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记者手记:“追究警暴”集会以和平开始镇压收场


一名男子在香港防暴警察向示威者释放的催泪弹烟雾中奔跑。(2019年10月27日)

如果只观看媒体报道,可能以为香港无时无地都有激烈的抗议活动。事实上许多抗议活动十分平静,有的是手牵手唱歌。在一些人坚持街头对抗的同时,更多的人一面不忘民主诉求,一面继续为自己的生活而奔波。比如,10月25日星期五早晨就是“一起去返工”,香港人在上班通勤的途中,一面走在路上,一面高呼口号,之后各自走进公司大楼。还有很多民众仿佛置身于喧嚣声外,平时日复一日地劳作,周末享受片刻的闲暇。比如,在刚刚过去的10月27日星期日,反政府集会就只是当天香港不同的街景之一。美国之音记者全程采访了这次以和平开始、以警察镇压收场的集会。

在原定举办“追究警暴、守护民众、与记者同行”集会的星期日早晨,一群外籍劳工齐聚港岛中环广场歌舞的景象,让人看到香港街头其实仍是多元的,有来去匆忙西装笔挺的金融人士,也有愤怒的抗议群众,同一条街道的不同时刻,有不同滋味。

当记者抵达集会现场,尖沙咀的梳士巴利花园(Sailsbury Garden),看见大批民众,有人戴口罩,有人素颜,齐聚高喊口号。忽然之间防暴警察出现,开始将人群挤压到花园另一处,许多正在拍摄的记者们,包括美国之音记者,被警察推搡。民众看到警察出现,群情激愤,大喊包括“解散警队”等口号。

警察逐渐结成阵势,与民众对立。记者们则在两旁或后方拍摄。一位老人气愤地对警察说,他支持香港警察好多年,他一直对警察很有敬意,但现在他无法再支持香港警察。老人感叹说,过去的香港警察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警察,后方有一位先生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说:“那是皇家香港警察”。

记者现场巧遇曾上过美国之音9月17日《香港风云》节目的“抗议师奶”钱宝芬(钱姨姨)。曾经在香港惩教所工作过,对法律也有了解的钱宝芬,站在一排警察前面接受访问时表示,其实解散并重组警队是可能的,而且香港以前已经做过。

她说:“今天我来,因为今天题目是反对警察暴力,所以要来。当然是不能认同喔,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保护香港人民安全的警察,他们根本就是一堆无法无天的黑社会、恐怖份子。我们在很多直播的片子里面都看见,那些已经被他们制服的、躺在地上的市民,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再做任何反抗的举动,有一个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跳上去他的身上。这些事,这一些举动,全都是没理由的。根本就是违法的。我相信这一个警队是要解散的,我相信解散以后再重组是可以的,因为我们1970年代,我们也试过了,有廉政公署(ICAC),当时那个警队也是,可以说是一个大改革了嘛,所以香港是可以的。”

自称香港覆核王的郭卓坚先生,坐在轮椅上来参加抗议。之前就读法律系的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在香港长大,从来没有看过警察这样无法无天。我说要警察的时候,因为我是有交差饷的,他是我们的公仆,我当然可以叫他帮我办事啦,他是来服务我们,不是来统治我们。现在的司法我不信赖,但是也不能不遵守的。好像我们的蒙面法,我要求禁制令,他不给。为什么勒?蒙面法是违法基本法的,基本法第18条就说明,香港在紧急时期,有权让人大常委颁布紧急法,然后由中央人民政府,颁令执行。你现在由林郑月娥颁,是不是违反法律呢? 我让禁制令他不准,但是我们要选举要查选民登记,他就马上批。所以现在法律跟警察,都在一条上。”

郭卓坚先生曾经是台湾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他说台湾前总统马英九是他的学弟,不过他对马英九很失望。

他说:“我对他现在的行动很差。因为你看看,陈同佳的案件,根据香港基本法说,外交是由中央处理,陈同佳的案子,要是你要跟台湾移交,你应该交由中央跟台湾谈判,因为中华民国在台湾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要是你说那是独立自主的国家,你马英九承认的话,你必须要他由中央跟台湾谈,不能这样说“为什么不给人啊”,完全没有法律的想法,想把中华民国贬值。”

