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张展因报道武汉疫情恐遭重判 中国公民记者遭遇寒冬


中国公民记者张展 (照片来源:无国界记者网站)

近年来,中共对敢于向外界披露社会真相的公民记者进行严厉打压。前不久,公民记者张展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治罪的起诉书和检方量刑建议书在网上被曝光。据悉,张展是因前往武汉报道新冠病毒疫情而遭当局拘押的。这一事件再次引发外界对包括张展在内的中国公民记者命运的忧虑。

张展因报道武汉疫情恐遭重判 中国公民记者遭遇寒冬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43 0:00

检察院建议给予张展重刑

据维权网等媒体报道,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针对公民记者张展的起诉书及量刑建议书于9月15日签发,但是张展的母亲一直未能从受官方认可的辩护律师处获悉内容,只到11月13日起诉书副本的图片才在网上曝光。

起诉书称,张展2020年2月3日进入武汉后,多次通过微信、Twitter(推特)、Youtube(油管)等网媒以文字、视频等方式发布“虚假讯息”,并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恶意炒作”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受众众多,影响恶劣”。

起诉书还称,张展在新冠疫情严密防控期间,“编造、散布虚假讯息”,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检察院认为,张展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另外,检察院的量刑建议给予张展4至5年的重判。

有分析表示,鉴于武汉当局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初期隐瞒和掩盖疫情真相的事实,张展作为公民记者,利用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到疫区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真实地展现出来,让民众了解真情,有利于外界了解认识疫情的严重及危害程度,并做好自身防护。

河南维权律师任全牛原本由张展的母亲委托为张展辩护。任全牛9月两度申请阅读卷宗并会见张展,都被有关当局以不同理由拒绝或取消。

张展的母亲因受到国保和另一名律师戴佩清的压力,不得不让任全牛退出,因为戴佩清认为任全牛会给她自己带来麻烦。

律师:言论不能入罪

任全牛律师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张展有关武汉疫情的讲述都是真实的,而且她的言论自由也应当受到保护,因此不仅不能入罪,更不能如检察院建议的那样被施以4至5年的重刑。

任全牛说:“我认为是典型的对言论的打压,言论入罪,她是实实在在去现场报道一些事情。她并没有猜测呀、造谣呀是不是?完全是她实实在在在武汉,自己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再说出来,并没有自己去夸大或者编造。作为一个入罪,本身就不合适,也是违反法律的。再加上你量刑这么严重,更是有意的迫害。对言论对思想,你怎么能入罪呢?”

继任全牛之后,由张展委托的广州维权律师闻宇10月底也因当局压力被迫退出辩护。闻宇10月29日曾到看守所会见张展。在被问及此案时,他只是表示,尽管他已经退出张展一案,但仍不能接受采访,讲述或评论该案,因为已经被有关部门“关照”过。

现年37岁的张展硕士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专业,2010年离开陕西家乡到上海。张展曾是律师,但因网上发表针砭时弊的文章遭到报复,不能正常执业。她2月初前往武汉搜集疫情资讯,以自媒体形式发布,触怒当局。

张展5月14日被捕,被转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8月18日被以涉嫌“寻滋罪”移送审查起诉,9月18日移送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审理。据悉,张展一直拒绝认罪,并以绝食抗争,已5个多月,目前仍在持续。

据报道,对于张展目前唯一的辩护律师、来自上海的戴佩清,外界有些不同的看法。

戴佩清否认自己是官派律师,称是因为认识张展才代理此案。记者星期四致电戴佩清,希望了解有关她最近会见张展的情况,例如张展是否还在绝食等。戴佩清表示,目前“谣言满天飞”,但她不想对记者“澄清”。

多名公民记者被拘押或失联

2020年,张展并非唯一一位因在武汉新冠病毒疫情封城期间进行报道而遭当局拘押的公民记者。在张展被抓前,公民记者陈秋实律师、武汉公民方斌和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节目主持李泽华,都因在社媒上分享武汉疫情的实际情况,被抓后失联。

