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21年12月1日 星期三

许志永丁家喜证实遭受酷刑 家人斥无人性誓追究作恶者


资料照:一名警察在北京审理维权律师许志永案的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外巡逻。(2014年4月11日)

因厦门聚会而遭当局整肃的“12·26公民案”被拘押时间最长的前人权律师丁家喜和法律学者许志永近日得以首次与律师视频会面。两人都遭受过严重的酷刑,且被控罪名由“煽颠”升为“颠覆”,再次引发外界强烈关注。丁家喜的妻子表示,丈夫遭受酷刑令她心碎,但也更坚定了她讨要公道的决心。

许志永丁家喜证实遭受酷刑 家人斥无人性誓追究作恶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26 0:00

2019年12月26日被抓的丁家喜和2020年2月15日逃亡中被抓的许志永,今年1月21日都首次获得辩护律师的会见,这是有关两人的消息第一次由外界直接获悉。

丁许遭受酷刑虐待

资料照:人权律师丁家喜
资料照:人权律师丁家喜

据多个维权网站消息,北京律师彭剑当天通过远程视频会见丁家喜时获知,丁家喜在山东烟台被“指定居所监视”期间遭受酷刑及虐待,包括被长期剥夺睡眠、疲劳审讯、刑讯逼供、限食限水等等。

最严重的是曾7天7夜由5名警察轮流审讯;在长达半个月内,每顿饭只给四分之一个馒头,且其中一周被限饮水,每天仅提供600毫升的约一杯水。而丁家喜的10多份刑讯笔录是在遭受酷刑后做的。

丁家喜还告诉律师,他已将遭受酷刑的情况投诉到驻所检察官记录在案。

中国公民运动标志性人物许志永 美联社照片
中国公民运动标志性人物许志永 美联社照片

同时,辩护律师梁小军和张磊在山东临沂市临沭县通过视频也会见了失踪近一年的许志永。律师了解到,许志永在北京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也遭到10天被剥夺睡眠的虐待,前5天每天只能睡4小时,后5天每天2小时。在被匿名转押在临沭县看守所期间,每顿只有1个馒头,但可自主购买食物。

罪名级升一等 案件被列为机密

此前,丁家喜和许志永涉嫌“煽颠”案的第3次侦查1月19日期满,案件随后移送至临沂市检察院。两人的3位辩护律师20日再到临沂检察院了解案情,被告知丁许案被拆分成了两个案子,罪名由“煽颠”变成更严重的“颠覆”,案件被列为“机密级”,律师须签署保密承诺。目前还不准律师阅卷。

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自丈夫2019年12月26日被捕后,一直发推关注他的消息,并呼吁中国当局无条件释放他。

丁妻:丧失人性的酷刑

罗胜春近日对美国之音表示,那些警察对丁家喜丧失人性地施行酷刑,证实了今年7月她得到的消息,且严重程度超出她的想像,令她心如刀割。

一名警察走过正在审理中国反腐败活动人士丁家喜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年4月8日)
一名警察走过正在审理中国反腐败活动人士丁家喜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年4月8日)

她说:“我现在已经都哭不出来了,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7月份的时候朋友跟我说的时候,我当时就吃不下、睡不着。但是现在他自己亲口说出来,而且比我想象的更严重,我真的是这几天心如刀割一样。我两天两夜睡不着,就这几天,我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那我一想他7天7夜,我就不想活了我会。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而且我知道丁家喜是一个特别需要睡觉的人。剥夺他的睡眠这是对他最残酷的折磨,这比鞭打他还大的折磨。

当时带出来的消息说,他在里面几次昏厥过去,我想像不出来是为什么昏厥的,(哭泣声)但是现在我能想像出来,因为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东西,他是有低血糖和肝脏有问题的人。我,我反正是不能接受。”

滕彪:中国酷刑普遍

“12·26公民案”是中国当局2015年709大规模抓捕律师及维权人士案,并对其中许多人严厉酷刑后的又一重大政治案件,而对其中当事人的酷刑程度有增无减。

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许志永的好友、也曾遭中共当局酷刑的前人权律师、法律学者滕彪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酷刑非常普遍,尤其是针对政治犯。

他说:“被剥夺睡眠、被剥夺食物,也不给水喝,这是非常残酷的酷刑。许志永、丁家喜受的这种酷刑,许多人都受过,但是这个情节还是比较令人震惊。在中国的这些执法人员,很多人有一种想法,就是说只要没有打人,用电棍电人,把人打伤,这就不叫酷刑。不留伤的像剥夺睡眠、剥夺食物这种,就会更普遍地使用。”

丁妻:当局要重判噤声

人在美国的罗胜春表示,这次当局将许志永和丁家喜的案子分拆开,是担心案子在国际上影响太大,而将两人的罪名改为更严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更是很明显的要重判和长期监禁两人,消除他们推动公民运动的社会影响。

她说:“他和许志永本来可以(给社会)做很好的事情的,但是现在他们(当局)就是容不得他们两个人。所以要处心积虑地给他们找出一个罪名来,能够把他们长期监禁起来。颠覆你是要有行为的,哪怕你是一个多么不同的政见者,你也不是颠覆国家呀。你宪法不是标榜有言论、集会的自由吗?为什么他们吃个饭就颠覆了呢?”

