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特朗普卸任前抗中升级,拜登是否会改弦易辙 美中学者各有说法


资料照: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2012年2月17日在洛杉矶的国际研习中心。

美国总统特朗普任期只剩下最后两个月,但对中国施加制裁或拉抬美台关系的步伐却未曾止歇,这对拜登政府及其未来的中国政策将带来什么样的冲击?美、中两国学者的解读各异。

部分中国学者将之形容为特朗普总统“最后的疯狂”,试图留给新任总统“负面的政治遗产”,无法逆转其抗中的基调。他们认为,美中关系未来要改善,拜登要先对中国释出橄榄枝;或者两国都要“双搁置”彼此的挑衅政策,才能在未来的竞争关系中找出合作的空间。届时,中国也会对拜登释出善意,送给拜登的“见面礼”可能包括新冠疫苗、如期履行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甚至南海等热点区域的战略和军事收缩等。

不过,部分美国学者指出,美中之间交恶的结是中国先给系上,特朗普总统只不过将之系得更紧而己,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应该要先向美国释出“真正的橄榄枝”—包括停止大外宣和战狼外交,对外资做到真正的市场和经济开放,甚至推动政治改革,美中关系才能见到曙光。

特朗普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据路透社等外媒周二(11月24日)报导,特朗普政府即将公布最新一波的中企制裁名单,限制89家与解放军有关的中国企业不能取得美国技术和产品,此举恐重创包括C919在内的中国国产客机的发展计划。

而在台湾方面,美国海军陆战队于11月初进驻南台湾高雄左营军区,展开为期四周的教战操演课程。随后,美军印太司令部情报处长史达曼(Rear Admiral Michael Studeman)少将也据传于周日(11月22日)低调抵台访问,虽然台湾总统府至今对此传闻既不证实、也不否认。

再加上,上周五(11月20日),美台正式启动经济繁荣伙伴对话(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 ,就经济、科学、5G以及供应链等议题进行讨论,并于会后签署合作备忘录,确立半导体领域为双方优先的战略合作项目。

此前,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和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分别于八、九月访问台湾,都是美台友好关系的象征。

台湾总统蔡英文(右)2020年8月10日在总统府与来访的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合影 (台湾总统府提供)
台湾总统蔡英文(右)2020年8月10日在总统府与来访的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合影 (台湾总统府提供)

可以说,在特朗普总统任内,美台关系从军售、军事交流、经济合作乃至美国官员的访台层级等层面的往来,都是自1979年断交以来、史无前例地热络,且频频让中国跳脚。

对此,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广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形容,这是特朗普政府利用仅剩下的一点权力,行“最后的疯狂”之事。

中国专家:给未来中美关系制造障碍

他说:“我用大陆老百姓的话,这就是特朗普总统和国务卿蓬佩奥给未来的中美关系使坏,给滩沙子、埋钉子,制造障碍,让未来的拜登在对台问题上,是想前不能前、想后不能后,为难。”

李振广说,特朗普现在出的台湾牌都还是“小牌”,中国大抵只会以派遣军机军舰绕台施压来回应。他不认为特朗普、蓬佩奥会在卸任前亲自访台,因为这是“不负责任的大牌”,有可能导致中美关系“鱼死网破”,最终伤害到的也是美国人民的利益。他还称,“拜登上台后也不会认这个帐”。

李振广认为,拜登上台后,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可能归零,也为中美关系带来新契机。但他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要努力,尽量不朝以对抗的方式来处理两国的双赢关系。

他说:“中美要良性竞争、良性合作,寻求中美两国的利益最大化,这是领导人都需要做的。”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张建则认为,中美两国间朝对抗性的、博弈性的、竞争性的大局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而美国国会和民众的反华情绪已经形成,因此,拜登上台后,也会面临来自国内很大的压力。

未来关系中,美国应先释出橄榄枝?

张建认为,拜登不可能完全翻转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只会选择性地缓和某些反华策略,或者将南中国海和台海等非关美国核心利益的争端先暂时停歇。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

张建表示,拜登如果能先向中国递出橄榄枝,或者做出善意的姿态,例如,停止执行国会的反华法案,就会迎来中方的善意回应。抑或是,两国若能“双搁置”彼此挑衅的政策,就有希望重启对话,甚至两国元首的高峰会。

张建向美国之音表示:“就是双方都搁置。比如说,美国搁置在我们新疆、西藏、台湾、香港的议题上的这些政策措施。中方在南海呀、甚至说台海,我相信,中国的军机军舰绕台呀,也可能暂缓,这都属于双方释放的善意。”

张建说,拜登所属的民主党一向在人权议题上不退让,但若拜登能做出善意的姿态,中国也必然后释出相对应的善意。届时,两国或许就能在竞争的关系中,找到合作和创造双赢的机会。他说,随着拜登上台,中国或许也会给拜登送上个“见面礼”—中国领先全球发展的新冠疫苗。

对于进入看守阶段的特朗普仍频打台湾牌来挑衅中国,张建说,特朗普是在鹰派的怂恿下,持续推进美台的合作空间,以期拜登上任后无力反转。他认为,拜登虽无法完全推翻特朗普主义(Trumpism),但也不会承接特朗普所留下“负面的政治遗产”。

至于正在台湾低调访问的美军印太司令部情报处长史达曼,张建猜测,美国在香港的情报工作受到港版国安法的压制,无法施展。因此,美国除了有意将台湾纳入其印太战略的网络外,也可能利用台湾这个中国最前缘的地域来进行未来情报的分享和合作。

不过,正是特朗普政府所打的诸多极具挑衅性的台湾牌,让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说,他看不到,中国有任何向美国释出善意的前景。他反问,美国违反中美建交协议,派出海军陆战队到台湾,又将中国留美学生的签证数由每月75000人降至只有8人,“你让我们做什么呢?”

