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为缓解电荒,中国放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上浮限制


北京商业中心区旁的输电塔。(2021年9月28日)

在蔓延全国多地的电荒严重冲击工业生产,可能在今冬明春对经济造成重创的压力之下,中国政府再次出手,以进一步放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浮动的办法,一方面鼓励电厂扩大产能发电,增加上网供电;另一方面强迫工商业用电客户以市场价支付电费,推动电价的市场化改革。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星期二(10月12日)发布公告,宣布将加快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电价的机制,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公告特别提出,要把向燃煤发电企业收购电力的价格,纳入市场化改革的范畴。

国家发改委星期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提到的具体步骤,就是放宽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的范围。目前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的浮动范围是上涨不超过10%,而下跌不超过15%。最新的市场化改革措施则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的上浮界限提高到20%,而且高耗能企业使用的电量的市场交易价格还不受上涨20%的限制。

中国新冠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工业生产恢复很快,加上国际订单的暴增,对电力供应的需求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另一方面,煤炭生产滞后,供应不足,煤炭价格也一路飙升。由于中国煤电企业的上网电价由国家制定,企业面对煤价飙升,发电成本高企需要自我吸收,而电价又不许上涨的两头压力,出现了发电越多越亏本怪异现象。

尽管自从7月份中国就开始出现电力供应吃紧的状况,到了9月份,将近20个省市自治区都出现了电荒,煤电企业的发电积极性仍然不高。有些煤电企业甚至以设备维护或检修为名,故意减少发电,减少亏损。

到了9月中下旬,包括中国东三省在内的多个地方由于电力缺口太大,超大负荷缺口对电网安全造成威胁,被迫无预警地拉闸限电,不仅严重冲击工业生产,而且也给民众生活造成困难,引发极大民怨。

在中国政府的强力干预下,国家发改委和中国工信部纷纷发文,要求煤电企业扩大产能,增加发电,并将增加发电与政治任务和政治责任挂起钩来。国家发改委还下达了有序用电、错峰用电的指示,但是由于煤炭供应紧张,煤电企业发电积极性不高,持续的电荒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

中国《每日经济新闻》曾经引述广东一家煤电企业负责人的话说,目前的火力发电,电厂每发1度电就要亏损七、八分人民币(约合1.1美分)。“如果机组全部开机发电,电厂一天就要亏损上百万元(约合14.7万美元),”这位电厂负责人说。

辽宁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星期一再次发布严重缺电的II级橙色预警,声称全省最大负荷缺口高达474万千瓦。这是辽宁省在两个星期内第5次发布缺电预警,并且是第2次发布严重缺电的II级橙色预警。辽宁省工信厅上一次发布严重缺电的II级橙色预警是在9月28日,当时最大的电力缺口高达530万千瓦。

中国《证券日报》引述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的话说,“目前我国多地电力供需矛盾突出,要缓解这一问题,保障居民和企业的正常用电需求,就要着重在供给端发力,既要借助行政协调的力量,也要发挥市场调控机制的作用。”

董忠云表示,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意在通过适当上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来分摊应对电厂成本压力,改善电厂经营状况,提升电厂发电意愿,进而缓和目前的电力供应紧张状况,根本的目的在于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最大限度降低电力短缺的负面影响。

中国国家发改委公告宣布的电价上浮目前不影响居民、农业和公益性事业的用电价格。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在发改委发布通告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目前约有70%的燃煤发电电量通过参与电力市场形成上网电价。而这次宣布的新的改革举措,将推动其余30%的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这样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别电源发电电量进入市场,“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坚实基础”。

经济学家董忠云向《证券日报》表示,由于居民和农业用电价格稳定,企业将是承受电价上调的主要受体,而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又不受上浮20%的限制,显示高耗能企业或将分担更多的电力成本,这有助于通过市场价格手段引导和鼓励企业降低能耗。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熊焱: 从亲历战争到亲历民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