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6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中国疫苗接种遇尴尬:领导先打我才打


中国科兴公司在北京展示其研发生产的新冠病毒疫苗。(2020年9月24日)

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制过程和质量备受质疑,很多中国医务人员对官方层层动员接种态度消极,有专家提出,要打还是领导干部先打。疫苗接种问题于是凸显了官员与民众关系的政治色彩。

中国疫苗接种遇尴尬:领导先打我才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2 0:00

医护人员拒绝接种的背后

网上近日流传一段视频,引发舆论关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12月22日在一次会议上,就当局针对接种国产新冠病毒疫苗进行层层动员和测试摸底,很多医务人员拒绝接种的情况发表了个人看法。

他说:“你有10%接种也好、20%接种也好,其实我们都不着急的”。他还说,“那今天谁要应该先打?我个人觉得,现在要打是领导干部要先打”。

张文宏,男,1969年出生,长期从事传染病与肝病专业的临床研究,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党支部书记,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获“国之名医·优秀风范”等奖,其讲话以诙谐幽默,直率尖锐见长。

大纪元等媒体报道,江苏镇江市疫苗接种摸底紧急通知显示,当地中共机关官员没有一个人报名。上海11月份的类似紧急摸底显示,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接种,其中杨浦区中医医院超过9成的医护人员拒绝打疫苗。

假疫苗的阴影

中国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制过程和质量缺乏公信力是事出有因的。

安徽居民周先生对美国之音说:“要是让我接种疫苗的话,我肯定不去第一个接种,因为这个疫苗还不可靠,要得到国际认可。国际认可这个中国疫苗可以使用,我们老百姓才能放心地使用,起码要得到世界卫生组织部门的同意。新冠疫苗是不是毒疫苗,我想,我们都还不清楚,”

周先生说,“因为我们国内很多疫苗都曾出过问题,比如那个婴儿疫苗,国内已经发生了多起婴儿疫苗(事故),导致那些小婴儿不幸地夭折,这些事情国内国外都知道,都很清楚。我们老百姓把这些疫苗称为毒疫苗。”

资料显示,2010年3月17日,山西省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 ,引起政府部门和社会广泛关注,史称“山西疫苗事件”。

除毒疫苗事件外,2018年7月15日,中国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这是该厂2017年被发现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后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质量问题。

中国的民间上访群体中,就有很多毒疫苗受害者家长的身影,他们的家庭遭遇和索赔要求长年得不到解决,而且经常成为当局的维稳对象。

疫苗研制状况引关注

新浪科技报道,世卫组织统计的200多种研发疫苗中,截至12月22日只有2个获得部分国家的完全批准和大范围紧急使用授权,即辉瑞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的疫苗,以及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疫苗。

北京日报说,中国新冠病毒疫苗明年产能可达10亿剂,目前已在1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三期临床试验,近6万人入组试验。

中国新闻12月21日说,目前接种的策略是“两步走”,第一步针对重点人群接种,第二步,随着疫苗获批上市,产量逐步提高后,将会使用更多疫苗。

与此同时,大纪元等媒体报道,中国央企外派到非洲安哥拉的员工至少有17人染疫,47名在乌干达的中国员工染疫,天津电力建设公司在塞尔维亚的400多中国员工中300人确诊感染,这些员工大多数出国前接种了中国“国药集团”的疫苗。

美联社12月25日报道说,没有明显理由怀疑中国的疫苗不灵,但是,中国却有疫苗丑闻的历史,中国的制药厂没有公布疫苗人体实验的最终结果,但是却在国内以紧急的名义使用了100多万次。

日本时报说,中国快速研发新冠病毒疫苗令人质疑安全可靠性。人们的疑问是,他们如何严格审查和报告那些西方竞争对手已经有所报道的潜在安全问题。中国研发人员使用的标准和安全措施缺少透明,没有监管机构批准前就已经发往各地紧急使用。

“让领导先打”引反响

关于中国冠状病毒疫苗研制中的争议环节,原中国青年报冰点杂志编辑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疫苗信息太不透明,究竟做过多少人的实验,一期二期三期结果怎么样?副作用怎能样?现在都不透明,不知道,那谁敢打啊?因此上海的张文宏说得很对,什么时候打呢?只有等领导们都打完了,你就可以打了。”

安徽居民周先生还表示,领导先打也并不一定就有用,而是要看是哪一级领导在做这个示范:“让领导先打这个办法很好,但是要看它是什么领导,是县领导?还是省领导?还是中央领导?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是不是?”

对此,李大同说:“你们这些(中国)高官部长们,国务院的总理、副总理们,国家的主席、副主席们,你们都坐在电视机前头,拿出中国疫苗来,你们打这些疫苗给我们看看,你们敢(打),老百姓就敢(打)。”

“公民力量”刊物《议报》12月24日的署名文章“中国人的心声:让领导先打疫苗”说,为什么中国人会提出“谁先打疫苗”的问题?因为中国官员掌握权力,统治人民,人民服从官员。中国仍然是个官本位和特权等级森严的国家。面对风险,自然是中国老百姓要首先面对,疫苗自然老百姓先打。

张杰说,相比之下,美国不存在“谁该先打疫苗”的问题,部分美国民众对疫苗接种存在恐惧是事实。不过,61岁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妻子和医生陪同下,已接受注射辉瑞的第一剂疫苗。当选总统拜登和妻子也已同样接种疫苗。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等重要政治人物也在媒体见证下接种了疫苗。

看好中国疫苗和防治

北京居民袁先生对中国疫苗很有信心,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疫苗在很多国家,像中东、非洲,都已经打了,中国疫苗副作用小,中国也是医护人员先打,毕竟全国案例也没有多少,都是零零星星的,分散性的。”

美联社说,富裕国家快速采购新冠疫苗之际,世界某些地区则必须依赖中国开发的疫苗,中国“填补了空缺”,很多专家赞扬中国的疫苗生产能力。澳大利亚悉尼医学院免疫和传染病学主任杰米耶·特里卡斯(Jamie Triccas)说,“中国疫苗研究看来做得很好,我不会对科学杂志上中国的临床试验结果过份忧虑”。

美联社还说,十年来中国一直和盖茨基金会等机构合作,改善疫苗的生产质量。世卫组织已经预批了五种非冠状病毒疫苗,供联合国下属机构购买,以便用于其它国家。

北京居民袁先生还说,除疫苗的作用外,中国的主要手段是严格控制。他说,因为疫情主要是在境外,境内局部零星疫情一发现就隔离,筛查,凡是接触者,立即做核酸检测,跟着就是隔离,“不像美国撒欢了,放开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