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1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北京高校学生声援深圳维权工人


北京高校学生声援深圳维权工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44 0:00

北京高校学生声援深圳维权工人

备受关注的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和以学生为主体的各界声援活动仍在继续。在学生声援团与深圳官方维稳人员对峙并且面对家庭和学校压力的同时,一些大学生和退休老干部周三和周四先后到北京全国总工会和妇联等官办机构递交请愿材料,支持工人维权。

深圳佳士工人组建独立工会的维权活动持续受到媒体关注,多名维权工人被捕,中国一些高校左翼学生加入声援行列,与当局对峙已有数周。

2018年8月6日,人们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外示威,手持标语,支持佳士工厂工人。
2018年8月6日,人们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外示威,手持标语,支持佳士工厂工人。

8月22日和23日,一批在北京的工人和学生声援者先后到全国总工会信访办和中国妇联递交请愿材料,在现场遭到便衣人员的监视跟踪。一名在北京参加声援活动的在校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和来自北京和上海高校的十几名同学跟一些工友一起到总工会要求公平正义,他们的诉求是无罪释放被捕的14名佳士工人。

匿名大学生:很不容易,工人、学生挤到信访室里大概有五六个(人),跟接待员理论了大概两个小时,最后还请了一位老干部出面,有社会主义情怀的这种老干部,一直特别关心这些事,他们(老干部)很多人也在声援群里面, 所以听到这件事他们昨天也到了六七个(人)。

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维权工人领袖沈梦雨8月11日被不明身份人员带走失联,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她目前被软禁在深圳银湖会议中心。

美国之音周四致电深圳坪山警方了解被捕工人情况,对方称媒体需向上级领导机关采访。记者发提问短信给佳士科技公司管理层潘磊、夏如意和郭丽群等人的手机,询问该企业对事件看法及营救被捕维权员工的措施,目前没有回应。

几周来,声援学生与维权工友组成声援团在深圳城中村暂时居住,国保在周边昼夜监视。深圳当局称学生和工友勾结境外势力,想搞波兰团结工会式的运动。

中国官媒目前对佳士工人维权保持噤声,然而据参与声援的学生郑永明介绍,8月21日晚,新华社记者到声援团住处,采访被捕后释放的工友兰志伟等人。

郑永明:(问的)很多问题是有偏向性的,我们是有这种感觉的。比方说,类似于“你们是怎么组织起来了的”,但其实我们是自发自愿的,还包括“你们对工人运动是怎么认识的”,但其实我们是合法维权。

2018年8月6日,人们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外示威,手持标语,支持佳士工厂工人。
2018年8月6日,人们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外示威,手持标语,支持佳士工厂工人。

目前仍有14名维权工人被以“寻衅滋事罪”拘押,被抓捕的学生已经释放。当局看来对学生采取怀柔政策。参与声援的学生表示,政府通过家长和学校向学生施压,迫使学生放弃维权活动。一些家长守候在声援团住处反复劝说学生回家。多名学生表示,有自称学生亲属的人干扰声援行动,指称学生不明真相,误入传销组织。

郑永明:包括我们工人和我们声援团其他成员,家里都受到了骚扰,都被威胁说我们违法了等等。所以是希望(这件事)能够解决,这个事儿如果不去做的话,这种事情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那么其他人也不会来帮助了。

学生家长:我是中国人民大学严超(音)的妈妈,儿子帮助佳士工人也是正确的,我坚决支持他与工人阶级站在一起的行动。

参与声援的高校学生大多自称马列主义者,在声援和集会过程中打出毛泽东画像。一些中共党内左派和毛派网站乌有之乡人士公开声援。分析认为,对“毛左”学生网开一面,显示当局投鼠忌器,避免触碰自身意识形态问题,危及政权合法性。

目前,这些学生和工友仍在多方奔走,呼吁当局无罪释放被捕维权工人。

今年5月,深圳佳士公司部分员工要求组建独立工会。到了7月,部分维权工人遭到保安、警察及不明身份人员殴打,事件在中国左派和高校学生群体中迅速发酵,部分在现场的维权工人和声援学生被警方抓捕。这次左派群体参与维权的街头运动,正在扩展到中国其他城市,似有星火燎原之势。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