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8 2020年8月8日 星期六

香港演艺界呼吁团结一致创建“黄色演艺圈”抵御国安法


何韻詩準備出席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圖片來源﹕何韻詩 Facebook)

香港演艺界呼吁团结一致创建“黄色演艺圈”抵御国安法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文化演艺界应如何自处,成为了多位长期支持民主运动行内人士的探讨话题焦点。他们网上聚首,呼吁拒绝恐惧噤声,继续以创意空间守护言论自有底线,希望创建“黄色演艺圈”,不靠中国大陆市场,重燃香港娱乐事业昔日扬名海外的光辉。

总部设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关注香港民主状况的组织“HKDC”联合二十多个关心香港民主发展的海外团体于7月11日(星期六)举办网上研讨会,邀请了四位长期参与香港民主运动的演艺文化界人士,共同交流新“港版国安法”实施后他们的何去何从。

嘉宾中包括刚被港府勒令将其“抗争”主题书籍著作从公共图书馆下架的现任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曾于去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反对逃犯修订条例的歌手何韵诗、自2014年占中开始积极投身运动的的歌手黄耀明,以及因去年7月1日在示威活动中进入立法会大楼而现正被告暴动罪的艺人王宗尧。

何韵诗:自责不自觉自我审查

何韵诗首先指出“港版国安法”实施一个多星期后,香港人还未完全消化下,社会上已经出现了种种乱像。经常接受传媒采访的她发现,纵使白色恐怖不应自乱阵脚,自己竟然数天前回答一位外国记者时,不经意地自我审查。

何韵诗说:“我发现自己开始(在国安法生效后)会迁就不谈一些话题, 随后我便会对自己很生气。我为何会这样的呢?但你也知道有一个很现实的状况,就是只要你有一点儿不小心,就会有机会被它(政权)去处理(你)。究竟如何寻找(国安法下)灰色地带及运用仅余的空间呢?这相信是我们要共同探讨的。 ”

陈淑庄:国安法更刺激香港人创作空间

认同不能只管瑟宿一角害怕的立法会议员陈淑庄,也算是文化演艺界一员,她自从求学时期已喜爱戏剧,曾经参演舞台剧《东宫西宫》。在“港版国安法”生效后,陈淑庄于六年前的著作 《边走 边吃 边抗争》即时被勒令从香港所有的公共图书馆中下架。

陈淑庄坦言,政府可以从书架上抹去她的个人著作,但是她不会自行抹去过去网上言论的。这是因为国安法条例模糊不清,执法者可任意演绎,将自己过往网络言行记录一并删除避免被告,是不可能,也是自欺欺人的。在要思考如何自处的同时,她倒反建议,香港人是否更应正面地面对?

陈淑庄说:“其实这也可能刺激了我们去创造另外一些空间,当然创作的自由、表达自由、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才是最珍贵的。但很明显,香港人不会就此被吓倒。当然大家要歇息一会,要接受消化(国安法);但对政府来说,日后找出反对(违法的)意见会更艰难,它以后去处理会更加艰难。”

网络出现“愿荣光归香港”歌曲数字版

陈淑庄所指的创意空间,其实早于一个多星期前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还未明令禁止全港学生在学校内歌唱反修例运动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前,网络上已出现了这歌的“数字版”,名叫《5201314》的数字歌。网民以粤语读音数字的谐音创作填写, 让抗争者继续高歌。香港歌手兼艺人郑敬基在其个人Youtube频道上示范歌唱。

多位讲者并探讨为何香港娱乐演艺界多年来,甚少出现如他们般愿意为民主发声站在前线的艺人。他们总结认为,业界内的主流意识除了附庸权势外,均是以唯利是图赚钱为重。

王宗尧:香港娱乐界强调顺从赚大钱

外号“民主男神”的香港艺人王宗尧谈到他当初在台湾开始演艺生涯时,前辈均会教导他如何发掘潜能,定下事业目标迈进。但当回到香港发展后,行内物质挂帅的大氛围使他几乎窒息。

王宗尧说:“养成了香港部分的艺人,他们很习惯去听话。第一,他们要去赚钱。第二,赚钱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听话。如果我一直是很听话,那么自然赚钱就不是问题。也不会像有我们这些不听话的小朋友出现。”

歌手何韵诗补充,香港演艺界主流意识是识时务,不理会关心社会议题,所以,大众也不应概叹为何一些过往鼎鼎大名的歌星、影星,没有站在他们抗争者那一边声援。

与保持沉默相反的,大众过去一年可以在媒体上看到公开撑政府、撑香港警察与支持港版国安法的昔日红极一时的巨星。今年2月网上流传一段香港明星足球队艺人谭咏麟、曾志伟与成龙等人私下与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晚宴唱K的视频,被反修例支持者痛骂割席。中国全国人大5月末通过订立“港版国安法”后,除了上述3人外,2400多名香港文化演艺界人士包括汪明荃、邝美云、陈宝珠等也发声明支持国安法。

黄耀明:发展“黄色演艺圈”保自由

前香港乐队《达明一派》的主音歌手黄耀明认为,这些依靠中国大陆市场维生的香港艺人,或许名利双收,除非他们真心爱国,但其实牺牲了更多难以用金钱量度的个人思想与言论自由。在他的眼里,演艺事业里的金钱与自由并非互相排斥,只能择一。

黄耀明表示,香港演艺界回归后多年来因需要靠拢中国市场发展,失去了昔日百花齐放的色彩。他回顾说,上世纪80至90年代香港电影歌坛盛极一时,根本不需要依靠大陆市场,是亚洲、欧美等市场欣赏,造就了新一代香港新派电影浪潮,香港导演王家卫便是一例证。

他更以韩国2017年因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招致中国实施“限韩令”报复为例,指出不应害怕中国大陆的打压;相反,应视之为推动力,在国际市场上争取肯定与赞誉。

黄耀明解释,正是“限韩令”促使韩国众多年青乐队KPOP不再依靠中国大陆市场,发愤图强凭着优越表现,疯魔全世界,成为近年全世界最流行乐队之一。

他寄语香港的演艺界说:“其实,我们(香港艺人)是否需要想想这是一个动力,是否我们太过懒惰,整天想着北上(中国大陆)发展,而忘记了世界上还有40至50亿人口的市场。为何我们不去想一想(如何发展它)?”

黄耀明强调,如目前坊间的“黄色经济圈”,香港演艺界也可以尝试团结同路人,发展“黄色演艺圈”,这样便可以壮大自身力量,自我发展圈内经济,演艺选取题材不受中国大陆因素影响,演员歌手也不再怕被中国封杀。

被标签为“黄色”(支持反修例与民主)的香港艺人尽管稀少,但其实过去一年被媒体报导行踪与曝光的也屈指可数。有经常参加银发族游行支持年青抗争者的金马影后叶德娴,也有近月被港府封杀香港电台头条新闻客串节目《惊方讯息》的主持王喜,更有因2014年声援台湾太阳花运动后与大陆网民展开骂战而遭到中国封杀的杜汶泽。这些或许都是黄耀明心里想要团结一致共创“黄色演艺圈”的对象。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