈骗,害人太多,应该加强管理,因为一个社会的言论开放,肯定要有国民整体素质。

陈先生认为,中国网络之所以有传播谣言的土壤,首先,中国网不是全球网,而是言论受控的局部网络。网络基础设施快速发展的同时,国民素质整体并不算高,认知能力比较弱,导致网上言论形态畸形、恶性发育,直接影响社会稳定,虽然当局重言强化管制,但是只要网络乱象赖以生存的土壤还在,中共整治网络乱象能否真正见效还有待观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