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4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香港法律界权威人士称 移交逃犯修例严重影响一国两制


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及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出席一国两制研讨会。 (美国之音汤惠芸)

曾经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以及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最近出席一个论坛时表示,香港保安局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对一国两制有严重影响,可能有同香港特区已经签订相关条例的国家,会重新考虑,甚至影响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另有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市民对一国两制的评价,在”维持原有生活方式”、”言论自由”和”独立立法权”三个范畴,出现显著跌幅。

香港大学学生会法律学会、香港政策研究所等多个机构,最近举办题为”一国两制的过去:未完的法律讨论”研讨会,邀请身兼民主党创党主席的资深大律师李柱铭、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以及《基本法》推广督导委员会委员李浩然出席,探讨北京与香港人对于如何落实《基本法》,产生的差异和矛盾。

陈文敏:一国两制最重要香港有高度自治

研讨会主持陈文敏在开场时表示,回顾《基本法》起草的历史,由1984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当中最重要或者最简单的中心思想,就是香港人可以放心,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没有甚么改变,只是改国旗,然后”马照跑、舞照跳”,一国两制当中最重要是香港有高度自治,让香港人可以放心。

陈文敏又表示,这是香港人当时的信念,整个《基本法》的设计都是令到香港与中国大陆是两个不同的制度,让香港除了国防、外交事务之外,享有高度自治。不过,2014年北京公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就出现了一些转变,北京不断强调要行使”全面管治权”。

陈文敏说:“其实近这几年里面,亦有不少人见到(北京)中央是落实去行使”全

面管治权”,究竟这两者是否一个落差﹖这个落差是因为我们对《基本法》草拟时的误会,还是随着时间的改变,真的有所改变呢﹖”

李柱铭开玩笑指一国两制已经过去了

李柱铭回应陈文敏的提问时,以研讨会的题目开玩笑。

李柱铭说:“其实这个题目已经帮我讲了,”一国两制的过去”即是”一国两制已经过去了”,跟着那句就是”未完的法律讨论”,即是还未完、还有一些”苏州屎”,所以还要讨论。”

李柱铭表示,《中英联合声明》订明一方面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但亦会根据声明已订的基本方针政策50年不变。李柱铭批评北京现在已经不讲《中英联合声明》,只是强调中国《宪法》。

李柱铭表示,他担任《基本法》草委的时候,看到中国《宪法》第31条,根据这一条就可以设立特别行政区,认为这样就可以了。李柱铭坦言,没有完全看过中国《宪法》,他那本《宪法》是前港澳办主任鲁平送给他的,当时《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已经做了一半。

他说:“因为其实是不需要的,(中国)《宪法》在香港适不适用呢﹖你没有理由说不适用的,因为一个国家只得一个宪法,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不过在一国两制之下,我们是特别行政区,但都是中国的一部份,所以中国《宪法》是一定适用于香港,但是《基本法》讲明,香港适用的法律没有提《基本法》,就是”本法”及”普通法”,就是原有法律这些,即是香港用的法律,即是在法庭用的法律,完全不提《宪法》、故意不提《宪法》。”

李柱铭表示,中国《宪法》里面所有适用于香港执行的内容,其实已经写入《基本法》,北京只提中国《宪法》,又认为《中英联合声明》已经成为历史,这样的讲法才会引起很大的大问题。

李柱铭质疑修订逃犯条例“借刀杀人”

对于香港保安局最近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容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方式,将在港疑犯引渡至台湾、澳门及中国受审。李柱铭接受传媒提问表示,在《基本法》草拟的过程中,逃犯移交因为中港两地的法制完全不同,而且希望令香港人安心,在一国两制之下,可以令中港两地分开处理。