曾是演说家和律师的陈秋实,1月24日前往武汉,发布了一系列实地报道视频,包括在多家医院看到的医疗、急救以及殡葬超负荷运转的情况。2月6日,陈秋实的母亲发视频,称前一天他说要去方舱医院,但晚上一直失联。后来证实他被当局强制隔离。

陈秋实的好友、格斗狂人徐晓东9月17日称,得到消息指陈秋实很健康,已不在武汉,但仍被监视居住。但外界至今没有他的确切消息。

武汉公民方斌2月初在4家医院拍摄后,有当局人员闯入他家,将他带到派出所,后获释。2月9日,他在YouTube上视频,其中展示书法条幅“全民反抗、还政于民”。当天,他再被警方带走,从此失联。

党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前主持人李泽华,2月16日起以独立记者身份前往武汉多个地方实地采访,以YouTube频道记录他的行踪。

2月26日,李泽华在路上被尾随追捕后,边开车边发视频求助。当晚,他在居所被警方带走失联。4月22日李泽华上传一段视频到他的Youtube频道,表示已获释,并透露失联期间被“定点隔离”的遭遇。

分析人士指出,张展和方斌、李泽华、陈秋实等作为公民记者深入武汉向外界报道疫情的真实情况,是中国社会不多的敢言者。在党媒官媒听党话,一片歌功颂德和报喜不报忧的声音中,他们冒险提供一些真相,当局不应迫害他们。

除张展等多位实地报道的公民记者被拘押失联外,当局今年还重点抓捕了3位利用网站收集被审查删除的新冠病毒疫情相关文章和社媒帖文的北京维权公民记者。

“端点星”等维权公民记者被抓

据报道,北京警方4月19日拘捕了“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信息捍卫者陈玫、蔡伟和蔡伟的女友小唐。当局指控蔡、唐二人“寻衅滋事”,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陈玫先是处境不明,后也证实是被“监居”。

据报道,小唐已于5月13日取保候审,但被强行送回安徽老家。陈玫和蔡伟的家人6月12日分别接到通知,已被正式逮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8月6日,由官方指派的律师告知家属,案件已于当日移交至朝阳区检察院。

由于家属自主委托的律师无法履行律师职责,不能依法会见当事人,目前为止有关陈玫和蔡伟的案情及被羁押期间的身体健康状况等信息外界都无法获知。

端点星全称是Terminus端点星计划(Terminus2049),始于2018年4月22日,架设于开源平台Github的托管服务上,逐渐成为网民发布和保存被审查删除的中国报章杂志和社媒平台的资料,对抗网络审查,保证文章传播阅读的持久有效性。

网站早期收录的主要文章与中国高校性骚扰、北大岳昕声援深圳工人罢工事件有关,后扩展到武汉理工大研究生陶崇园不堪导师长期压迫跳楼自杀事件、北京大规模驱逐低端人口等事件。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网站贴出大量有关疫情的新闻报道、专访和个人记录。上述三人被捕后,端点星网站在中国已遭到屏蔽。

另外,2020年被抓捕的公民记者还有维权网站《民生观察》的原编辑,网站公民记者丁灵杰。她长期在北京从事关注维权访民各种冤假错案的报道与支援。2020年6月3日,她在电告友人河北定州公安找她后失踪。家人找定州公安局要人,但被告知没有人也不知情。目前,外界没有有关丁灵杰的更多情况。

丁灵杰曾多次被北京警方抓走讯问、辱骂,被以“寻滋罪”传唤。2017年9月,丁灵杰等人因为涉及制作视频讽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案件被抓捕,2018年12月28日被判刑1年8个月。2019年5月21日刑满获释。

近年另一个重大的公民记者遭受迫害的事件,是民间维权纪录平台“非新闻”的创办人卢昱宇及其前女友李婷玉。他们被捕前在推特上以“非新闻”的网名统计和记录中国的维权群体抗议事件共7万多起,曾有一年内报道2万9千多起的纪录,为中国的维权报道开辟了一条新路。