梳士巴利花园的另一侧,停了一辆漆成黄色的餐车“波罗仔食堂”,提供集会民众购买饮食。再香港的抗议活动当中,黄色代表支持争取自由民主的民众,蓝色代表支持港府跟北京。每周日民众都会发起“买黄店运动”,呼吁民众到所谓的“黄丝店”消费,让没有选票的港人,能以钞票表达自己的意见。到此时整个活动可算平静。

活动现场平静,民众喊口号,买餐车,突然听到一声枪响,警方在梳士巴利花园前,尖沙咀崇光百货的前面,射出第一发催泪弹。现场许多人并没有任何保护装备,没有口罩的惊呼民众,单单用手遮掩口鼻,试图逃离呛人浓烟。

警方在花园的一角施放催泪弹,同时又在出入口结成阵势,喷洒胡椒喷雾,民众一时彷徨失措,惊呼四窜。

警方推进到梳士巴利花园内,除了施放催泪弹,也喷洒了手持的胡椒喷雾,还发射了杀伤力较大的布袋弹,其中一枚从美国之音记者腿边擦过之后,滚落地上。两名黑衣女子站立着与警方对峙,高举“全民抗共,反极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海报。之后她们面对警方坐下。


警方与民众对峙一会之后,突然整队冲向前,再整队撤回。之后慢慢推进,将民众以及记者们往港边慢慢推挤。几分钟后,所有人被警察阵势推到水边的星光大道方向。

美国之音记者随着医护人员从后方离开,回到弥敦道上。警方人员与民众互相挑衅,手持的胡椒喷雾罐的警察以警棍还有搜证的相机,指向民众,还叫民众不要走。

美国之音记者开始沿着弥敦道往旺角方向前进。正当在重庆大厦外的中央分隔岛上准备做电视连线时,突然警方水炮车跟警车一起出现,记者被推到行人道上。水炮车对着左侧街道喷化学水,我站在右边幸免受波及。

做完第一场电视连线,美国之音记者继续往北走。路过尖沙咀警署时,突然大门打开,大批防暴警察跟速龙小组走出来,上了警方的厢型车,旁边有民众气愤的指着说“这些就是运兵车啦”。当中有些人携带长型透明盾牌;这是警方在与民众激烈冲突时,会使用的工具,也昭示了当天晚上的冲突一触即发。

美国之音记者抵达港铁旺角站外,该地铁站已经关闭。现场有一只螺丝被转松后,推倒在地上的柱子,上面的设备看起来应是带着摄像头的监视器。 10月23号彭博社报道,香港警方其实已经掌握人脸辨识技术,但不确定是否已经应用在反送中抗议活动当中。

美国之音记者准备第二场电视连线之际,警车尚在后方几个街口外,但突然前方也出现了排出一字阵势的防暴警察,浩浩荡荡踏步前来,气势威吓,直到路口才忽然停下。我决定赌上运气,继续在前后方受到警方包夹的情况下,在中央分隔岛上做连线。

警方果然向前推进,美国之音记者离开现场。继续往北走的同时,看到第三波的防暴警察往刚才的路口集结,当时约晚上9点。

到星期天午夜,警方在尖沙咀、深水埠、旺角、土瓜湾、黄埔等地,共逮捕近百人。当中包括香港英文网络媒体《香港自由媒体》《Hong Kong Free Press》的一位自由摄影记者梅·詹姆士(May James)。她已配合警方出示记者证,仍然被捕。

在10月28日星期一下午四点的警方例行记者会上,警方表示,星期日发射了88发催泪弹、27发橡胶弹,以及20发布袋弹。一名立场新闻的摄影记者在星期天晚上约七点,因警方连续发射催泪弹,腿部中弹倒地。10月27号星期天的 “追究警暴” 集会,最终还是以警方强力镇压收场。

评论 (8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