学者呼吁双方回到良性互动的轨道

沈丁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若有意改善中美交恶的关系,应该先释出善意,包括不执行美台军舰互相停靠等政策,或者明确表态,不会让台湾总统蔡英文有出访美国的机会。美国若做到了这些“对的事”,也才有立场要求中国回到良性互动、甚至履行承诺的轨道上。

资料照:台湾国旗在两艘美制基德级驱逐舰前飘扬
资料照:台湾国旗在两艘美制基德级驱逐舰前飘扬

他说:“台湾军舰不能访问美国,台湾领导人对美国不能做政府访问,美国穿军服的军队不能在台湾出现。(美国)做到这三件任何一件,都是释出善意,最好是三件同时做。那么,你(美国)让中国再做一件中国该做的。第一,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定尽快履行,我们现在没有按时间表履行。第二,第二阶段赶紧开始谈,国企的结构性改革,双方要协商,共同要让中国尽力地做出符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那些约定。第三,南海,我们答应过奥巴马总统,不军事化,赶紧把军事化的东西给阻止。”

沈丁立说,如果中国履行了对全世界的承诺,也就是,朝市场经济的方向来改革和开放,那么,拜登政府便没有理由联合国际盟友、来共同对付中国,而国际社会也不会加入美国所发起的对中制裁联盟,反而会同美国一起来拥抱中国。

至于在南中国海的争端上,沈丁立说,中国若有任何军事上的收缩是基于对国际法的遵守,不是为了要作为和美国交换条件的筹码。

对于中美关系的走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曾在10月初撰文呼吁,中国应该在南中国海等方面,先做出军事收缩,以作为要求下一任美国政府做出相对应收缩的谈判条件。

少数专家主张中国先做出军事和战略收缩

时殷弘在名为“美国及其他主要国家对华政策与未来世界格局”一文中写道:“中国应坚决、足够和较持久地实施战略和军事收缩,特别是在南中国海、台湾和军备竞争方面,以此作为促使美国新一届政府迟早相应的收缩的基本谈判条件,谋求减抑中美战略前沿碰撞的危险,促成中美之间新的战略稳定,并且争取分化美国政界的对华态度。总的来说,一段时期里坚决不将美英以外的其余发达国家和任何发展中大国推到中国的对立面,对其反华、斥华行为一般需坚毅地忍耐,以利目前时期里特别重要的战略集中,减少一二线对手,争取较多的中立者和同情者,特别是经足够和及时的彼此妥协和具体安排,切实地维持和发展与欧盟、东盟及韩国的合作互利关系。”

时教授认为,中美两国目前各自从完全相反的立场和道德高地出发,强烈谴责对方,只要求对方做某方面甚或全系列的根本让步,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已宣布其目标是颠覆和消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执政地位,这就全无可能甚至仅在一两个重大问题上显着缓解中美对抗或竞斗,更谈不上中美关系的总体稳定和逆转局面恶化的趋势。

他说,中国对美国采取对称性反制实有必要性,然而,“缺乏对等的反制能力(的中国)就不要时常从事对称性反制,否则会加剧反制工具接近耗竭的风险,消减应有的战略和政策灵活性和回旋余地,减抑国际舆论和世界舆论(对中国)的理解和同情,令鹰派胃口越来越大的国内大众对政府政策施加更大的压力和制约,并且可能恰合美国超级鹰派势力的险恶用心。”

相较于大部分中国学者都认为中国应被动等美国释出橄榄枝,时教授却是少数主张,应“由中国采取主动,以避免中美大规模军事冲突”者。

美专家预计下任政府将维持双吓阻政策

针对美台关系的强化,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Harry Harding)周一(11月23日)在一场台北论坛的演讲指出,这是国会跨党派所支持的,而且符合美国利益,尤其美国民众对台湾的支持也是史无前例地高。

他引据民调指出,美国有高达41%的民众支持美国出兵协防台湾,虽然未过半数,但已比过往的30%水准高出许多。何汉理说,美国会维持双重吓阻(dual deterrence)的对台政策,一方面遏止北京躁进,以免发动武力促统,另一方面也遏止台北躁进,谋求独立,以激化中国动武。

至于美中关系,何汉理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第一任内,原本是积极要和中国重新展开全面交往的,但四年后,却发现行不通,于是在第二任内才有了“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的计划。他说,这样的经验—即使不是围堵,也是竞争的美中关系—应该会反应在拜登上台后的中国政策上。

何汉理认为,整体而言,拜登会带领美国重回国际的领导地位,他推崇多边主义并尊重国际规范,也会联合国际盟友来共同应对中国。何汉理说,这是一个比较聪明的策略,不过,拜登的首要之务,是要先复苏美国的经济,才有能力支撑美国的领导地位。

何汉理还说,美中两国交恶的结是中国先给系上,特朗普只不过将之系得更紧而己,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应该要先向美国释出“真正的橄榄枝”—包括停止大外宣和战狼外交,对外资做到真正的市场和经济开放,甚至推动政治改革,美中关系才能见到曙光。

他说:“从现在起,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尊敬和繁荣才是王道。作为一个通则,中国如果期待从美国得到什么,中国就必须也给美国同样的东西。”

何汉理曾以桥牌妙喻中国的对外关系。他说,中国对其他国家常打梅花(club)和方块(diamond)牌,而忽略红心牌(hearts)的重要。前两者梅花和方块牌在英文里也有棍棒和钻石之称,代表中国的对外关系建立在威吓和金钱利诱,而缺乏真诚的对待和尊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