2016年,两人被以“寻衅滋事”羁押,第二年卢昱宇被重判4年,分案处理的李婷玉被取保获释。卢昱宇今年6月16日出狱后,在推特公开了自己的判决书及在狱中遭遇酷刑的经历,又遭遵义公安的传唤和警告。

公民记者被判刑的历史案件

2016年,当局除抓捕了“非新闻”的卢昱宇和李婷玉之外,还抓捕了知名公民记者、维权网站“民生观察”的创办人刘飞跃和多次荣获国际新闻奖的“六四天网”的创建人黄琦。他们两人的境况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从1996年起开始从事民主活动的刘飞跃2005年成立“民生观察”工作室,一年后开设网站。尽管多年来他不断受到当局的骚扰,不过他还是有一定相对的空间从事民间维权活动。

但到了2016年11月18日,随着当局严打公民记者,他也被湖北随州公安刑拘,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他的案子2018年8月7日开庭,检方指控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诽谤、诋毁国家政治制度和司法制度,攻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开办民生观察网站,与境外机构、组织勾结,长期从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活动。第二年的1月29日,他被判刑5年,没收个人财产101万元。

此外,中国最著名的公民记者黄琦1999年与前妻一起开设“六四天网”,刊登维权信息和各种批评时政的文章。

2000年6月3日,在六四事件11周年前一天,黄琦被成都公安逮捕。近3年后的5月9日被以“煽颠罪”判刑5年。黄琦的被捕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美国政府及数百家国际组织抗议对黄琦的迫害,而中国民间强烈认为指控黄琦的事实和证据都不能成立。

2004年6月,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2届互联网自由奖”。 2005年6月4日黄琦刑满获释。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黄琦积极除参与救灾,并为死亡学生的家长提供帮助,还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6月10日晚,黄琦和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两名工作人员失踪。6月16日黄琦母亲收到刑拘通知书,罪名是“非法持有国家机密”。2009年11月23日,黄琦被判刑3年。

黄琦在2016年严打公民记者的行动中,再次成为重点清除对象。11月28日,黄琦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后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被逮捕。2019年1月14日,黄琦被加控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开庭审理。美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外交官前往绵阳试图参加旁听,但遭阻拦。

庭审前,黄琦85岁的母亲到北京陈情,担忧身患重病的他健康状况危急,而律师也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但都被驳回。2019年7月29日,黄琦被判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成为近年刑期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公民记者已无言论空间

民间维权纪录平台“非新闻”的创办人卢昱宇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当局严厉打击向外界报道真实情况的公民记者之际,他们所面临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尤其是疫情之下,当局更是将大数据下的监控发展到了极致。

他说:“你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法儿做,它现在就是已经完全控制了。现在是这种大数据的监控的话,在任何地方都知道你在做什么事,它很快就会知道。就不会像以前那样还有一些空间给你做。反正是很难,基本上在国内是没有条件做这方面的事。因为这个疫情之后它的这个监控能力又增强了很多。之前没有这个疫情,那可能很多东西还要以后,可能一年几年以后才会执行,但是有疫情后,它现在就已经有这个技术手段了,来控制这个社会。”

曾代理过多起敏感维权案件,包括公民记者案件的维权律师任全牛表示,当局近年针对公民记者的打压,是继2015年709大抓捕维权律师之后,对社会又一重要群体的整肃,以达到社会噤声的效果。

他说:“是对社会不同社会群体这些人的一次清洗,思想清洗......就是要让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跟主旋律一致。不一致的就是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去强迫改变。这几年对于言论呀,或者是某些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的这块儿管控得更严了。可能是因为现在的社会矛盾比较尖锐、比较集中,他们为了所谓的维稳吧,就把这些比较尖锐声音的或比较活动能力强的人,都想给他们消声。”

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统计,包括张展在内,中国至今至少拘禁了118位新闻工作者、出版商、政治评论员或公民记者。

无国界记者今年发布的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国的排名第177,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倒数第4。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