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6 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港大“国殇之柱”移除期限来临,丹麦创作人寻求索回该艺术品


香港大学校园里展示的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国殇之柱”。(2021年10月13日)

香港大学要求“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在星期三(10月13日)下午5时前移除港大校园内“国殇之柱”雕塑期限到来前,创作并拥有“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已经向港大表明索回并将“国殇之柱”运离香港的立场。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高志活通过电邮发表的一项声明指出,他已经聘请一位律师来处理此事,并希望将雕塑“在有序而且无损伤的情况下”运出香港。

由高志活创作的雕塑“国殇之柱”描述并纪念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被解放军戒严部队血腥镇压的受害者。中国政府从未公布六四天安门事件中的确切死亡人数,但是外界估计遭镇压而丧生的青年学生和市民人数应该在几百到几千之间。

高志活创作了“国殇之柱”之后,将这座雕塑出借给支联会,而支联会则将雕塑安放在港大校园内。“国殇之柱”在香港已经公开展示了24年。

在北京当局和港府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全面封杀和打击民主派和不同政见,并将许多泛民领导人和社运人士逮捕、起诉或关押之后,许多崇尚民主自由的民间团体被迫宣布解散。支联会也在上个月被迫宣布解散。

上星期,香港大学下令,要在本周三下午5时前将“国殇之柱”从其校园中移除。

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还曾致函支联会,转达港大的要求,并强调届时如果雕塑尚未移走,便被视为自行放弃。

高志活上星期接受美联社访问时曾表示,将该雕塑妥善运离香港可能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

“这真的很不公平,”他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攻击行为,是对艺术的攻击,也是对纪念天安门事件的攻击。我认为他们就是要摧毁(雕塑),这才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高志活星期二通过电邮发表的声明指出,他聘请的律师已经致函有关方面,要求针对此事举行聆讯。高志活聘请的律师同时表示,希望寻求一个友好的解决办法。高志活没有透露他聘请的律师来自哪一家律师事务所。

“我当然非常担心雕塑在移动中被毁坏,我也要强调,我将认定雕塑遭毁坏的责任将由学校承担,”高志活在声明中写道。

根据港媒立场新闻报道,已经宣布解散的支联会清盘人蔡耀昌和邓燕娥表示,既然高志活已经发表声明宣称拥有“国殇之柱”,并已经委托律师跟进,未来应该由香港大学直接与高志活代表律师接洽处理此事。支联会也已经正式回函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师事务所,并已将副本转寄港大校长张翔。

香港大学发言人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表示,港大仍就此事继续征询法律意见,并会与相关单位按照合法合理的基础来处理。

根据来自香港的最新消息,目前港大设定的移除雕塑的最后期限早已过去,但是未见校方有任何行动。有港大学生对校方的行动提出批评,认为港大连“国殇之柱”都难以容忍,象征校方自我审查,自我阉割,打压校园的舆论与讨论空间。

高志活在他的电邮声明中,还曾呼吁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师事务所退出移走雕塑一案,否则这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同样要背负道德责任。他呼吁所有关注人权和艺术的人士,在社交网站上采取行动,或直接向孖士打发出呼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高志活强调,孖士打作为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参与此案有违美国价值,也有损律师事务所的形象。

香港曾经是中国唯一一个可以公开集会纪念六四的地方。但是过去两年中,港府都以防疫为借口,阻止民众在六四周年纪念日举行烛光悼念集会。

现在偌大个香港大学,连一座纪念六四罹难者的雕塑都容不下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