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21年5月6日 星期四

弗洛伊德谋杀案辩方:前警员执法手段并非单一致死原因


洛杉矶抗议者站在街边一副巨大的弗洛伊德壁画前面。

被控去年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谋杀乔治·弗洛伊德的前美国警察的审判接近尾声,辩护律师将于周四针对案情提出更多抗辩证词。

法官彼得·卡西尔表示,他预计辩方将在本周结束抗辩,最早在下周一就会安排结案陈诉。

目前还不知道德里克·肖万(Derek Chauvin)是否会为自己的辩护作证。

一名辩方医学专家周三作证说,弗洛伊德的心脏状况和吸毒在他去年的死亡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肖万的辩护人继续试图对检方将警方视为造成弗洛伊德死亡之单一原因提出怀疑。

前马里兰州首席法医和法医病理专家大卫·法勒告诉陪审团,当弗洛伊德俯卧在大街上,肖万通过用膝盖压住他的脖子来制服他时,弗洛伊德的血压已经“失控”了。警员曾于去年5月25日逮捕弗洛伊德,怀疑他在便利店使用一张20美元的假钞。

一名医疗技术人员本周作证说,46岁的黑人男子弗洛伊德,在导致他死亡的事件中,他的血压非常高,高血压达到216、低血压则是160,法勒说,这“比我预期的高得多”。正常的血压读数落在高血压120、低血压80。

法勒说,弗洛伊德血液系统中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残留,以及他可能从躺着的警车尾部吸入废气“一氧化碳”,也可能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

辩方律师埃里克·尼尔森正试图削弱11天来检方的证词和证据,即在弗洛伊德死后被解雇、曾在明尼阿波利斯警队工作19年的白人男子肖万,在弗洛伊德反复喘息无法呼吸时,压迫了弗洛伊德颈部的气管,使其窒息。

检方证人在早些时候的审判中多次表示,肖万在约束弗洛伊德的方式上违反了他的警察训练,他按住弗洛伊德超过9分钟,甚至在弗洛伊德似乎已经停止呼吸后还在继续。

弗洛伊德的死亡引发了美国国内外广泛的反对警察虐待少数族裔的抗议活动,其中一些甚至上升成了暴力事件。

如果他真的出庭作证,肖万还将接受检方的盘问,问他为什么在弗洛伊德已经被戴上手铐的情况下,还继续把他按倒在人行道上。

肖万对谋杀和过失杀人的指控不认罪,但如果罪名成立,可能会面临多年的监禁。另外三名在拘留弗洛伊德过程中扮演不同角色的前警察正在等待此案的审判,但如果肖万被无罪释放,他们的指控可能会被撤销。

周三早些时候,审判法官卡希尔拒绝了纳尔逊要求撤销对肖万的起诉与将他还押的请求。

卡希尔说,他的职责是“在审判時,以对国家最有利的方式看待证据”。他补充说,陪审团有“相信某些”证人,而不相信其他证人的自由。

法勒的证词是在警方强制力执行专家贝里布洛德于周二作证后所提出,法勒认为,肖万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是“合理的”,这种策略不应该被认为是使用致命的武力。

布洛德是肖万的关键证人,他曾在其他备受瞩目的案件中,为被控虐待犯罪嫌疑人的警察作证,他说:“在办公室里,很容易坐在那里对一名警官的行为进行判断。但是要把自己放在一个警官的位置上,这才是困难的地方。”

当尼尔森问到他是否认为肖万对弗洛伊德的约束相当于致命武力时,布洛德回答说:“这不是。”

布洛德称前警官的行为“客观上是合理的”。

在交叉质询中,检察官史蒂芬·施莱贺尔试图削弱布洛德所做出的结论。

检察官也让布洛德承认,当弗洛伊德俯卧在大街上反复喘息“我不能呼吸了”时,肖万有责任对弗洛伊德的状况有“情境意识”,并停止对弗洛伊德的约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