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1 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黄之锋:取消我参选资格展现北京落后思维,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


黄之锋:取消我参选资格展现北京落后思维,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41 0:00

黄之锋:取消我参选资格展现北京落后思维,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10月29号在被取消香港区议会选举资格之后,10月30号下午五点在香港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黄耀毅的专访。他说北京仍然以2014年的思维在面对当今的抗议,而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

黄耀毅:你昨天被宣布DQ(选举资格无效),昨天下午你说这是北京的硬命令,北京为什么害怕你参选?

黄之锋:其实过去这几年,在雨伞运动以后,我在国际上面,不管是在美国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是在不同国家推动一些international advocacy(国际倡导)游说的工作。其实这些给北京很大的压力,比如说,其实我从来没有推动过香港独立,那你看到不管是国务院,外交部,还是国台办,一些不同的北京国家单位,也不停在国际社会批评我,说我是港独头目。所以其实他们要取消我的参选资格,根本就是一个政治的压迫。

黄耀毅:选举主任坚持你有主张港独,今天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加码说,你“在此次修例风波中频频向外国势力摇尾乞怜、乞求干预,是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和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祸首之一,从根本上不符合参选人须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资格要求”。你是否能针对这一国两制、基本法,以及你的政治理念,清楚的向我们的观众讲述你的政治立场?

黄之锋:香港人在这次抗争运动里面所说的五大诉求,也是在基本法里面,要去落实的普选。香港的特首还有立法会,应该要让香港人选出来,这就是香港人的majority consensus(多数共识),我们的共识。所以不管是北京怎么样批评我们,这也是没有意义的,只会让更多的国际社会知道,香港的选举面对北京的操控。

黄耀毅:这反送中运动其实是没有领袖的,没有“大台”的,现在针对你,有什么意义?

黄之锋:其实北京还是用雨伞运动的思维,去处理现在香港反送中的运动,但现在已经是2019年,不是2014年,他们还是完全没有进步过,还是用以前落后的思维,去处理现在香港的抗议,香港的抗争。最重要的就是,其实北京这样做,只会让美国的行政机关,还有美国的参议院,我相信他们在未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机会会越来越大。

黄耀毅:请问接下来你个人的政治生涯规划怎么样?还会不会竞选其他公职?

黄之锋:我也很好奇,从现在到2047年,在未来30年,北京要取消我的参选资格多少次,多少遍。不管怎么样,我也希望透过我的参与,让国际社会知道,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是名存实亡。

黄耀毅:美国众议院已经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与香港并肩决议案》。你被DQ之后,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经出来声援你了,看到科顿参议员(Tom Cotton)等参议员们,也都谴责了香港政府。你被DQ(选举资格无效)是否会促成美国参议院,还有其他世界各国,加紧通过类似保护香港的法案跟政策?

黄之锋:我相信其实这会让更多的美国的政治人物,不管是议员还是一些幕僚,也会更关注香港的情况。这也其实也是现在北京政府这样做,只会让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在中美贸易协商里面,会有更多的原因,或是动机,去关注,还有评论香港的抗议。

黄耀毅:接下来你要怎么推动国际上的发声跟支持?

黄之锋:香港众志我们有一个驻华盛顿的代表,在做这个游说的工作,而且我们也有一个crowd funding(众筹)的campaign(活动),希望更多的世界不同地方的香港人,还有华人,支持我们对抗北京,一个国际上的串联。

黄耀毅:在争取国际声援同时,北京政府也因此来攻击你。人民日报指控你收受外国资金。央视又推出一连串丑化你的图,今天中国国务院又说你乞求外国。如何在争取国际声援的同时,避免受到北京这样的抹黑?

黄之锋:北京的抹黑就说明了,我们香港人的国际串连工作,是有影响力的。特别是一些中国的媒体说,我们收美国资金,这个从来没有发生。他们甚至有一些亲中国的、亲北京的媒体说,我是CIA的特工,或者说我自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训练过,但这个其实没有人会相信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也好,我们香港人,在这个国际城市,就是希望国际社会声援我们。

黄耀毅:香港众志有一个众筹的活动,希望能到海外做游说的工作,也敦促特朗普政府之后要确切执行国会的法案。现在美中贸易协议已经谈告一段落了,你在九月的时候也说,希望美国将香港人权议题纳入贸易谈判,现在是否担心美中贸易谈判影响美国政府对香港的关切?

黄之锋:如果在美国的国会能够完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其实就说明了美国,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们对香港的外交政策的转向,是非常关键的。过去很多时候也是说engagement(接触),说我们怎么样有一个很正面的交流,或是交往,但现在面对中国的威胁,怎么样团结、捍卫人权,还有香港的政治跟经济自由,也是非常关键。

黄耀毅:最后一个问题,香港现在有些的抗议者认为反正现在香港不管是立法会、区议会议会效率不彰,还是很严重的受到北京的影响,建制派还是占据很多席次,应该继续街头抗争,或什至升温抗争的力度,你的看法?

黄之锋:在街头,还有在在选举,也是同样重要。所以香港人在11月24号投票以外,我也相信他们应该继续抗议。在我被DQ(选举资格无效)以后的这个星期六,我希望更多的香港人出来维多利亚公园,出来抗议,说明香港人要一个公平的选举。香港的选举,不应该让北京操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