滕彪也表示,当局一向对许志永和丁家喜等人推动的公民运动和维权活动非常仇视,很明显的就是要重判他们两人,以此来警告仍在坚持推动公民和维权运动的人士。

他说:“第一就是对许志永他们推动的公民活动和维权活动非常的仇恨,非常的恐惧,想要用重判来威慑民间仍在进行公民和维权活动的这些人,达到一个恐怖、杀鸡儆猴的作用。另外,也通过对许志永、丁家喜的判刑,让他们在监狱里没有办法展开活动,没有办法对民间社会形成影响。”

促请国际社会加大关注

来美后一直坚持推动中国民主和自由的滕彪在丁家喜和许志永先后被抓后,就不断同国际人权组织、美国国务院和国会等联系,汇报该案的情况,呼吁加大关注。滕彪表示,许志永和丁家喜是中国推动公民运动的主要有影响人物,他和许多人士肯定会持续促请外界关注他们的命运。

罗胜春近期发推表示,在2020年即将过去之际,她开始向在中国正遭受迫害的公民及其家属收集对他们实施迫害者的名单,用中英文双语列表每周更新一次,定期提交美国国务院、欧盟、联合国等有制裁机制的机构。她说,希望将这些作恶者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为他们的恶行付出代价。

收集作恶者名单呼吁对其制裁

罗胜春表示,她虽然深受丁家喜遭受酷刑消息的煎熬,但是这也更坚定了她会不顾一切地为丈夫的命运继续奔走的斗志。

她说:“ 我会去跟欧盟、跟联合国、跟美国国务院、跟各个国际人权机构,跟它们写信,有机会的话跟他们见面,向他们报告丁家喜一个这么善良的人如何被他们用酷刑折磨。他们对他用这种酷刑我是觉得天理难容。我要把这件事揭露出去。然后,我要把那些施酷刑的作恶者的名字一个一个找出来,包括其他迫害人权捍卫者的人。丁家喜(遭受的折磨)是709以来我所听到的最恶劣的。我一定要把那些作恶者,要让他们受到制裁。”

许志永女友感谢外界关注

此外,许志永志同道合的女友李翘楚也曾因连坐去年被当局关押4个月,6月19日获取保候审后,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不断遭到骚扰、传唤等,试图对她打压噤声。

李翘楚今年1月11日在网上发布《要我收声,我更大声》的长文,详细记录了从2020年7月17日到12月9日期间6次监管约谈和11月26日及12月8日2次长达10多个小时传讯的经历。

李翘楚1月21日发推感谢律师们的坚持和辛苦奔波,终于会见到近1年没有任何信息的许志永。她还感谢外界对许志永的关注。

记者不久前曾联系李翘楚,她感谢外界对她和许志永的关注,不过由于她所处环境的险恶,表示暂时不便接受采访。

当局严打“12·26公民案”

自丁家喜2019年12月26日被抓、许志永2020年2月15日被抓至1月21日,两人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秘密转押至山东临沭县看守所匿名关押,律师多次要求会见都遇阻,申请取保候审也遭到拒绝。

因“12·26公民案”被关押的李翘楚及去年10月第二次被关押的常玮平,都曾披露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到了不人道对待及酷刑,而许志永和丁家喜被长期羁押期间的会见权、通讯权及律师与亲属的知情权等都被剥夺。外界一直怀疑,他们遭受了酷刑及非人道虐待。此次律师会见证实了酷刑的情况。

许志永是中国公民维权的活跃人物,曾创办公盟、推动中国民主法治建设,后发起新公民运动,追求做真正的公民,追求自由·公义·爱的中国。2014年,许志永以因推动教育平权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4年,2017刑满出狱。

丁家喜曾是航空工程师,1996年从事律师工作,2010年开始参与公盟活动,是公民运动的主要践行者之一,与许志永、赵常青等人是公民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曾参与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

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与同案的李蔚、赵常青和张宝成4人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丁家喜被判3年6个月。

2019年12月,许志永、丁家喜在厦门参加了一次有律师、学者和公民共同参与的21人聚会,被称“厦门聚会”。12月26日以后的1个月里,丁家喜、公民戴振亚、张忠顺和李英俊等遭警方抓捕,浙江律师黄志强和陕西律师常玮平分别在2天和10天后被取保候审,常玮平去年10月再度被监视居住。

山东律师刘书庆、四川律师卢思位、杭州律师庄道鹤、河北律师卢廷阁4人在被传唤24到48小时后获释。北京学者王江松被要求作两次笔录。此后,多人仍长期受到传唤和骚扰。

湖北律师唐荆陵、湖南律师文东海、湖北公民刘家财、河北公民丁灵杰、北京法律学者许志永5人躲藏失联,后来陆续归家,再遭约谈或软禁,许志永则被捕。

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和拍摄许志永纪录片的导演陈家坪并未参会,但受到株连,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