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 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康奈尔大学“断交”人大 政治影响学术?

最后更新:

中国人民大学

美国康奈尔大学宣布因学术自由受到损害而暂停与中国人民大学的交流合作项目,在中国国内引发媒体和网民热议。有评论认为,康奈尔大学此举反映了近期美国国内的政治气氛。也有分析指出,此事表明,如果各自的价值观有很大冲突和区别,高校之间的国际学术合作难以为继。

在中国各大高校积极与其他国家高校开展合作、以及一些海外高校努力开拓中国市场的形势下,这起康奈尔大学与中国人民大学两座名校“断交”事件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是多年来国外大学与中国大学因学术自由问题而中断合作关系的首例。

今年夏天以来,中国一些高校的学生从各地赶到深圳,包括一些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参与声援佳士工人组建工会的维权行动,呼吁当局保障劳工权益。学生声援佳士工人的维权活动最终以警察暴力清场告终。参与维权的学生被国保强制遣返回乡,返校后遭到校方的严密监视。有报道说,北大等高校一些学生社团遭遇各种压力,难以正常开展学术或社会活动。

康奈尔大学工业与劳工关系学院自2014年以来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开展合作。康奈尔大学工业与劳工关系学院国际项目主任伊莱·弗莱德曼表示,中国人民大学不让学生讨论劳工问题是导致双方合作停止的原因,希望通过此举支持中国的学术自由。

美国之音今天致电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对方称已经知道美国康奈尔大学暂停了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合作。不过美国之音向中国人民大学发出的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一名中国人民大学外籍研究员表示知道这件事但不便谈论此事。一名退休教授则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婉拒VOA就相关问题提出的采访请求。

中国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盛洪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康奈尔大学和人民大学这两个学校缺乏合作基础,也就是共同的价值观。

盛洪:道不同不相与谋,假如价值观有很大冲突、很大区别的话,肯定是不能合作了。很大程度上不是教授的选择,而是校方的选择。首先不是说人民大学跟康奈尔大学之间的关系,而是人民大学内部本身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价值观,这是应该讨论的问题,比如说对工人运动是什么样的态度。

尽管执政的中共宣称“工人阶级领导”,不过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劳资纠纷频发,中国各地工人要求组建独立工会维护自身权益的呼声愈加强烈。一些青年重拾马列主义,形成“新左派”,代表人物北大毕业生岳昕和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都参与了佳士工人维权行动,岳昕和沈梦雨目前下落不明。一些参与工运的工人以及部分左派人士遭到警方抓捕。

周一,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人民大学没有收到康奈尔大学暂停合作的通知。康奈尔大学的弗莱德曼则在Twitter上贴出通知中国人民大学暂停合作的邮件截图。胡锡进的推文随后被删除。

此前,从深圳声援佳士工运现场被遣返的中国人民大学大三学生杨舒涵发表声明表示,她被学校休学一年。人大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则曝出一份黑名单,这份名单将12名学生列为“作战对象”,安排老师定期做思想工作,其他同学监视并汇报日常活动。

胡锡进推文称,根据他从人大获得的信息,人大没有惩罚任何学维权的学生,只是劝说他们8月底从深圳回来,这是一种保护学生的方式。

中国官媒环球网称,“美国康奈尔大学跟了白宫的风”,是“逆全球化而动”。这篇报道称,人大与世界两百多所大学有合作,遭遇康奈尔大学“断交”是头一遭。报道还说,美国社会的更多机构可能会被对中国的错误认识感染,如果有仿效者出现不应感到意外。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虽然不了解有关详情,但认为此事是复杂的,应该与美国当前的政治氛围有关。

时殷弘:康奈尔大学是不是经过仔细调查,同时,康奈尔大学在这件事情上是不是有充分的理由,并且用一种同人民大学商谈的方式来处理问题,这都是可疑的。虽然我不知道详情,但我认为真实反映了目前美国国内这样一种气氛,其最突出的政治宣言式代表就是特朗普的一些推特和彭斯副总统十月十号的演说,如果没有这样一种气氛,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商谈,来调查和处理的。

不过康奈尔大学的弗莱德曼指出,康奈尔大学的决定只针对中国人民大学,与美中两国的局势无关。

时殷弘教授承认,美国高校在学术上具有独立性,但他认为美国的学术自由有时候也会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

时殷弘:美国高校的很多事情不听美国政府的,很多事情又听美国政府的。但是关键问题不是政府不政府的问题,是在政府的政策影响之下,现在美国出现了非常广泛的这样一种氛围,我想美国高校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复杂的。美国有一部分学术自由,但是有的时候学术自由会受到社会舆论,精英舆论,乃至于在很多场合会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

这位国际问题学者指出,人民大学有包括在发达世界,美、欧、日本,以及发展中世界的很多交流。他认为,康奈尔大学中断与人民大学的学术交流项目对于人民大学的对外交流不会造成长期和实质性的影响。

近年来的一些案例显示,中国一些高校存在着政工系统鼓励学生告密、加紧禁锢思想控制言论的现象。今年早些时候,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等先后因言获罪,遭所谓“特务学生”举报而受到记过、解聘或开除等处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敢言的副校长对严重侵害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高校学生告密现象发出了异议声音。今年7月,人大副校长吴晓求对该校财政金融学院毕业生发表演讲时强调,不告密是有良知的人应该守住的 “人生底线”。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