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4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美国大选、疫情与中国官方舆论导向


人们骑车路过位于北京中央商业区的中国官媒央视大楼。

对这次美国大选,中国官方和中国民众表现出许多相互矛盾的观点。与此同时,观察中国共产党当局舆论操控的观察家指出,在中国,许多网民关注美国大选并对美国的选举发表大量评论的情况下,当局显然是在采取各种方式进行舆论引导。

美国大选、疫情与中国官方舆论导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38 0:00

中共当局姿态扑朔迷离

由于中国没有独立的民意测验,外界不清楚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关注美国的大选。但截至目前从互联网上来看,中国网民对这次美国大选兴趣浓厚而且常常在感情上非常投入。很多支持现任总统特朗普或特朗普的竞争者前总统拜登的人都感情激动,意见激烈对立,认为特朗普或拜登当选是大好消息或大灾难。这种有关美国大选的对立意见在中国官方也有微妙的反映。

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被问到有关美国大选的问题的时候说:“我们对美国大选不感兴趣”。

11月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说:“目前美国总统选举计票仍在进行中,结果尚未确定。希望此次选举平稳、顺利进行。中方对中美关系的态度是明确的、一贯的。中美之间虽然有分歧,但也有广泛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保持和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中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共同期待。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同中方相向而行,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观察人士指出,乐玉成所说的话明显展示出中国官方对美国的总统选举(大选)很感兴趣,也很关注。现在外界不清楚赵立坚所说的“我们对美国大选不感兴趣”是口误,还是中共现在对美国的大选改变了态度,或者是对美国的大选,中共内部一直有意见分歧。

早些时候,赵立坚通过美国的社交媒体推特用英语宣扬给全世界带来大祸害的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美国实验室的阴谋论,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随后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称,这种阴谋论是“疯狂的言论”,从而似乎是暴露出在疫情起源问题上中共当局的意见分歧。

外界目前不清楚崔天凯发表的看似批驳赵立坚的言论是暴露了中共当局内部的意见分歧,还是中共当局看到赵立坚的言论引起的难以应对的反驳而选择战略性撤退。

批评者对赵立坚提出的反驳包括,假如疫情最初出现在美国,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中国那样的疫情初期大批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此外,假如疫情是从国外传入中国的,为什么疫情不是大致在同一时间在中国多个城市爆发,而是以武汉为中心向外扩散,扩散全国并最终扩散全世界。

中共当局一直没有对来自中国国内外的这些质疑提出解释或反驳。与此同时,《纽约时报》11月2日报道说,截至目前,中共当局一直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起源问题讳莫如深,并采取严密的措施确保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外界研究者不能到中国实地调查疫情以及病毒的源头。

最先中国当局宣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原称武汉肺炎疫情)起源于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后来研究者发现最初的一些病毒感染者跟该市场没有接触,显示那个海鲜市场不是病毒最初的来源,或不是唯一的最初来源。

中国当局在疫情以及病毒的源头问题上的不透明的做法导致外界种种猜测,也导致特朗普总统激烈抨击中国隐瞒疫情同时向外界输出病毒疫情,从而祸害了全世界,祸害了美国,并反复称新型冠状病毒是“中国病毒”。中国当局对特朗普的这种说法表示愤怒。

有观察家认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所说的“中美之间有分歧”也包括这方面的分歧。

官方媒体的谨慎与网络舆论的对比

自美国进入选举年以来,尤其是美国总统选举竞选进入白热化阶段以来,观察家们普遍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对美国的选举消息报道和评论稀少,而且稀少的报道也多是看似就事论事,似乎是报道纯客观事实。

在美国选举日之后,官方媒体似乎也是秉持了这种报道谨慎与客观的姿态。例如,11月5日,在大选之后美国总统选举结果迟迟不见分晓之际,中国官方的澎湃新闻通过社交媒体新浪微博发出以下的简讯报道:

“当地时间4日,由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多个关键摇摆州的选举结果不仅迟迟未能出炉,而且其对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之间的优势还不断缩小,甚至在有些州被反超,故特朗普竞选团队宣布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与佐治亚州发起诉讼,同时将要求威斯康辛州重新计票。此前,特朗普团队曾发表声明称,特朗普将要求威斯康辛州立刻重新计票,“威斯康辛州数个县的计票都出现了不寻常的情况,导致产生对结果有效性的怀疑。特朗普总统有权要求重新计票,我们正准备这样做。”

在这一报道之下,新浪微博有一个注:“今天(即11月5日) 14:47 转赞人数超过4400。”

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夜间11点,澎湃新闻在新浪微博发表的这则简讯之下的头7条评论分别是:

——我要X死我自己 : 眼看自己就要输了,就开始耍赖皮了,哈哈哈
——weiweiyy- : 再探 再报
——尖灬果儿 : 特朗普:没错,我就是输不起
——遇见你 : 再探 再报
——书画时光读书会 : 为了祖国,一定要赖皮到底!
——线味 : 开始了开始了
——情宇: 特朗普坐不住了

在一些观察家看来,这些清一色的嘲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留言显然是反映出当下中共当局或中共网管当局的心理动态。

网民?水军?机器人?

居住在加拿大温哥华的中国前人权律师祝圣武说,外界一般认为,今天的中国网络媒体上,在敏感的或公众关心的话题下留言评论的人明显多是中共当局雇佣的五毛党,网络水军,这种看法不错,但我们在这里看到,留言的人也更有可能是当局操控的“发帖机器人”。

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共网络舆论操控的祝圣武就此提出的证据是:由于各种原因,其中包括中国特殊的国情,选择在网络上冒泡(发言)的网民总是少数,只有真正关心某一议题的人才会留言评论,而但凡发言的人必定是各持己见,各抒己见,不会这样单调甚至干脆一字不差,而我们知道如今中共当局采取人工智能机器人发帖已经成为控制舆论的常规操作。

在另外一方面,北京的一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中国网络舆论观察人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则表示,外界需要有全局的眼光并结合中共历史才能恰当地理解官方的澎湃新闻发表这样的看似严肃认真、客观报道的新闻以及随后的跟帖评论。

这位观察人士指出,澎湃新闻的看似专业的报道好像是跟随后的跟帖评论大异其趣,但其实是一唱一和,其主旋律是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所崇拜的中共前独裁者毛泽东所规定的宣传主旋律,这就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

另外,这位人士指出,新浪微博是中共当局控制最严密的社交媒体之一,那里的言论受到中共网络舆论管制当局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监控;因此,外界可以相当确定那里所展示出来留言的主旋律基本上就是反映了中共当局的心声。

观察家们也注意到,尽管中共当局网络舆论管制措施严密,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式的言论出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史上。

例如,在中国社交媒体豆瓣上,一位用户发帖道:“四亿在投,十四亿在看。” 凯迪社区猫眼看人频道则有人发帖说:“很多人问我:貌似你不怎么关心美国大选啊?我回答:是的。作为一个太监,我不关心别人的性生活,更不关心他们性生活的质量。所以,拜登的儿子是不是拿了谁的钱,川普是不是破坏了美国的根本,跟我毛关系都没有。”

在一些观察家看来,以上这些看似表示羡慕美国人有选举权并为自己被彻底剥夺选举权而感到愤懑、愤怒的言论之所以成为漏网之鱼还能中共控制下的互联网上存在并不是因为中共展示出了网开一面的仁慈,而是这些言论没有得到很多的关注,当局懒得去管。

中国众多网民注意到,在当今中国社交媒体上,中共的舆论管控措施非常细致和严密,被中共认为是有损于中共的言论假如得到的关注多起来,即使是只是受到几百个关注,甚至几十个关注也会随时被删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