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9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首场投票 选委会恐开创假选举先河?


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被摆放在香港政府总部门前。(2020年11月25日)

香港负责提名和选出行政长官和部分立法会议员的选举委员会9月19日将举行分组界别选举。这是北京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后当地第一场重要选举。选委会选举本已被外界形容为小圈子选举,新的模式将带来什么改变呢? 民主派阵营在选委会又会否有一席之地呢?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首场投票 选委会恐开创假选举先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8 0:00

2021年3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经过修订后的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至1500人,增加一个界别至5大界别,各有300人。选委经由三种方式产生。982席由团体或个人选出;156席由团体提名产生,其中法律、会计和新增的科技创新界等部分议席则由国家部委、机构或团体在香港相关人士提名;另外362席是当然委员,包括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占190席,立法会议员占90席,及6个专业界别的指明职位。40个界别当中只有13个需要进行选举。一千多名候选人当中,有六成是自动当选。改革后选民基础锐减。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对美国之音表示,与五年前相比,新一届选委会选举明显缺乏竞争性。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

蔡子强说:“与以往最大的分别是,这次选举多了很多组织和机构提名,以及当然成员,选举成分大减。以往可以在选委会投票的专业和中产人士,现在已经失去投票权,所以选民基础锐减,也因此这次选举是缺乏竞争性的,基本上大部分议席是自动当选的。就算不是自动当选的,也只是装饰性的选举,譬如某些界别是由16个人角逐15个议席,对选举的结果会造成很大影响。”

蔡子强认为,这只是香港选举制度改变的序幕。

他说:“这个选举和以往大家理解的选举是不一样的,这是一场具有中国特色的选举,也就是所谓的‘等额选举’,与有所选择的‘差额选举’很不一样。在现在的选举委员会选举,未来的立法会选举,甚至有人怀疑下届行政长官选举,会否好像澳门的行政长官选举那样,变成等额选举,也就是毫无选择的。”

9月11日,选举委员会第五界别的港区人大及政协当然选委发起在香港各区设置俗称“街站”的临时摊档,宣传政纲。多个界别分组上千名当然选委和自动当选的选委响应,一连两天在各区设置超过1000个“街站”与民众交流,主题是“落实爱国者治港,推动良政善治”。不过香港民众普遍反应冷淡。

街头宣传制造选举假象出于安全考量化名“朱小姐”的香港人对美国之音表示,她相信,北京是有意制造假象。

“朱小姐”说:“以往民主派喜欢在街上设置摊位,但是现在民主派已没有生存空间,这些‘街站’都是亲政府的,但是一般市民的感觉可能和以往一样,觉得仍然可以在街上设置‘街站’,让人产生错觉,选举仍然存在。我觉得是既无奈又可悲。”

媒体注意到,与上届选举比较,这次有部分候选人没有提供政纲,个别人就连个人资料,包括年龄及职业,也没有交代。至于写下政纲的候选人有不少是以政治取态作为政纲内容。以商界(第三)界别为例,18名候选人当中,有13人的政纲是“拥护一国两制、支持爱国者治港、支持选举改革”等。

“朱小姐”说:“没有政纲这一点更突出了这个选举的可笑。有没有政纲,有没有候选人的名字,甚至候选人是谁也好,其实都是内定了似的,但是又要装成有选择,我们仍然有份投票。”

中文大学学者蔡子强相信,香港区人大政协倾巢而出搞宣传反映北京当局对这场选举心里有数。

蔡子强说:“我相信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都明白,在一般香港市民心目中这场选举是缺乏竞争性的,也跟以往大家理解的选举相差很远。为了粉饰太平,使大家觉得有选举气氛,所以即使选举大局已定,仍然叫人出来做一些宣传,甚至在街上进行助选活动,以粉饰选举缺乏竞争性,以及还没选就大局已定这样的情况。”

民主阵营被“连根拔起”

在新的选举制度下,以往由民主阵营垄断的区议会117席被取消。原本由民主派主导、以个人票选出的第二界别选委议席改为团体票,并增加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立法会议员及专业界别指明职位组成的当然议席,以往逾21万个人票选民被全面废除。改制后合资格组织大多有建制背景,过往大多属民主派的专业界别如同“连根拔起”。

香港政治学者马岳对美国之音表示,民主派缺席选举决定了这将是一场平淡的选举。

马岳说:“过去选举委员会分组界别选举主要的竞争来自民主派。他们派出比较多的专业人士尝试争取最多议席,但是这次民主派几乎完全没有参选, 总体来说气氛比较薄弱,(候选人)在政治立场上几乎没有任何分歧,总体上还是要看个别界别的联系来决定谁当选。”

马岳说,由于大部分市民无法参与选举,有关宣传活动根本无助于提高选举认受性。选委会选民以团体票、公司票为主,在街站接触到选民的机会也不高。
曾出任高等教育界选委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认为,虽然同样是小圈子选举,但是改革前的制度显然比较合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 (钟剑华提供)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 (钟剑华提供)

对美国之音说:“法律界、教育界、高等教育界、社会福利界都是从界别内选出代表出来投票。以上届为例,有二十多万人有权投票,而今年有资格投票的大部分都是组织而不是个人,已经登记的只有九千多人有投票资格。而这些组织对于香港人是陌生的。大部分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选举委员会功能之一是提名和选出香港行政长官。钟剑华说,在以往的制度下,民主派可以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

钟剑华说:“民主派成员和相关政党在这1200个选委会名额当中,可以取得三百多四百个席位,再加上民主派的区议会和立法会议员,上届合共有四百多席属于民主派人士。四百多人并不足以赢得选举,这也是中共刻意制造的结果,但是就算赢不了选举,仍然可以成为关键少数,譬如,可以提名一个人出来和中央钦点的人竞争。”

他认为,经过改革的选委会选举注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假选举。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中)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中)

钟剑华说:“一个选特首的委员会只有一千多人那么少,而这些选委只是由几千人选出,可想而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如果你告诉我这是选举的话,我真的无法接受。这不叫选举,根本就是变相钦点。选举过程是假的,选民也是假的。涉及的组织不是具有意义和代表性,以及广泛参与的组织。整个选举欺骗性十足。”

香港政府对于这场改革后的首场大型选举显然十分重视。9月14日,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在网页撰文表示,每逢举行大型活动,保安局和相关部门会因应活动的背景性质等作风险评估,制定行动策略。针对9月19日的选举,警方会严阵以待,作出必要部署,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安全风险。

邓炳强表示,香港潜藏本土恐怖主义危机,一定要时刻保持警觉,他强调,“有一小撮死心不息的极端分子”,透过“软对抗”方式荼毒大众思想,透过媒体、影片、刊物、文化艺术甚至网络游戏等,刻意灌输错误观念,市民对此要高度提防。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