李柱铭说:“当时是觉得愈分得开愈安心,所以大家都同意,包括(中国)内地那两个法律专家,都认为我们应该、虽然香港同(中国)内地是同一个国家,但用的原则是用国家同国家的,其实订协议时那些原则,两个最重要的就是譬如死刑,如果有个地区有死刑,有个地区无死刑,这个就是个问题要处理了,尤其是另外有死刑那个地区,法制不是大健全,所以这两个问题令到回归前及回归后的香港政府,都没有同(中国)内地达成协议。”

李柱铭表示,本来香港政府在移交逃犯的原则上守得很稳,主权移交后前三名特首都没有改变,直至现在突然改变,而且没有咨询,他形容是”借刀杀人”。

他说:“我们觉得是”借刀杀人”,即是利用台湾这件案(香港女子被杀),是很多人同情死者的家长,一定是的,但我们不能够因为一件案,就整个制度转得这么、而且没有咨询,大家没有讨论。”

对一国两制有严重影响

李柱铭表示,如果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对一国两制有严重影响,可能有同香港特区已经签订相关条例的国家,会重新考虑,因为香港没有死刑,很多国家也没有死刑,同中国已经不同,而且香港的法治比中国好很多,同香港签约的国家对香港的法制及司法独立有信心。

李柱铭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前提及,他的”依法治国”的意思,即是共产党主导下来”依法治国”,并且讲明不要司法独立。李柱铭认为,有些国家可能会考虑,如果以前与香港签订移交逃犯协议,如果香港修例之后,将来有香港的逃犯逃到这些国家,如果将逃犯引渡回香港,会不会被移送中国。

李柱铭说:“如果大陆要的时候怎么办﹖大陆说我都有一条罪在这里,即是香港变得不稳定了,它们(其他国家)就怕了,譬如台湾都是。如果有个台湾的人,在大陆犯了法但是逃来香港,又不回台湾也不回去(中国)内地,现在它没办法,将来这个人因为在大陆犯了法,大陆说要人、因为条例修改了,特区要交人上去,这个台湾人变了在大陆审,所以这是一个大问题来的。”

陈文敏指国际对中国司法制度缺信心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很多国家在主权移交前,透过英国同香港有移交逃犯协议,但是它们没有同中国大陆有协议,在主权移交之后,香港政府要努力地游说签订协议的国家,虽然香港成为中国的一部份,但是有两套不同的法制,中港之间亦没有移送逃犯的安排,这样才能令签约的国家放心,

继续与香港保留引渡逃犯的协议

陈文敏表示,如果香港修订逃犯条例,日后有可能将逃犯移送到中国受审,可能一些在香港营商或者工作的外国人都会受影响,也可能会令一些国家重新考虑是否继续与香港维持移交逃犯的协议。

陈文敏表示,中国只是同很少国家有引渡逃犯协议,主要原因是国际社会担心,疑犯在中国能否得到公平的审判,亦是对中国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

陈文敏说:“即使中国在近这几十年在立法方面进步了很多,但我们其实见到有很多的案件当中,譬如闭门聆讯、譬如长期监禁、譬如家人没有任何接触、无律师代表,这一系列的即使是《宪法》或者刑事法保障的权利都没有受到保障的时候,其他国家是确实有担心,这样送一个人过去的时候,是否会符合他们自己国家的要求。”

陈文敏表示,如果香港通过修改移交逃犯条例,可能会令国际社会认为一国两制的分野愈来愈模糊,因为香港是另一个司法制度及另一个司法区,如果两制变得模糊,会影响国际对香港的信心。

一国两制指数三范畴显著下跌

由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及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担任召集人的智库民主思路,最近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受访的1,001名香港市民,对一国两制的评价,在”维持原有生活方式”、”言论自由”和”独立立法权”三个范畴,出现显著跌幅。

民主思路认为,调查结果或与特首林郑月娥领导的新政府蜜月期过去,去年下半年发生取缔香港民族党以及马凯事件等争议有关。

汤家骅对情况表示担忧,希望北京和港府对一国两制指数下跌有所警觉,他又表示,早前已约见林郑月娥解释报告。民主思路亦计划4、5月访问北京,向掌管香港事务的官员反映报告内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